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太平御览》是宋代一部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汉民族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

  《太平御览》它采以群书类集之,共分55部、550门而编为千卷,故名《太平总类》。宋太宗赵炅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

  《太平御览》四部书中,《太平御览》编得最早。它是一部综合性类书,门类繁多,征引赅博,在类书中堪称“空前”,被视为“类书之冠”,这是很有道理的。《太平御览》(下简称《御览》)的编纂时间,据王应麟《玉海》引《太宗实录》记载:从太平兴国二年(977)下诏开修,到太平兴国八年(984)完成,共用了七年时间。初名《太平总类》,太宗赵光义为夸示自己好学,曾说:“此书千卷,朕欲一年读遍。”因而命人日进三卷,备“乙夜之览”, 才诏改今名。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太平御览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三百八十五人事部二十六

国学作者:宋·李昉等   国学书目:太平御览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幼知下

  《唐书》曰:李百药字重规,隋内史令德林子也。为童儿时多疾病,祖母赵氏故以百药为之名。七岁解属文。父友齐中书舍人陆乂、马玄熙尝造德林宴集,有读徐陵文者,云"既取成周之禾,将刈琅琊之稻",并不知其事。百药时侍立,进曰:"《传》称鄅人藉稻。杜预注云:鄅国在琅琊开阳。"乂等大惊异之。

  又曰:褚亮字希明,幼聪敏好学,善属文,博览无所不至,经目必记于心。喜游名贤,尤善谈论。年十八,诣陈仆射徐陵,与商榷文章,深异之。陈后主闻而召见,使赋诗,江总及诸词人在坐,莫不推善。

  又曰:陈叔达,陈宣帝子。年十馀岁侍宴,赋诗十韵,援笔便就。仆射徐陵甚奇之。

  又曰:刘仁轨,尉氏人也。幼少恭谨,好学。遇隋末丧乱,不遑专习,每行坐所在,辄书空画地,由是博涉文史。

  又曰:权德舆,生四岁能属诗;七岁居父丧,以孝闻;十五为文数百篇,编为《童蒙集》十卷,名声日大。

  又曰:蒋乂字德源,史官吴兢外孙。以外舍富坟、史,幼便记览不倦。七岁时,诵庾信《哀江南赋》数遍,而成诵在口,以聪悟强力闻于亲党间。

  又曰:高郢子定,幼聪警绝伦。七岁时读《尚书·汤誓》,问郢曰:"奈何以臣伐君?"郢曰:"应天顺人,不为非道。"又问曰:"用命赏于祖,不用命戮于社,是顺人乎?"父不能对。

  《列子》曰:孔子东游,见两小儿辩日。问其故,一小儿曰:"我以为日始出去人近,而日中时远。"一儿曰:"我以为日出时远而日中近。"一儿曰:"日初出大如车盖,及中才如盘盖,此不为远者小而近者大乎?"一儿曰:"日初出苍苍凉凉,及其中如探汤,此不为近者热而远者凉乎?"孔子不能决。两小儿笑曰:"孰为汝多知乎?"

  《尸子》曰:蒲衣生八岁,舜让以天下。周王太子晋生八年,而服师旷。

  《鲁连子》曰:齐之辩士田巴辩于狙丘,议于稷下,毁五帝,罪三王,訾五伯,离坚白,合同异,一日而服千人。有徐劫者,其弟子曰鲁连,连谓徐劫曰:"臣愿得当田子,使之必不复谈,可乎?"徐劫言之巴曰:"余弟子年十二,然千里驹也。愿得待议于前,可乎?"田巴曰:"可。"鲁连得见,曰:"今楚军南阳,赵伐高堂,燕人在辽,国亡在旦暮,先生将奈何?"田巴曰:"无奈何。"鲁连曰:"危不能为安,亡不能为存,无贵学士矣。今先生之言,有似枭鸣,出声,人皆恶之,愿先生勿复谈也。"田巴曰:"谨受教。"明日,见徐劫曰:"先生之驹乃飞兔騕褭也,岂特千里哉!"

  《孔丛子》曰:孟子居尚幼,请见子思。子思见之,甚悦其志,命子上侍坐焉。礼敬子居甚崇,子上不愿也。客退,子上请曰:"白闻士无介不见,女无媒不嫁,孟孺子无介而见,大人说敬之,白也未喻,敢问。"子思曰:"然。吾昔从夫子于郯,遇程子于途,倾盖而语,终日而别。命子路将束帛赠焉,以其道同于君子也。今孟子居,孺子也,言称尧舜,性乐仁义,世所希有也。事之犹可,况加敬乎?"

  又曰:子和为临晋令,寝疾不瘳,乃命其二子留葬。二子,长曰长彦,年十有二;次曰季彦,年十岁。父友西洛人姚进先有道,徵不就,养志于家。长彦、季彦常受教焉,既除丧,有先人遗书,兄弟相勉,讽诵不倦。于时蒲坂令许君然造其宅,劝使归鲁,奉以车二乘。辞曰:"载柩而反,则违父遗命;舍墓而去,则心所不忍。"君然曰:"以孙就祖,于礼为得,愿子无疑。"答曰:"若以死有知也,祖犹邻宗族焉。父独留此,不已剧乎?吾其定矣。"遂还其居。于是甘贫,研精坟典,十馀年间,会徒数百。故时人为之语曰:"鲁孔氏好读经,兄弟讲诵可不听。学士来者有声名,不过孔氏那得成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