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太平御览》是宋代一部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汉民族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

  《太平御览》它采以群书类集之,共分55部、550门而编为千卷,故名《太平总类》。宋太宗赵炅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

  《太平御览》四部书中,《太平御览》编得最早。它是一部综合性类书,门类繁多,征引赅博,在类书中堪称“空前”,被视为“类书之冠”,这是很有道理的。《太平御览》(下简称《御览》)的编纂时间,据王应麟《玉海》引《太宗实录》记载:从太平兴国二年(977)下诏开修,到太平兴国八年(984)完成,共用了七年时间。初名《太平总类》,太宗赵光义为夸示自己好学,曾说:“此书千卷,朕欲一年读遍。”因而命人日进三卷,备“乙夜之览”, 才诏改今名。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太平御览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三百五十八兵部八十九

国学作者:宋·李昉等   国学书目:太平御览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鞍

  《说文》曰:鞍,马鞁具也。(鞁,皮彼切。)

  《汉书》曰:孝宣许皇后,元帝母也。父广汉昌邑王侍郎,从武帝上甘泉,误取他郎鞍以被其马,发觉,吏劾从行而盗当死者。诏下蚕室,后为宦者丞。

  司马彪《汉书》曰:光武征赵喜,引见,赐鞍马,待诏公车。

  《东观汉记》曰:景丹将兵诣上,上劳勉。丹出至城外兵所,下马坐鞍旃毾?上。(毾音塔。?音登。)

  又曰:王莽诛,诸谋者季次元闻事发觉,被马欲亡。马驾在辕中,惶遽着鞍上马,出门顾车乃自觉止。

  又曰:章帝曰:"明德后时,广平钜鹿乐城王在邸入问起居。朕从上望见车骑鞍勒皆纯黑,无金银采饰,马不逾六尺。於是以白太后,即赐钱各五百万。"

  《英雄记》曰:吕布刺杀董卓,与李亻霍战败,乃将数百骑以卓头击马鞍,走出武关。

  《魏志》曰:许褚从讨韩遂、马超於潼关。太祖将北渡临济河,先渡兵,独与褚及虎士百馀人留南岸断后。超将步骑万馀人来奔太祖军,矢下如雨,褚乃扶太祖上船。贼战急,军争济,船重欲没,褚斩攀船者,左手举马鞍蔽太祖。船工为流矢所中,死,褚右手并棹船,仅乃得渡。是日微褚几厄。

  又曰:太祖马鞍在库为鼠所啮,库吏惧死,邓哀王冲以刀穿单衣如鼠啮者,谬有愁色。太祖问之,冲曰:"俗以鼠啮衣者其主不吉。"太祖曰:"此妄言耳。"俄而,库吏以啮鞍闻,太祖笑曰:"儿衣在侧而齧,况鞍悬柱乎。"

  《魏略》曰:五官将知王忠昔尝啖人,时因从驾出行,令取蒙间髑髅著忠系马鞍,以为嬉笑。

  《吴志》曰:曹公破走,鲁肃先还,权大请诸将。肃将入阁拜,权起礼之,谓曰:"子敬,孤持鞍下马相迎,足以显卿未?"肃趋进曰:"未也。"众人闻之,无不愕然。就坐,徐举鞭曰:"愿至尊威加乎四海,总括九州,克成帝业,更以安车蒲轮征肃,始当显耳。"权拊掌欣笑。

  又曰:孙权每田猎,乘马射虎,尝突前攀持马鞍。张昭变色而前曰:"将军何有当尔!夫为人君者,谓能驾御英雄,驱使群臣,岂谓驰逐於原野,校勇於猛兽者乎?如有一旦之患,奈天下笑何?"

  《后魏书》曰:傅永有气幹,拳勇过人,能手执鞍桥倒立驰骋。

  《江表传》曰:孙策讨祖郎,生获之。策谓郎曰:"尔昔斫孤马鞍,今创军立事,除弃宿恨,汝莫怨怖。"郎叩头谢罪,即破械赐衣,署门下贼曹。

  《魏百官名》曰:紫茸题头高桥鞍一具。

  《三辅决录》曰:平陵士孙奋富闻京师。梁冀知奋俭吝,以镂衢鞍遗奋,从货五十万。

  《西京杂记》曰:武帝时,身毒国献白光琉璃鞍,鞍在暗室光照十丈。

  又曰:武帝得贰师天马,造玫瑰石为鞍。

  《异苑》曰:昔有人乘马山行,遥望岫里有二老公相对摴蒲,遂下骑造焉。以策柱地而观之,自谓俄顷,视其马鞭,漼然已烂,顾瞻其马鞍,体骸枯朽。既还至家,无复亲属,一恸而绝。

  《六韬》曰:车骑之将,军马不具。鞍勒不备者诛。

  陆景《典语》曰:周世以膏腴之沃壤,丰镐之宝地,大启封境以封秦。释鞍授鞚,假骥他人,欲无陵已,其可得乎!

  傅玄《马射赋》曰:百马齐兴,六骥孔闲。金衔玉羁,文防镂鞍。明珂景服,华采鲜。

  《古乐府》左延年《从军诗》曰:从军何等乐,一驱乘双驳。鞍马照人目,龙骧自动作。

  谢惠连诗曰:挂鞍长林侧,饮马修川湄。

  刘琨《扶风歌》曰:系马长松下,发鞍高岳头。

  魏曹植《上银鞍表》曰:於先武皇帝世,敕此银鞍一具,初不敢乘,谨奉上。

  宋刘义恭《谢金梁鞍启》曰:赐臣供御金梁桥鞍,制作精巧,宜副龙驷。圣慈下逮,猥垂光赐。

  后汉李尤《鞍铭》曰:驱骛驰逐,腾跃覆跩。(跩,丑世切。)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