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太平御览》是宋代一部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汉民族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

  《太平御览》它采以群书类集之,共分55部、550门而编为千卷,故名《太平总类》。宋太宗赵炅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

  《太平御览》四部书中,《太平御览》编得最早。它是一部综合性类书,门类繁多,征引赅博,在类书中堪称“空前”,被视为“类书之冠”,这是很有道理的。《太平御览》(下简称《御览》)的编纂时间,据王应麟《玉海》引《太宗实录》记载:从太平兴国二年(977)下诏开修,到太平兴国八年(984)完成,共用了七年时间。初名《太平总类》,太宗赵光义为夸示自己好学,曾说:“此书千卷,朕欲一年读遍。”因而命人日进三卷,备“乙夜之览”, 才诏改今名。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太平御览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四百五十六人事部九十七

国学作者:宋·李昉等   国学书目:太平御览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谏诤六

  《周书》曰:微子开者,纣之兄也。纣不道,数谏不听。度纣终不可谏,欲死之。及去,未能决,乃问太师箕子,少师比干曰:"纣湎於酒,妇人之言是用,若涉水无津涯。"箕子曰:"今诚得治国,国治身死不恨,为死终不治,不如去之。"琨乃为象床。箕子曰:"彼为玉床,则思远方珍怪之物而御之矣。为人臣者,谏不听,是彰君之恶。"乃被发佯狂。比干曰:"君有过不以死争,则百姓何辜矣。"乃直言谏。纣怒,刳视其心。微子曰:"父有过,三谏不听,则号泣而随之;臣三谏不听,则其义可以去矣。"

  又曰:许绾。魏襄王欲为中天之台,诫曰:"敢谏者死。"绾乃负操捶而入曰:"臣闻大王将为中天之台,愿加一力焉。"王曰:"何也?"对曰:"臣闻天地相去万五千里,今王因而半之,当高七千五百里,基址当广八千里。尽王之地,不足以为。大王必欲为之,先起兵以伐诸侯,及四夷尽有,地乃足矣。然以林木之积,人徒之众,仓廪之输,当给其外,乃可以作。"襄王默然,无以应之,乃罢。

  又曰:段规。知伯请地於韩康子,康子欲勿与,规谏曰:"不可。夫知伯之为人,好利而鸷,复来请地而勿与,则必简x於我矣。若与之,彼又地於他国,他国不听,必向之以兵。然则,与可以免於患,而待事之变。"康子曰:"善。"因使使者封万家之县一与知伯,知伯大悦。复请地於赵,不与,果阴约韩、魏而伐,围晋阳三年。后韩、魏应之,遂灭知伯。

  又曰:田婴,齐宣王弟,封靖郭君於薛。婴自威王以来,任职有功,故封之。靖郭君婴将城薛,客多谏者。婴谓谒者,有谏者勿通。於是人有请见者曰:"臣请三言而已矣,若过三言,臣则请烹。"靖郭君见之,客趋进,曰:"海大鱼。"因返走。君不解,曰:"更言之。"客对曰:"君夫不闻海大鱼乎?网不能止,钓不能牵,忽而失水,则蝼蚁得志焉。今齐,亦君之水也。若长有齐,奚以薛为?君若一旦失齐,虽隆薛之城到天,犹无益也。"君曰:"善。"遂不城薛。

  又曰:不幸,不闻其过。福在受谏,基在爱民,固在亲贤。

  《战国策》曰:齐王有幸臣九人,九人欲伤安平君田单。田单之与王,君臣无礼,阴结诸侯之雄俊,其意欲有为也。貂勃从楚来,王觞诸前,酒酣,王曰:"召相田单。"貂勃避席稽首曰:"王恶得此亡国之言乎?人臣之功岂有厚於安平君乎?"王乃煞九子,益封安平君。

  又曰:先生王歜造门而歌,欲见於宣王,宣王使谒者延入。王歜趋见王为好势,王趋见歜为好士,於王何如?使者还报,宣王因趋而迎之於门,与入。曰:"寡人闻先生直言正谏不讳。"王歜曰:"生於乱世,事乱君,焉敢直言正谏?"宣王忿然作色,不说。有间,王歜曰:"昔先君桓公所好者五,天子受籍,立为方伯。今王有四焉。"宣王说,曰:"寡人愚陋,焉能有四?"王歜曰:"先君好马、好狗、好酒、好色,王亦好之,先君好士,王不好士。"宣王曰:"当今之世无士,寡人何好?"歜谓王曰:"世无骐骥騄耳,王驷已备;世无东郭韩、卢氏之犬,王走犬已备;无毛嫱、西施之妓、王宫已充。王亦弗好士也,何患无士?"

  《战国策》曰:赵旦伐燕,苏代为燕王谓赵惠王曰:"今者来,过川,蚌方出曝,而鹬啄其肉,蚌合而掩其啄。鹬曰:"今日不雨,明日不雨,蚌将为脯。"蚌亦谓鹬曰:"今日不出,明日不出,必见死鹬。"两者不肯相舍。渔父得而并禽之。今赵且伐燕,燕赵久相交,以弊大众,臣恐强秦之为渔父也。"惠王曰:"善。"乃止之。

  又曰:赵太后新用事,秦急征之。赵氏求救於齐,齐曰:"必以长安君为质,兵乃出。"太后不肯,太臣强谏。太后谓左右:"有复言令长安君为质者,老妇必唾其面!"右师触龙言愿见太后,盛气而须之。入而徐趋,曰:"老臣贱息舒旗,最少,不肖。而衰窃爱怜之,愿令得补黑衣之数,以卫王宫。"太后敬诺,问年几何矣?对曰:"十五岁矣。"太后曰:"丈夫亦爱怜少子。"对曰:"甚於妇人。"太后曰:"妇人异甚!"对曰:"左右臣窃以为妪之爱燕后,贤於长安君。"曰:"过矣。""媪之送燕后,时祭祠则祝之曰:必不使反。岂非计长久为子孙相继为王也!今媪尊长安君之位,而封之以膏腴之地,与之重器,而不及今令有功於国。山陵崩,长安君何以自托於赵?老臣以媪为长安君计短也。故以为其爱不若燕后。"太后曰:"诺!惟君所使之。"於是为长安君约车百乘,质於齐,齐兵乃出。

  《补逸礼传》曰:卫灵公之时,蘧伯玉贤而不用,弥子瑕不肖而任事。史鱿患之,数言蘧伯玉贤而不听,病且死,谓其子曰:"我死则治丧於北堂,吾生不能进蘧伯玉而退弥子瑕,是不能正君也。生不能正君者,死不当成礼,而致尸於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