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太平御览》是宋代一部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汉民族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

  《太平御览》它采以群书类集之,共分55部、550门而编为千卷,故名《太平总类》。宋太宗赵炅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

  《太平御览》四部书中,《太平御览》编得最早。它是一部综合性类书,门类繁多,征引赅博,在类书中堪称“空前”,被视为“类书之冠”,这是很有道理的。《太平御览》(下简称《御览》)的编纂时间,据王应麟《玉海》引《太宗实录》记载:从太平兴国二年(977)下诏开修,到太平兴国八年(984)完成,共用了七年时间。初名《太平总类》,太宗赵光义为夸示自己好学,曾说:“此书千卷,朕欲一年读遍。”因而命人日进三卷,备“乙夜之览”, 才诏改今名。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太平御览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三百五十兵部八十一

国学作者:宋·李昉等   国学书目:太平御览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箭下

  《魏百官名》曰:三公拜赐鹑尾、鹘尾髇(许交切。)箭十二枚。

  《三齐略记》曰:富平城,孝明帝时改为厌次。此城东南五十里有蒲台,高丈八。秦始皇所顿处时,在台下萦蒲系马夹道数百步,到今蒲生犹萦马。蒲似水杨而劲堪为箭。

  《博物志》曰:交州山夷名曰俚子,弓长数尺,箭长尺馀。以燋铜为镝,涂毒药於镝锋,中人即死。不时敛藏,则胼胀沸烂,须臾燋煎都尽,惟骨在耳。其俗誓不以此药法语人。治之,饮妇人月水及粪汁,时有差者。惟射猪犬者无它,以其食粪故也。燋铜者有声,以物打之,徐听其声。得燋毒者,偏凿取以为箭镝。

  焦贡《易林》曰:双凫俱飞,以归稻池。经涉其泽,为矢所射,伤我胸臆。

  刘向《新序》曰:楚熊渠子夜行,见寝石似伏兽,射之饮羽。

  《异苑》曰:乌伤黄蔡,义熙初於查溪岸照射,见水际有物,眼光彻,其间相去三尺许,形大如斗。引弩射之,应弦而中,便闻从流奔惊,波浪砰磕,(苦盍切。)不知所向。经年,与伴共至一处。名为竹落冈,去先所二十许里,有骨可长三丈馀,见昔射箭贯在其中。因语伴云:"此是我往年所射,物乃死於斯。"拔矢而归。其夕梦见一长人,责诮之曰:"我在洲渚之间,无关人事,而横见杀害,怨苦莫伸,连时觅汝,今始相得。"眠寤乃患腹疾而殒。

  又曰:永阳李增行经大溪,见二蛟在水,引弓射之,中一即死。增归,因复出市,有女子素服衔涕,捉所射箭。增怪而问焉,女答曰:"何用问为!若是君许,便以相还。"授矢而灭。增恶而骤反,未达家,暴死於路。

  《孟子》曰:矢人岂不仁於函人哉?矢人惟恐不伤人,函人惟恐伤人。

  《列子》曰:逢蒙之弟子曰:"鸿超怒其妻而怖之,引乌号之弓、綦卫之箭,射其目。矢未注,眸子瞬不睫,矢坠地而尘不扬。"

  又曰:飞卫学射於甘蝇,诸法并善,惟啮法不教。卫密将矢以射蝇,蝇啮得镞矢射卫,卫绕树而走,矢亦绕树而射。

  《鲁连子》曰:燕伐齐,取七十馀城,惟莒与即墨不下。齐田单以即墨破燕军,杀燕将军骑劫,复齐城。惟聊城不下。燕将城守数月,鲁仲连乃为书,着之於矢以射城中遗燕将。燕将得书,泣三日,乃自杀。

  《尉缭子》曰:夫杀人百步之外者,谁也?曰:"矢也。"

  《韩子》曰:矢来无向,则为铁室以备之。

  又曰:智伯将伐赵,赵襄子召张孟谈问之曰:"柰无箭何?"孟谈曰:"董安于之治晋阳也,公宫之垣皆以荻蒿、楛楚廧(音隔。)之,其高至于丈。君发而用之,有馀箭矣。"於是发而试之,坚,则菌幹之劲不能过也。君曰:"吾箭已足矣,柰无金何?"孟谈曰:"董子之治晋阳,宫宫令舍之堂,皆以炼铜为柱质,君发而用之,有馀金矣。"(《战国策》曰:公宫之垣皆以荻稿,其坚则菌簬之劲不能过其余。何也?簬音路。)

  又曰:"水激则悍,矢激则远。"

  又曰:楚人有白猿,王自射之,则抟矢而熙。(熙,戏也。)使养由基射之,始调弓矫矢,未发而猿拥树号矣。(由基,楚共王之臣养叔也。调,调张也。矫,直也。拥,抱也。)

  《诸葛子》曰:若能力兼三人,身与马如胶漆,手与箭如飞虻,诚宜宠异。

  《亢仓子》曰:勾粤之幹,镞以精金,鸷隼为之羽,以之掊箠,则其与稿朴也无择。(勾粤,东粤。幹,似幹也。鸷隼,雕鹗之类。掊箠,打击也。《尔雅》曰:东南之美,有会稽之竹箭焉。夫勾越之幹以精金为镞,以隼翎羽之。打击则同於槁科也。无择,犹无异也。)及夫荡寇争虔。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