太平御览

  《太平御览》是宋代一部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汉民族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

  《太平御览》它采以群书类集之,共分55部、550门而编为千卷,故名《太平总类》。宋太宗赵炅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

  《太平御览》四部书中,《太平御览》编得最早。它是一部综合性类书,门类繁多,征引赅博,在类书中堪称“空前”,被视为“类书之冠”,这是很有道理的。《太平御览》(下简称《御览》)的编纂时间,据王应麟《玉海》引《太宗实录》记载:从太平兴国二年(977)下诏开修,到太平兴国八年(984)完成,共用了七年时间。初名《太平总类》,太宗赵光义为夸示自己好学,曾说:“此书千卷,朕欲一年读遍。”因而命人日进三卷,备“乙夜之览”, 才诏改今名。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太平御览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三百一十六兵部四十七

国学作者:宋·李昉等   国学书目:太平御览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掩袭下

  《晋书》曰:石勒伪推奉晋幽州刺史王浚,浚不疑勒。於是轻骑袭幽州,以火宵行。至易水,浚督护孙纬驰遣白浚,引军拒勒。浚将佐咸请出军击勒,浚怒曰:"石公来,正欲奉戴我也,敢言击者斩!"乃命设飨以待之。勒晨至蓟北,门者开门,疑有伏兵,先驱牛羊数千头,声言上礼,实欲填诸街巷,使兵不得发。浚乃惧,或坐或起。勒入城升其厅事,命甲士执浚,立之於前,数其罪恶而诛之。遂陷幽州。

  又曰:刘裕秉政,刘毅为荆州刺史,每多异同之议,裕帅兵讨之。遣裨将王镇恶先袭,至豫章口。豫章口去江陵城二十里,自镇恶进路,扬声刘蕃上。先是毅称病,表请从弟兖州刺史蕃为副,毅谓信然,不知见袭。镇恶自豫章口舍船步上,小将蒯思军在前,镇恶次之。舸留一乙士,(卒之次也。)对舸岸上竖六七旗,每旗下安一鼓。语所留人:"计我将至城,便长严令,如后有大军状。"又分队在后,令烧江津船舰。镇恶迳前袭城,语前军:"若有问者,但云刘兖州至。"津戍及百姓皆言刘蕃实上,晏然不疑。未至城五六里,逢毅亲将朱显之,将千余骑,从者数十,欲出江津。问是何人,答曰:"刘兖州至。"显之驰前问蕃在所,答云:"在后。"显之既至后,不见蕃,而见军人担鼓排战具,又遥见江津船舰已被焚烧,烟焰涨天,而鼓严之声甚盛,知其非蕃上,便跃马驰去告毅:"外有大军,似从下上,垂已至城,江津船悉被火烧矣。"行命闭诸城门。镇恶亦驰进,军人缘城得入,门犹未及下关,因得开大城东门入城内。毅凡有八队馀,已得戒严。蒯恩入东门,便北回击射堂前军,攻金城东门。镇恶入东门,便直西击金城西门。军分攻金城南门。毅金城内东从旧将士,犹有六队千馀人。食时就斗,中晡西人退散及归降略尽。镇恶入城,便因风放火,烧大城南门及东门。又遣人以诏及赦文并高祖手书凡三箧示毅,毅皆烧不视。金城内亦未信裕自来。镇恶至军,门人与毅东来将士,或有是父兄子弟中表亲者,镇恶命因斗且共语,众并知刘裕自来,人情离懈。一更许,听事前阵散溃。毅左右兵犹闭东南阁拒战,镇恶虑闇夜暗自相伤犯,乃引军出绕金城,开其南面以退。毅虑南有伏兵,三更中,率左右三百许人开北门突出。毅于佛寺自缢。

  《梁书》曰:侯景反,陷建业,高州刺史李迁仕据大皋图逆,召高梁太守冯宝,宝欲往,其妻沈氏止之曰:"刺史无故不合召太守,此诈君欲为反耳。顷者京师见逼,羽檄征兵,遍于郡县。刺史称疾不赴,缮甲治兵,今已备矣;而更召君往,必见留,追君兵众,此意可知矣。鱼不可脱于泉,愿且勿行。遣使谲之,曰'身疾笃,谨遣妻传意,并送土物以省之'。彼闻喜,必无防,为君取之,如反掌矣。"宝从之。于是沈氏自将千人,皆藏短兵,步担杂物,唱言賝货。(賝,音琛。)先书报迁仕曰:"太守冯宝疾笃,谨令妻沈氏传启,并奉土贡以资军费。"迁仕大悦,出迎沈氏。沈氏因释担出刃,大破之,迁仕脱身而遁,沈氏入据其城,尽收其众。

  《后魏书》曰:晋王伏罗督高平、源州诸军讨吐谷浑慕利延。军至乐都,谓诸将曰:"若从大道,恐军声先振,必当远遁。若潜军出其非意,此邓艾擒蜀之计也。"诸将咸难之,伏罗曰:"夫将军制胜,万里择利,专之可也。"遂间道行。至大母桥,利延众惊奔白兰,慕利延兄子拾寅走阿曲,降其一万馀落。

  又曰:陆俟,代人也。长安卢永、刘超等聚党以叛。世祖诏俟以本官镇长安,使以方略定之。于是俟单马之镇,超闻之欣然,以为无能为也。既至,申扬威信,示以成败,诱纳超女,外若姻亲。超犹自警,初无降意。俟乃率其帐下,往见超,观其举措。超使人逆曰:"三百人以外,适当以弓马相待,三百以内当以酒食相供。"乃将三百骑诣超,超设备甚严。俟遂纵酒以尽醉而返。后谓将士曰:"超可取。"乃密选精兵五百人激厉之,言至恳切。士卒答曰:"以死从公,必无二也。"遂伪猎诣超,与士卒约曰:"今会发机,当以醉为限。"俟于是诈醉,上马大呼,手斩超。将士皆应声纵击,遂平之。世祖大悦,征还,转外都大官。

  又曰:魏使萧宝寅伐梁。梁堰淮水滥溢,将为扬、徐之患。夤于堰上流,凿新渠,引注淮泽。乃遣将士千馀夜渡淮,烧其营聚,破贼,斩其将军而还。

  又曰:慕容白曜南征宋,以郦范为副帅,次无盐,宋将申纂凭城拒守。议者佥以攻具未周,不宜便进。范曰:"今轻军远袭,深入敌境,无宜淹留,久稽机候,且纂必以我军来速,不在攻守,谓方城可凭,弱卒可恃。今若外潜威形,内整戎旅,密厉将士,出其不意,可一攻而克之。"白曜遂潜军伪退,示以不攻。纂果不设备。于是即夜部分,晨便腾城,崇朝而克。

  又曰:幽州刺史刘灵助以庄帝被尔朱兆所弑,遂举兵唱义,诸州豪右咸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