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太平御览》是宋代一部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汉民族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

  《太平御览》它采以群书类集之,共分55部、550门而编为千卷,故名《太平总类》。宋太宗赵炅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

  《太平御览》四部书中,《太平御览》编得最早。它是一部综合性类书,门类繁多,征引赅博,在类书中堪称“空前”,被视为“类书之冠”,这是很有道理的。《太平御览》(下简称《御览》)的编纂时间,据王应麟《玉海》引《太宗实录》记载:从太平兴国二年(977)下诏开修,到太平兴国八年(984)完成,共用了七年时间。初名《太平总类》,太宗赵光义为夸示自己好学,曾说:“此书千卷,朕欲一年读遍。”因而命人日进三卷,备“乙夜之览”, 才诏改今名。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太平御览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六百二十五治道部六

国学作者:宋·李昉等   国学书目:太平御览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贡赋上

  《家语》曰:哀公问政於孔子。孔子对曰:"政之急者。莫大乎使民富且寿也。"公曰:"为之奈何?"孔子曰:"省力役,薄赋敛,则民富矣;敦礼教,远罪戾,则民寿矣。"

  又曰:子贡问於孔子曰:"昔者齐君问政於夫子,夫子曰:'政在节财';鲁君问政於夫子,夫子曰'政在谕臣';叶公问政於夫子,夫子曰:'政在悦近而来远'。三者之问一也,夫子应之不同。然则政有异端乎?"孔子曰:"各因其事也。齐君为国。奢于台榭,淫于苑囿,伎乐不懈于时,一旦而赐人以千乘之家者三。故曰'政在节财'。鲁君有三人,(孟叔、叔孙、季叔。)内比周以愚其君,外仇诸侯之宾以蔽其明,故曰'政在谕臣'。夫荆之地广而教狭,民有离心,莫安其居,故曰'政在悦近而来远'。此三者,皆所以为政。"

  又曰:闵子骞为费宰,问政於孔子。孔子曰:"以德以法。夫德法者,御民之具,犹御马之衔勒也。"子骞曰:"敢问古之政。"孔子曰:"古之政者,天子以内史为左右手,(内史掌王之八柄及叙事之法受纳访,以诏王听治。)以德为衔勒,以百官为辔,以刑罪为策,以万民为马,故御天下数百年而不失。善御马者正衔勒、齐辔策,善御民者一其德法,正其百官,刑不用而天下治。"

  又曰:子游问於孔子曰:"子亟言子产之惠,可得闻乎?"孔子曰:"惠在爱民而已。"子游曰:"爱民之谓德教,何翅於惠哉?"孔子曰:"夫子产者,犹众子之母也,食之弗能教也。"子游曰:"其事可言乎?"孔子曰:"子产以其乘车济冬涉者,尽爱而无教也。"

  又曰:孔子谓宓子贱曰:"子治单父,众悦,子何施而得之?"对曰:"不齐之治也。父恤其子,其子恤诸孤而哀丧纪。"孔子曰:"善。小节也。小民附矣,犹未足也。"曰:"不齐,所父事者三人,所兄事者五人,所友事者十一人。"孔子曰:"父事三人,可以教孝矣;兄事五人,可以教悌矣;友事十一人,可以举善矣。中节也。中节,人附矣,犹未足也。"曰:"此地民有贤於不齐者五人,不齐事之而禀度焉,皆教不齐所以之之治道。"孔子叹曰:"其大者乃于此乎有矣。"

  又曰:孔子初仕为中都宰,(中都,鲁邑名也。)为养生送死之节,长幼异食,(如五十异粮。)强弱异任,(谓力行之事,各从所任弱困也。)男女别涂。路不拾遗,器不雕伪,市不二价。(各如其货,不相欺诳。)为四寸棺,五寸椁,因丘陵为坟,不封不树。行之一年,而四方诸侯皆则焉。

  又曰:宓子贱者,仕鲁为单父宰,恐鲁君听谗,使己不得行其政,於是辞行。故请君之近吏二人与之俱至官,令二吏书。方书,辄掣其肘,书不善,则从而怒之。二吏患焉,辞请归鲁。宓子贱曰:"子之书不善,子归勉之矣。"二吏归报于君曰:"宓子贱使臣书而掣臣肘,书恶而又怒臣,邑吏皆笑之,此臣所以去之而来也。"鲁君以问孔子。孔子曰:"宓不齐,君子也。其才任霸王之佐,屈节而治单父,将以自试。意者,宓子以此谏乎?"公寤,太息曰:"此寡人之不肖也。寡人乱宓子之政而责其善者数矣。微二吏,则寡人无以知过;微夫子,则寡人无由自寤。"遽发所爱之使告宓子曰:"自今以往,单父非鲁有也,从子之制。躬便於人者,子决之,五年一言其要。"宓子敬奉诏,遂得行其政。于是单父治焉。教敦厚明亲亲,尚笃敬施,至仁加恳,诚致忠信,百姓化之。

  又曰:孔子兄之子蔑者,与宓子贱皆仕。孔子往过蔑而问之曰:"自子之仕,何得何亡?"对曰:"未有所得,而亡者三:王事若聋,(聋宜为袭,言前后相因袭。)学焉得习,(言不得学习也。)是学不得明也;奉禄少饘粥不及亲戚,是骨肉益疏也;公事多急,不得吊死问疾,是朋友道阙也。其亡者三,即谓此也。"孔子不悦。往过子贱,问如孔蔑。对曰:"自来仕,无所亡,而所得者三:始诵之,今得而行之,是学信明也;奉禄所供,被及亲戚,是骨肉益亲;有公事而兼以吊死问疾,是朋友益笃也。"孔子喟然谓子贱曰:"君子哉若人!(若人犹是人也。)鲁无君子,于焉取斯。"

  《国语》曰:齐桓公亲逆管仲于郊而与之坐,问焉,曰:"昔吾先君襄公,筑台以为高位;(居高台以自尊。)田狩毕弋,不听国政;卑圣侮士,而惟女是崇;九妃六嫔,(正适称妃。言九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