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太平御览》是宋代一部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汉民族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

  《太平御览》它采以群书类集之,共分55部、550门而编为千卷,故名《太平总类》。宋太宗赵炅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

  《太平御览》四部书中,《太平御览》编得最早。它是一部综合性类书,门类繁多,征引赅博,在类书中堪称“空前”,被视为“类书之冠”,这是很有道理的。《太平御览》(下简称《御览》)的编纂时间,据王应麟《玉海》引《太宗实录》记载:从太平兴国二年(977)下诏开修,到太平兴国八年(984)完成,共用了七年时间。初名《太平总类》,太宗赵光义为夸示自己好学,曾说:“此书千卷,朕欲一年读遍。”因而命人日进三卷,备“乙夜之览”, 才诏改今名。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太平御览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六百三十六刑法部二

国学作者:宋·李昉等   国学书目:太平御览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叙刑下

  《晋书》曰:羊亮为太傅杨骏参军,时京邑多盗窃,骏欲更重其法,盗百钱加大辟,请官属会议。亮曰:"昔楚江乙母失布,以为盗由令尹。公若欲无盗,将自止,何重法为?"骏惭而止。

  《后魏书》曰:韩骐麟为齐州刺史,宽刑罚。从事刘普庆说曰:"明公杖节分忧,无所斩戮,何以示威?"答曰:"人不犯,何以戮乎?若须立威,当以卿始。"庆惭惧而退。

  《梁书》曰:武帝敦睦九族,优藉朝士,有犯罪者,皆讽臣下屈法申之。百姓有罪,即按以法。其缘坐,老幼不免,一人逃亡,举家质作,人既穷急,奸宄益深。后帝亲南郊,秣陵老人遮帝曰:"陛下为法,急於黎庶,缓於权贵,非长久之术。诚能反是,天下幸甚。"帝锐意儒雅,疏简刑法,自公卿大臣,咸不以鞠狱留意,奸吏招权,巧文弄法,货贿成市,多致枉滥。大率二岁刑以上,岁至五千人。是时徒居作者具五任,其无任者着斗械。(任即课也。)若疾病,权解之。

  《后周书》曰:大象元年,诏罢高祖所约法。初,高祖作《刑书要制》,用法严重。讥?即位,以海内初平,恐物情未附,乃除之。

  《隋书》曰:后周大象元年,诏:"高祖所立刑书,用法深重,其一切除之。"然帝数行肆赦,为奸者皆轻犯刑法,政令不一,下无适从。於是又广《刑书要制》而更峻其法,谓之《刑经圣制》。宿卫之官一日不直,罪至削除。逃亡者皆死,而家口籍没。上书自误者科其罪,鞭杖皆百二十为度,名曰天杖。其后人加至二百四十。又作礔礰车,以威妇人。其决罪人云与杖者即一百二十,多打者即二百四十。

  又曰:开皇十六年八月景戊诏:"决死罪者,三奏而后行刑。"

  《唐书》曰:贞观五年诏:"京师诸司比来奏决死囚,虽立五覆,一日即了,未暇审思,五奏何益?纵有追悔,又无所及。自今后宜二日中五覆奏,下诸州三覆奏。"又手敕曰:"比来断狱,多据律文,虽情有可矜,而不敢违法。守文定罪,或恐有冤。今后门下省覆奏,有据法合死而情可矜者,宜录状以闻。"

  又曰:太宗尝录囚徒,悯其将死,为之动容。顾谓侍臣曰:"刑典仍用,盖风化未洽之咎。愚人何罪而肆重刑乎?更彰朕之不德也。用刑之道,当审事理之轻重,然后加之以刑罚,何有不察其本而一概加诛?非所以恤刑重却庶之谓也。"

  又曰:贞观中制:"从立春至秋分,不得奏决死刑。其大祭祀及致斋日、朔、望、上下弦、二十四气、雨未晴、夜未明、断屠日月及假日并不得奏决死刑。"

  又曰:贞观中制:"古者行刑,君为彻乐减膳。今庭无恒设之乐,莫知何彻。然对食即不啖酒肉。自今以后,刑人日勿进酒肉。内教及太常,并宜停教。"

  又曰:永徽中,高宗谓侍臣曰:"狱讼繁多,皆由刑罚枉滥,故《礼》曰,刑者,成也。一成而不可蜂。末代断狱之吏,皆以苛刻为明,是以秦氏网密秋荼而获罪者众。今天下无事,四海乂安,欲与公等共行宽政。今日刑罚,得无枉滥乎?"太尉无忌对曰:"陛下欲致刑网宽平,臣下犹不识圣意。此法弊来己久,非止今日。若情存体国,即共号痴人,意在深文,便为能吏,所以罪虽合杖,必致遣徒,理有可生,务入於死。非憎前人陷於死刑,务取名耳。陛下矜而令放,法司亦宜固请,但陛下喜怒不妄加於人,刑罚自然適中。"高宗曰:"卿言是矣。"

  又曰:神功初,天后谓侍臣曰:"近者朝臣多被周兴、来俊臣等推勘,递相牵引,咸自承服。国家有法,朕岂能违?中间疑有枉滥,更使近者就狱亲问,皆自承引不虚,朕不以为疑,即可其奏。自周兴、俊臣死后,更无闻有反逆者。然则己前就戮者,不有冤滥耶?"姚元崇对曰:"自垂拱己后,被告身死破家者,皆是枉酷自诬而死。告者持以为功,天下号为罗织甚於汉之党锢。陛下令近臣就狱问者,近臣亦不保,何敢辄有动摇?被问者若废性,惧遭其毒手。赖上天降灵,圣情发寤,诛锄凶竖,朝廷乂安。今日己后,臣以微躯及一门百口保见在内外官,更无反逆者。若后有征验,反逆有实,臣请授知而不告之罪。"上大悦曰:"前宰相皆顺成其事,陷朕为淫刑之主。闻卿所说,甚合朕心。"

  又曰:陆象先为益州长史,在官务以宽仁为政。司马韦抱贞言:"望明公稍行杖罚,以立威名。不然,恐下人怠惰,无所惧也。"象先曰:"为政者,理则可矣。何必严刑树威,损人益己?恐非仁恕之道。"

  又曰:开元二十五年,刑部断狱,天下死罪惟有五十八人。大理少卿徐峤上言:"大理狱院由来相传煞气太盛,鸟雀不栖。至是鹊巢其树。"於是百寮上表贺,以为

[1] [2] [3]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