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太平御览》是宋代一部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汉民族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

  《太平御览》它采以群书类集之,共分55部、550门而编为千卷,故名《太平总类》。宋太宗赵炅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

  《太平御览》四部书中,《太平御览》编得最早。它是一部综合性类书,门类繁多,征引赅博,在类书中堪称“空前”,被视为“类书之冠”,这是很有道理的。《太平御览》(下简称《御览》)的编纂时间,据王应麟《玉海》引《太宗实录》记载:从太平兴国二年(977)下诏开修,到太平兴国八年(984)完成,共用了七年时间。初名《太平总类》,太宗赵光义为夸示自己好学,曾说:“此书千卷,朕欲一年读遍。”因而命人日进三卷,备“乙夜之览”, 才诏改今名。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太平御览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七百二十八方术部九

国学作者:宋·李昉等   国学书目:太平御览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筮下

  《晋书》曰:严卿,会稽人也。善卜筮。乡人魏序欲蹔东行,荒年而多抄盗,令卿筮之。卿筮,曰:"君慎不可东行,必遭暴害之气,而非劫也。"序之不信。卿曰:"既必不信,宜有以禳之,可索西郭外独母家白雄狗系着船前。"求索,正得駮狗,无白。卿曰:"駮者亦足,然犹恨其色不纯,当馀小毒,正及六畜辈耳。无所复忧。"序行半路,狗忽作声甚急,如有人打之者。比视,己死,吐黑血斗馀。其夕,序墅上白鹅数头无故自死,而序家无恙。

  又曰:郭璞既过江,宣城太守殷佑引为参军。时有物,大如水牛,灰色卑脚类象,胸前尾氏皆白,大力而迟钝。来到城下,众咸异焉。祐使人伏而取之。令璞作卦,遇遯之蛊,其卦曰:"艮体连乾,其物壮巨。山潜之畜,匪兕匪虎。身与鬼并,精见二午。法当为禽,两灵不许。遂被一创,还其本墅。"按卦是为驴鼠。卜適了,伏者以戟刺之,深尺馀,遂去,不复见。巫云:"庙神不悦,曰:"此是共阝亭驴,山君鼠。使诣到山,暂来过我,不须触之。"其精妙如此。

  又曰:王导深重郭璞,引参己军事。导令作卦,璞言:"公有震厄,可命驾。西出数十里,得一柏树,截断如身长,置常寝处,灾当可消矣。"导从其言。数日果震,柏木粉碎。时元帝初镇建邺,导令璞巫之,遇咸之井,璞曰:"东北郡县有武名者,当出铎,以着授命之符。西南郡县有阳名者,井当沸。"其后,晋陵武进县人於田中得铜铎五枚。历阳县中井沸,经日乃止。讥〈扌双〉为晋王,又使璞筮,遇豫之暌,璞曰:"会稽当出锺,以告成功,上有勒铭。应在人家井沸泥中得之。繇辞所谓'先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之上帝'者也。"讥〈扌双〉即位,太兴初,会稽剡县果於井中得一锺,长七寸二分,口径四寸半。上有古文奇书十八字,云"会稽岳命",馀字时人莫识之。

  又曰:王敦之谋逆也,温峤、庾亮使郭璞筮之,璞对不决。峤、亮复令占己之吉凶,璞曰:"元吉。"峤等退,相谓曰:"璞对不了,是不讣涸。或天夺敦魄,今吾等与国家共举大事,而璞云元吉,是为举事必有成也。"於是去〈扌双〉讨敦。初,璞每言:"煞我者,山宗。"至是果有姓崇者构璞於敦。敦将举兵,又使璞筮,璞曰:"无成。"敦因疑璞之劝峤、亮。又闻卦凶,乃问璞曰:"卿更筮吾寿几何?"答曰:"思向卦,明公起事必祸。不久,若往武昌,寿不可测。"敦大怒曰:"卿寿几何?"曰:"命尽今日中。"敦怒,收璞诣南岗而斩之。璞临出,谓刑者:"欲何之?"曰:"南岗头。"璞曰:"必在双柏树下。"既至,果然。复云:"此树应有大鹊巢。"众索,云不见。璞更令寻觅,果於枝间得一大巢,密叶蔽之。

  又曰:庾翼幼时尝令璞筮公家及身,卦成,曰:"立始之末,丘山倾。长顺之初,子凋零。"及康帝即位,将改元为建元,或谓庾冰曰:"子忘郭生之言耶?立始,建元也。丘山,上名。此号不宜用。"冰抚心欢恨。帝崩,何充改元为永和,庾翼叹曰:"天道精微,乃当如是。长顺者,永和也。吾庸得免乎!"其年翼卒。冰又令筮其后词,卦成,曰:"卿诸子并当贵盛。然有白龙者,凶徵至矣。若墓碑生金,庾氏之大忌也。"后冰子蕴为广州刺史,妾房内忽有一新生白狗子,莫知所由来。其妾秘爱之,不令蕴知。狗转长大,蕴入,见狗眉眼分明,又身至长,又弱,异於常狗,蕴甚怪之,将出共视,在众人前忽失所在。蕴慨然曰:"殆白龙乎!庾氏之祸至矣!"又墓碑生金,俄而为桓温所灭,终如其言。璞之占验,皆此类也。撰前后筮验六十馀事。名为《洞林》。又抄京、费诸家要最,更撰《新林》十篇、《卜韵》十篇。

  《载记》曰:秦符融为司隶校尉。京兆人董丰游三年而返,过宿妻家。是夜妻为贼所煞,兄疑丰煞之,送丰有司,不堪楚掠,诬引煞妻。融察而疑之,问曰:"汝行往还,颇有怪异?及卜筮以不?"丰曰:"初将发,夜梦乘马南渡水,返而北渡,复自北而南。马停水中,鞭策不去。俯而视之,见两日在于水下,马左白而湿,右黑而燥。寤而心悸,以为不祥。还之夕,复梦如初;问筮者,筮者云:'忧狱讼。远三枕,避三休。'既至,妻为具沐,夜授丰枕,丰记筮者之言,皆不从之,乃自沐,枕枕而寝。"融曰:"吾知之矣。《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