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太平御览》是宋代一部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汉民族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

  《太平御览》它采以群书类集之,共分55部、550门而编为千卷,故名《太平总类》。宋太宗赵炅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

  《太平御览》四部书中,《太平御览》编得最早。它是一部综合性类书,门类繁多,征引赅博,在类书中堪称“空前”,被视为“类书之冠”,这是很有道理的。《太平御览》(下简称《御览》)的编纂时间,据王应麟《玉海》引《太宗实录》记载:从太平兴国二年(977)下诏开修,到太平兴国八年(984)完成,共用了七年时间。初名《太平总类》,太宗赵光义为夸示自己好学,曾说:“此书千卷,朕欲一年读遍。”因而命人日进三卷,备“乙夜之览”, 才诏改今名。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太平御览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三百五十六兵部八十七

国学作者:宋·李昉等   国学书目:太平御览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甲下

  《吴越春秋》曰:勾践使大夫种於吴曰:"窃闻大王兴大义,诛强救弱,越使贱臣种以先人藏器及甲二十领以贺君。"

  又曰:公子光伏甲士於私室,具酒而请王僚。王僚乃被棠夷之甲三重,使兵卫至光家之门,夹陛带甲左右皆王僚之亲戚也。专诸置鱼肠剑炙鱼腹中而进之,刺王僚,贯达背,王僚立死。

  《献帝春秋》曰:越骑校尉伍孚以董卓无道,欲身自杀之。内贯小铠拔佩刀诣卓。卓送出阁,执手告别。孚引刀刺卓。卓多力,却不中。即杀孚,夷其族。

  《董卓传》曰:卓孙年七岁,爱以为己子。为作小铠胄,使骑駃(音决)(音啼)马,与玉甲一具。俱出入,以为麟驹凤雏,至杀人之子,如蚤虱耳。

  《晋建武故事》曰:王敦死,秘不发丧。贼於水南北渡攻宫垒栅,皆重铠浴铁。都督应詹等出精锐距之。

  《宋元嘉起居注》曰:御史中丞刘损奏:前广州刺史韦朗於广州所部作犀皮铠六领,请免朗官也。

  《邺中记》曰:石季龙左右置直卫万人,皆五色细铠,光曜夺目。

  伏侯《古今注》曰:章帝建初三年,丹阳宛陵入掘地得甲一。

  《述异记》曰:乾罗者,慕容廆之十一世祖也。著金银襦铠,骑白马,金银鞍勒,自天而坠,鲜卑神之,推为君长。

  《家语》曰:孔子言於定公曰:"家不藏甲,古之制也。今三家过制,请皆损之。"

  《管子》曰:葛卢之山,发而出黄金。蚩尤受之,制以为剑铠。(言其始也。)

  《孟子》曰:矢人岂不仁於函人哉?矢人惟恐不伤人,函人惟恐伤人。巫匠亦然,故术不可不慎也。(赵岐章句曰:矢,箭也。函,铠也。)

  《孙卿子》曰:楚人鲛革犀兕以为甲,坚如金石。

  《慎子》曰:藏甲之国,必有兵道。

  《盐铁论》曰:强楚劲郑,有犀兕之甲。

  《吕氏春秋》曰:田赞补衣而见荆王,王曰:"先生之衣何其恶也?"赞曰:"衣又有恶於此者。"王曰:"可得而闻乎?"对曰:"甲恶於此。"王曰:"何谓也。"对曰:"甲冬日则寒,夏日则暑,衣无恶乎?(恶乎甲者。)赞也贫,贫故衣恶。今大王万乘之主,富厚无敌,而好衣民以甲,臣弗得也。意者为其义也。甲之事,兵之事也。刈人之颈,刳人之腹,堕人之城郭,刑人之父子,其名又甚不荣也。"

  《吕氏春秋》曰:邾之故法,为甲裳衣帛。(以帛缀甲。)公息忌谓邾君曰:"不若以组。凡甲之所以为固者,以满窍也。今窍满矣,而任力者半。组则不然,窍满则尽任力矣,"邾君以为然,曰:"将何所得组?"公息忌对曰:"上用之,则民为之矣。"邾君曰:"善。"下令,令官为甲必以组。公息忌知说之行也,因令其家皆为组。人有伤之者,曰:"公息忌知所以欲用组者,其家多为组也。"邾君不说,於是乎止官无以组,(以用。)邾君有所尤也。为甲以组而便,公息忌虽多为组何损?以组不便,公息忌虽无为组,亦何益?为组与不为组,不足以累公息忌之说,用组之心,不可不察。

  又曰:赵攻中山。中山有多力者曰:"丘鸠衣铁甲,操杖,击无不碎,冲无不陷。以车投车,以人投人。"

  《说苑》曰:孔子之匡,简子杀阳虎,孔子似之,甲士以围孔子之舍。子路怒,备戟将下斗,孔子止之,曰:"何仁义之不免俗也。夫诗书之不习,礼乐之不修,是吾之过也。若非阳虎而以为阳虎,则非丘之罪也夫!由歌,方和汝。"子路歌,孔子和之,三终而甲罢。

  崔寔《政论》曰:贪饕之吏,竞纳财用,狡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