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太平御览》是宋代一部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汉民族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

  《太平御览》它采以群书类集之,共分55部、550门而编为千卷,故名《太平总类》。宋太宗赵炅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

  《太平御览》四部书中,《太平御览》编得最早。它是一部综合性类书,门类繁多,征引赅博,在类书中堪称“空前”,被视为“类书之冠”,这是很有道理的。《太平御览》(下简称《御览》)的编纂时间,据王应麟《玉海》引《太宗实录》记载:从太平兴国二年(977)下诏开修,到太平兴国八年(984)完成,共用了七年时间。初名《太平总类》,太宗赵光义为夸示自己好学,曾说:“此书千卷,朕欲一年读遍。”因而命人日进三卷,备“乙夜之览”, 才诏改今名。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太平御览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三百八十七人事部二十八

国学作者:宋·李昉等   国学书目:太平御览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黑子

  《汉书》曰:高祖左股有七十二黑子。

  又《贾谊传》曰:今淮阳之比大诸侯,仅如黑子之著面,不足以有所禁御。

  范晔《后汉书》曰:黄昌字圣真,迁蜀郡太守。初,昌为州书佐,其妇宁於家,遇贼被获,遂流转入蜀为民妻。其子犯事,乃诣昌讼。昌疑母不类蜀人,因问所由,云:"本会稽黄昌妻也,尝为贼所掠至此。"昌惊曰:"何以识黄昌邪?"曰:"昌左足心有黑子,常自言当至二千石。"昌乃出足示之,因相持泣,还为夫妻。

  《楚国先贤传》曰:来阳顾绍,字伯蕃,年十八为郡门下幹,迎太守许荆,视荆跖下而笑。荆怒问之,绍曰:"见明府跖下有黑子,绍足亦有之,欣而故笑。"

  ○汗

  《说文》曰:汗,身液也。

  《释名》曰:汗,氵旱也。出其衣氵旱々然。

  《易·涣卦》曰:涣汗其大号。

  《史记》曰:苏秦说齐王曰:"临淄举袂成帷,挥汗成雨。"

  《东观汉记》曰:光武诏曰:"平阳丞李善称故令范迁於张堪,令人面热汗出,其赐堪家杂缯百匹,以表廉吏。"

  《献帝传》曰:旧仪三公领兵见,令虎贲执刃扶之,曹操顾左右,汗流背,自后不敢复朝请。

  《江表传》曰:孙权即尊位,请会百官,归功周瑜。张昭举笏欲褒赞功德,未及言,权曰:"如张公计,今已乞食矣。"昭大惭,伏地汗出。

  《魏志》曰:初,太和中中护军蒋济上疏,宜遵古封禅。诏曰:"闻济斯言,使吾汗晨○足。"

  王隐《晋书》曰:华表字伟容,平原高唐人。侍中石苞朝出,表问国家如何,苞曰:"武帝更生也。"表闻,汗出沾背。

  《晋书》曰:大司马桓温来朝,顿丘新亭召侍中王坦之、吏部尚书谢安石,将害之。坦之恐,将欲出奔,谢安止之曰:"晋祚存亡,在此一行,君何所逃?"既见温,之前,大惧,仓惶倒执手板,汗流沾衣。安石后至,从容高视良久,坐定,谓温曰:"安闻诸侯有道,守在四方,明公何须壁后置人?"温笑曰:"不能不尔。"遂却兵欢语,移日而罢。

  《续晋阳秋》曰:桓玄尝诣会稽王道子,道子已醉,对玄张眼属四坐云:"桓温作贼。"玄见此辞,势难测,伏席流汗。长史谢重敛板正色曰:"故大司马公废昏立明,功全社稷。风尘之论,宜绝圣听。"

  《唐书》曰:张又新等构李绅,贬端州司马,朝臣表贺,又至中书贺宰相。及门,门者止之曰:"请少留,缘张补阙在斋内与相公谈。"俄而又新挥汗而出,旅揖群臣曰:"端溪之事,又新不敢多让。"人皆辟易惮之。

  《淮南子》曰:今夫徭者,揭?锸,负笼土,(徭,役也。笼,受土笼也。)盐汗交流,喘息薄喉。(白汗碱如盐,故曰盐。)

  《风俗通》曰:传曰后稷触冬垦田,流汗而种,田不生者,人力非不至,天时不与。

  《世说》曰:锺毓、锺会少有令誉,年十三,魏文帝闻之,召见,问毓曰:"卿何汗?"曰:"战战惶惶,汗出如浆。"复问会:"卿何不汗?"对曰:"战战栗栗,汗不敢出。"

  又曰:桓公既废太宰父子,仍上表欲除之,简文手答书云:"所不忍言,况过於言?"桓又重表,简文复手答云:"若使晋祚灵长,明公便应奉行此诏;若大运去矣,请避贤路。"桓公读诏,手战汗流,於此而止。

  《语林》曰:何晏美姿容,明帝见之,谓其傅粉,赐之汤饼。晏食之,汗出流面,以巾拭之,色转皎然。

  扬雄《长杨赋》曰:高祖鍪生虮虱,甲胄被沾汗。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