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太平御览》是宋代一部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汉民族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

  《太平御览》它采以群书类集之,共分55部、550门而编为千卷,故名《太平总类》。宋太宗赵炅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

  《太平御览》四部书中,《太平御览》编得最早。它是一部综合性类书,门类繁多,征引赅博,在类书中堪称“空前”,被视为“类书之冠”,这是很有道理的。《太平御览》(下简称《御览》)的编纂时间,据王应麟《玉海》引《太宗实录》记载:从太平兴国二年(977)下诏开修,到太平兴国八年(984)完成,共用了七年时间。初名《太平总类》,太宗赵光义为夸示自己好学,曾说:“此书千卷,朕欲一年读遍。”因而命人日进三卷,备“乙夜之览”, 才诏改今名。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太平御览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四百五十人事部九十一

国学作者:宋·李昉等   国学书目:太平御览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权谋下

  《尚书大传》曰:周公先谋於同姓。同姓从,然后谋於朋友。朋友从,然后谋於天下。天下从,然后加之蓍龟。是以君子圣人谋义,不谋不义,故谋必成。卜义,不卜不义,故卜必吉。以义击不义,故战必胜。是以君子圣人,谋则成,战则胜。

  《战国策》曰:秦攻赵于长平,大破之而归,因使人索六城於赵而讲。计未定,娄缓新从秦来,赵王与缓计曰:"与秦地,何如勿与?"缓曰:"此非臣所知也。"王曰:"虽然,试言之。"缓曰:"缓新从秦来,言勿与,则非计也;言与之,则恐以臣之为秦也。故不敢对。使臣得为王计焉,不如与之。"王曰:"诺。"虞卿见王,王以缓言告之。虞卿曰:"秦索六城於王,王以五城以赂齐,齐秦深雠也,得王五城,并力西击秦,是王一举结三国之亲,而与秦易道也!"赵王曰:"善。"因发虞卿东见齐王,与之谋秦。娄缓闻之,逃去。

  又曰:楚围雍氏五月。韩令使者求救於秦,冠盖相望,秦师不下殽。韩令尚靳使秦,谓王曰:"韩之於秦也,居为隐蔽,出为雁行,今韩已病矣,秦师不下殽。臣闻之:唇亡者其齿寒。愿大王熟计之。"太后乃谓尚子曰:"妾事先王,先王以其体加妾之身,妾困弗支也。尽置其身,妾不重,何也?以其少有利焉。今救韩,日费千金,独不可使妾少有利耶!"尚靳归报王,王遣张翠。张翠称病,日行一县。张翠至,甘茂曰:"韩急矣,先生病而来!"张翠曰:"韩未急也。"甘茂曰:"韩之急缓人莫弗知。今先生言不急,可乎?"翠曰:"韩急则折而入楚矣,臣安敢来?"甘茂曰:"先生勿复言也!"乃入,言於王曰:"公叔且以国南合於楚。韩、楚为一,魏氏不敢不听,是楚以三国谋秦也。如此,则伐秦之形成矣!不识坐而待伐,孰与伐人之利?"秦王曰:"善。"果下师於殽以救韩。

  又曰:中山阴姬与江姬争为后,司马喜请见阴姬公,为画计。公稽首曰:"诚如君言。"喜即奉书诣中山王,曰:"臣闻赵强,即中山弱,臣能弱赵而强中山。"中山王悦而见之,喜曰:"臣愿乞之赵,观其地形险阻,人民贫富,君臣贤不肖,商榷为资,未可豫陈也。"乃见赵王,曰:"臣闻赵,天下善为音容,佳丽之所出也。今来,至境,入都邑,人民谣俗,容貌颜色,殊无佳丽好美者!以臣所见多矣,周流无所不至,未尝见人如中山阴姬者。不知者将以为神,其容貌颜色,过绝人矣。若乃其眉、准頞、权衡、犀角、偃月,彼乃帝王之后,非诸侯之姬。"赵王大悦,曰:"吾愿请之,何如?"对曰:"非臣所敢议。愿王无泄。"喜归报中山君,曰:"赵王非贤王也,不好道德,而好声色;不好仁义,而好勇力。闻其乃欲请阴姬。"中山君作色不悦,喜曰:"赵,强国也,请之必矣。王不与之,即社稷危;与之,即为诸侯笑。王立为后,以绝赵王意,可也。"遂立为后,赵王亦无请也。

  又曰:秦王使人之楚,楚王贤之,恐其为楚用以危秦也。昭子曰:"以王之德与王之贤因以遗之,楚王必为有外心去楚矣。"从其计,果如其言。

  又曰:安陵缠以颜色美壮得幸於楚恭王,江乙往见。安陵缠曰:"子之先人,岂有矢石之功於王乎?"曰:"无有。"江乙曰:"子之身,岂亦有乎?"曰:"无有。"江乙曰:"子之贵何以至於此乎?"曰:"仆不知所以。"江乙曰:"吾闻之,以财事人者财尽而交疏,以色事人者华落而爱衰,今子之华有时而落,子何以长幸无解於王乎?"安陵缠曰:"臣年少愚陋,愿委质於先王。"江乙曰:"独从为殉可耳!"安陵缠曰:"敬闻命矣。"江乙去,居期年,逢安陵缠,谓曰:"前谕子者,通之於王乎?"曰:"未可也。"居期年,江乙复见安陵缠,曰:"子岂谕王乎?"安陵缠曰:"臣未得王之间也。"江乙曰:"子出与王同车,入与王同坐,居三年,言未得王之间,子以吾之说未可耳。"不悦而去。其年,共王猎江渚之野,野火之起若云霓,虎狼之嗥若雷霆。有狂兕从南方来,正触王左骖,王举旌旄而使善射者射之,一发,兕死车下,王大喜,拊手而笑,顾谓安陵缠曰:"吾万岁之后,子将谁与此乐乎?"安陵缠乃逡巡而却,泣下沾衿,曰:"万岁之后,臣将从为殉,安知乐此谁?"于是共王乃封安陵缠於车下三百户。故曰江乙善谋,安陵缠知时也。

  又曰:知伯欲袭卫,故遗之乘马,先之一璧。卫君大悦,酌酒,诸大夫皆喜,南文子独不喜,有忧色,卫君曰:"大国礼寡人,寡人故酌诸大夫酒。诸大夫皆喜,而子独不喜,有忧色者何也?"南文子曰:"无方之礼,无功之赏,祸之先也。我未有往,彼有以来,是忧也。"於是卫君乃修梁拟而建边城。知伯闻卫兵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