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太平御览》是宋代一部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汉民族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

  《太平御览》它采以群书类集之,共分55部、550门而编为千卷,故名《太平总类》。宋太宗赵炅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

  《太平御览》四部书中,《太平御览》编得最早。它是一部综合性类书,门类繁多,征引赅博,在类书中堪称“空前”,被视为“类书之冠”,这是很有道理的。《太平御览》(下简称《御览》)的编纂时间,据王应麟《玉海》引《太宗实录》记载:从太平兴国二年(977)下诏开修,到太平兴国八年(984)完成,共用了七年时间。初名《太平总类》,太宗赵光义为夸示自己好学,曾说:“此书千卷,朕欲一年读遍。”因而命人日进三卷,备“乙夜之览”, 才诏改今名。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太平御览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五百七十一乐部九

国学作者:宋·李昉等   国学书目:太平御览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歌二

  《家语》曰:孔子厄於匡,谓子路曰:"汝歌,予和汝。"子路弹剑,孔子和之。曲终,匡人解甲。

  又曰:孔子相鲁,齐人患其将霸,欲败其政,乃选好女子八十人,衣以文锦而舞容玑,及文马四十。季桓子受女乐,君臣淫荒,三日不听国政,郊至又不致膰(祭肉名也。)俎於大夫。孔子遂行,作歌曰:"彼妇人之口,可以出走;彼妇人之谒,可以死败。优哉游哉,聊以卒岁。"

  《吕氏春秋》曰:管子得於鲁,鲁束缚而槛之,使役人载而送之。齐皆讴歌而引。管子恐鲁之止而杀己也,欲速至齐,因谓役人曰:"我为汝歌,汝为我和。"其和适宜走,役人不倦而取道甚远。管子可谓能因矣,役人得其所欲,己亦得其所欲。以此术也,是用万乘之国,其霸犹少。

  又曰:周申喜亡其母,闻乞人歌於门下而悲之,动於颜色,自见而问焉何故。而乞与之语,乃是其母也。故父母之於子也,子之於父母也,一体而分,得同血气与而异息。若莽草之华实,树木之有根心,离处而通,忧思相感也。

  又曰:禹年三十未娶。有行涂山,恐时日暮。吾娶必有应也。乃有白狐九尾而造禹,禹曰:"白者,吾服也;九尾,其证也。"涂山人歌曰:"绥绥白狐,九尾庞庞;成家成室,我都彼昌。"禹因娶涂山女。

  《吴越春秋》曰:《采葛》,越之妇人伤越王用心,乃作《若何之歌》,辞曰:"尝胆不苦味如饴,令我采葛以作丝。"

  又曰:越王入吴,与诸大夫别於浙江,遂登船径去,终不反顾。越王夫人乃据船而哭,顾乌鹊啄江渚之虾,飞去复来。哭讫,即承之以歌,其辞曰:"仰飞鸟兮乌鸢,何居食兮江湖。水中虫子曰虾,去复反兮呜呼。始事君兮去家,终我命兮君都。终来遇兮何辜?离我国兮入吴,妻为婢兮夫为奴。岁遥遥兮难极,冤痛悲兮心恻,呜呼哀兮忘食。"

  《越绝书》曰:伍子胥走,至吴江上,见渔者,曰:"来渡我。"渔者知其非恒人也,欲往渡之,恐众人知之,即歌而往过之曰:"日炤炤侵以施,与子期甫芦之石奇。"子胥从。复歌曰:"心中悲,曰巳施,子可渡何不出为?"船到即载,入船即伏。

  《战国策》曰:齐人冯谖属孟尝君,愿寄食门下,孟尝君笑而受之。有顷,倚柱弹其剑铗,歌曰:"长铗归来乎,食无鱼。"左右以告,孟尝君曰:"食之,比门下之客。"复弹其剑铗,歌曰:"长铗归来乎,出无车。"又弹其剑铗,歌曰:"长铗归来乎,无以为家。"

  《魏氏春秋》曰:阮籍少时游苏门山,有隐者,籍对之长啸,苏门生莞尔而笑。籍既降,苏门生亦啸,若鸾凤之音。籍乃假苏门生之论,以寄所怀。歌曰:"日没不周西,月出丹渊中。阳精蔽不见,阴光代为雄。富贵俯仰间,贫贱何必终。"又歌曰:"天地解兮六合开,星辰霣兮日月颓,我腾而上将何怀。"

  《帝王世纪》曰:舜恭已无为,歌《南风之诗》,诗曰:"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人之财兮。南风之薰兮,可以解吾人之愠兮。"

  《尚书大传》曰:维五祀奏锺石,论人声,(始欲改尧乐。)及乃鸟兽咸变於前。(百兽率舞之属。)秋养耆老而春食孤子,乃浡然《招》乐,兴於大麓之野。报事还归二年,讠荧然乃作《大唐之歌》。(讠荧犹灼也。大唐之歌,美尧之禅也。)歌者三年,昭然乃知乎王世,明有不世之义。《招》为宾客而《雍》为主人。(招、雍皆乐音名也。宾人奏招,主人入奏雍也。)始奏《肆夏》,纳以《孝成》。(始谓尺入时也。纳谓荐贤时也。肆夏、考成皆乐章名也。)舜为宾客而禹为主人,(舜既使禹摄天子之事,於祭祀避之,居宾客之位。献之以酒则为亚贤也矣。)乐正道赞曰:"尚考太室之义,唐为虞宾,(尚考犹言古考,谓往时也。太室,明堂之中央室也。义当为仪。仪,礼也。谓祭大室礼,先为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