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太平御览》是宋代一部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汉民族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

  《太平御览》它采以群书类集之,共分55部、550门而编为千卷,故名《太平总类》。宋太宗赵炅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

  《太平御览》四部书中,《太平御览》编得最早。它是一部综合性类书,门类繁多,征引赅博,在类书中堪称“空前”,被视为“类书之冠”,这是很有道理的。《太平御览》(下简称《御览》)的编纂时间,据王应麟《玉海》引《太宗实录》记载:从太平兴国二年(977)下诏开修,到太平兴国八年(984)完成,共用了七年时间。初名《太平总类》,太宗赵光义为夸示自己好学,曾说:“此书千卷,朕欲一年读遍。”因而命人日进三卷,备“乙夜之览”, 才诏改今名。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太平御览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四百三十八人事部七十九

国学作者:宋·李昉等   国学书目:太平御览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烈士

  《礼记》曰:战于郎。(郎,鲁邑也。)公叔禺人遇负杖入保者息,曰:"使之虽病也,任之虽重也,君子不能为谋也,士弗能死也,不可。我则既言矣!"与其邻重汪踦(重当为童,姓汪名踦。)往,皆死焉。鲁人欲勿殇重汪踦,问於仲尼。仲尼曰:"能执干戈以卫社稷,虽欲勿殇,不亦可乎!"

  又曰:齐大饥,黔敖为食于路,以待饿者而食之。有饿者蒙袂辑屦,贸贸然来。黔敖左奉食,右执饮,曰:"嗟!来食!"扬其目而视之,曰:"予惟不食嗟来之食以至於斯也!"从而谢焉,终不食而死。曾子闻之,曰:"微与!"其嗟也可去,其谢也可食!"

  又曰:鲁庄公及宋人战于乘丘。县贲父御,马惊败绩。公队,贲父曰:"他日不败绩,而今败绩,是无勇也。"遂死之。圉人浴马。有流矢在白肉。公曰:"非其罪也!"遂诔之。

  《史记》曰:齐人或毁孟尝君於湣王曰:"将为乱。"及田甲劫湣王,王意之,孟尝乃奔。魏前有获粟於孟尝之贤者闻之,乃上言,言孟尝不作乱,请以身为盟,遂自刭,以明孟尝。湣王乃知孟尝君果无谋。

  又曰:汉高帝既立,以田横兄弟本定齐,齐人贤者多附焉,今在海中不收,后为乱,乃使赦罪召之。横乃与其客二人乘傅诣雒阳。至尸乡,尸乡在偃师厩置,置马以傅驿也。横谢使者曰:"人臣见天子当洗沐。"因止留。谓其客曰:"横始与汉王俱南面称孤,今汉王为天子,而横为亡虏北面事之,其耻甚矣。且吾烹人之兄,与其弟比肩而事主,纵彼畏天子诏,不敢动,我独不愧於心乎?且陛下欲见我者,不过欲见吾面貌耳。今陛下在雒阳,斩吾头,驰三十里间,形容未败,犹可观也。"遂自刭。二客亦自杀从之。高帝闻,大惊,以田横客皆贤,闻其馀五百人在海中,使召之。至闻横死,又皆自杀。于是知田横兄弟皆得士也。

  又曰:楚下荥阳,生得周苛。项王谓苛:"尔从我,我以公为上将军,封三万户。"苛骂曰:"若不趣降汉,汉今虏若,若非汉敌也。"项王怒,烹苛。

  又曰:李广从卫青伐匈奴,失道后至,大将军使长史急责广之幕府对簿。广曰:"校尉无罪,乃我自失道。"谓其麾下曰:"广结发与匈奴大小七十馀战,今幸从大将军出接单于兵,而大将军又徙广部行回远,而又迷失道,岂非天哉!且广年六十馀矣,终不能复对刀笔之吏。"遂引刀自刎,军士大夫皆哭。

  《汉书》曰:高祖时,告赵王张敖反者,贯高对曰:"独吾属为之,王不知也。"吏按笞数千,刺爇,身无完者,终不复言,廷尉以贯高辞闻上曰:"壮士谁知者,以私问之。"中大夫泄公曰:"臣素知此赵国,立名义不侵,为然诺者也。"上使泄公持节问之。高曰:"人情岂不各爱其父母妻子哉?今吾三族皆已论死,岂以王易吾亲哉!顾为王实不反,独吾等为之。"具道本指所以不知状,於是世公具以报上,上乃赦赵王。上贤高能自立然诺,使泄公赦之。告曰:"张王已出,上多足下,故赦足下。"高曰:"所以不死者,白张王不反耳!今王已出,吾责塞矣。且人臣有篡弑之名,何面目复事上哉!"乃仰绝吭而死。

  又曰:丞相王嘉数上言,不宜封董贤。上怒,诏嘉夷微尉诏狱,使者至府,掾吏涕泣,和药进嘉。嘉引药杯掷地,谓官属曰:"丞相幸得备位三公,奉职负国,当伏刑都市以示万众,岂儿女子耶,何谓咀药而死!"嘉遂乘吏小车,去盖不冠,随使者夷微尉。二十馀日不食,呕血而死。

  又曰:田延年有罪,霍光使往就狱。延年曰:"幸县官宽我耳,何面目入牢狱,使众人指笑我,卒徒唾吾背乎!"即闭阁独居,持刀东西步,闻鼓声及,自刎死。

  范晔《后汉书》曰:赵苞迁辽西太守。明年,遣使迎母及妻子,为鲜卑钞掠。苞率步骑与贼对阵,贼出母示苞,苞悲号谓母曰:"为子无状态,欲禄奉养朝夕,不图为母作祸。"母遥谓苞曰:"人各有命,何得相顾以亏忠义?昔王陵母,向汉使伏剑以固其志,尔其勉之。"苞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