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太平御览》是宋代一部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汉民族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

  《太平御览》它采以群书类集之,共分55部、550门而编为千卷,故名《太平总类》。宋太宗赵炅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

  《太平御览》四部书中,《太平御览》编得最早。它是一部综合性类书,门类繁多,征引赅博,在类书中堪称“空前”,被视为“类书之冠”,这是很有道理的。《太平御览》(下简称《御览》)的编纂时间,据王应麟《玉海》引《太宗实录》记载:从太平兴国二年(977)下诏开修,到太平兴国八年(984)完成,共用了七年时间。初名《太平总类》,太宗赵光义为夸示自己好学,曾说:“此书千卷,朕欲一年读遍。”因而命人日进三卷,备“乙夜之览”, 才诏改今名。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太平御览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四百八十五人事部一百二十六

国学作者:宋·李昉等   国学书目:太平御览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贫下

  《魏志》曰:崔林,字德,清河东武城人也。幼时宗族莫知,从兄琰异之。太祖定冀州,召除鄢长,贫无车马,单步之官。太祖征壶关,擢为冀州主簿。

  又曰:华歆素清贫,禄以赈亲戚,故家无担石之储。

  又曰:邓艾,字士载,义阳人。以口吃,不得作千佐。为稻田守草吏。同郡吏怜其贫,资给甚厚,艾初不稍谢。每见高山大泽,辄规度指画军营处所,时人多笑焉。

  《吴志》曰:吕范,字子衡,汝南人。有容观姿貌。邑人刘氏,家富女美,范求之。母嫌,欲勿与。刘氏曰:"吕子衡宁当久贫者?"遂与之婚。

  又曰:潘璋,字文珪,东郡人。性嗜酒,其家甚贫,好賖贷,辄言豪富必相还。孙权甚奇之。魏将夏侯尚南郡作浮桥,渡百里洲,璋於上流伐苇作簟,欲顺风放火。簟成,尚使引退,璋遂为平北将军。

  《晋书》阮咸,字仲容,陈留人。时俗七月七日晒衣裳,或宗族於庭罗列衣服,咸贫无物,乃脱犊鼻布礻昆以竹竿头挂之,人问故,答曰:"不能免俗。"

  《宋书》曰:武帝刘裕少时,其家大贫,与人佣赁。及登帝位,耕具犹存,并衲布袄,并令收掌以示子孙,令为规戒。

  又曰:江湛家甚贫约,不营财利,饷馈盈门,一无所受,无兼衣馀食。尝为上所召,值澣衣,称疾经日,衣成然后赴。牛饿,驭人求草,湛良久曰:"可与饮。"

  又曰:陶潜性嗜酒,而家贫不能恒得。亲旧知其如此,或置酒招之,造饮辄尽,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环堵萧然,不蔽风日,短褐穿结,箪瓢屡空,晏如也。

  又曰:颜延之屏居里巷,不预人间者七载。中书令王球名公子,延之居常罄匮,球辄分财赡之。

  《齐书》曰:王延之,清贫,居宇穿漏。褚渊往候之,见其如此,具启明帝,帝即敕材官为起三间斋屋。

  又曰:虞玩之。太祖镇东府,朝野致敬,玩之犹蹑履造席。太祖取履视之,曰:"卿此履已几载?"玩之曰:"着此履已二十年,贫竟不办易。"太祖善之。

  又曰:庾杲之,字景行,新野人。初为驾部郎。清贫自业,食餐惟有韭菹、生菜。任彦昇尝戏曰:"谁谓庾郎贫,食鲑常有二十七种菜。"王俭用为长史,安陆侯萧缅与俭书曰:"盛府玄僚实难其选,庾景行泛渌水,依芙蓉,何其丽也。"时人以俭府为莲花池,故缅书言之。官至御史中丞。

  《梁书》曰:阮孝绪家贫无以爨,僮妾窃邻人樵以继火。孝绪知之乃不食,更令撤屋而炊,所居室惟有一林竹树环绕。

  《后魏书》曰:胡叟居家蓬室草户,惟以酒自適。常谓人曰:"我此生活,似胜焦先。"光不治产业,饥贫不以为耻。养子字螟蛉,以自给养。每至贵胜之门,恒乘一牸牛。作布囊,容三四升,饮啖醉饱,便盛馀肉饼以付螟蛉。见车马荣华,视之蔑如也。

  《隋书》曰:张仁诩,州县以其贫素,将加赈恤,辄辞不受。每闲居,从容长叹曰:"老冉冉而将至,恐修名之不立!"以如意击几,皆有处所,时人方之闵子骞、原宪。

  又曰:虞世基,陈灭归国,为通直郎,直内史省。贫无产业,每佣书养亲,怏怏不平。尝为五言以见意,情理凄切,世以为工,作者莫不吟咏。

  又曰:房彦谦居官所得俸禄,皆以周恤亲友,家无馀财,车服器用,务存素俭。自少及长,一言一行,未尝涉私,虽致屡空,怡然自得。尝从容独笑,顾谓其子玄龄曰:"人皆因禄富,我独以官贫。所遗子孙,在於清白。"

  又曰:许康佐擢进士第,以家贫母老,求为知院官,人或轻怪,笑而不答。及母亡,服除不就侯府之辟。君子知其不择禄养亲之志也,故名益重。

  又曰:李建,字杓直。家素清贫,无旧业,与兄造逊於荆南,躬耕致养,嗜学力文。

  《六韬》曰:武王问太公曰:"贫富岂有命乎?"太公曰:"为之不密,密而不富者,盗在其室。"武王曰:"何谓盗也?"公曰:"计之不熟,一盗也;收种不时,二盗也;取妇无能,三盗也;养女太多,四盗也;弃事就酒,五盗也;衣服过度,六盗也;封藏不谨,七盗也;井灶不利,八盗也;举息就礼,九盗也;无事燃灯,十盗也。取之安得富哉!"武王曰:"善。"(《说苑》同。)

  《列女传》曰:黔娄妻者,鲁黔娄先生之妻也。先生死,曾子与门人往吊之,见先生尸在牖下,覆以布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