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太平御览》是宋代一部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汉民族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

  《太平御览》它采以群书类集之,共分55部、550门而编为千卷,故名《太平总类》。宋太宗赵炅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

  《太平御览》四部书中,《太平御览》编得最早。它是一部综合性类书,门类繁多,征引赅博,在类书中堪称“空前”,被视为“类书之冠”,这是很有道理的。《太平御览》(下简称《御览》)的编纂时间,据王应麟《玉海》引《太宗实录》记载:从太平兴国二年(977)下诏开修,到太平兴国八年(984)完成,共用了七年时间。初名《太平总类》,太宗赵光义为夸示自己好学,曾说:“此书千卷,朕欲一年读遍。”因而命人日进三卷,备“乙夜之览”, 才诏改今名。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太平御览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七百五十工艺部七

国学作者:宋·李昉等   国学书目:太平御览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数

  《说文》曰:筭,长六寸,计历数者也。从弄竹,言常弄乃不误也。

  《易》曰:大衍之数五十,(大合天地之数,凡五十有五,言五十者举成数。)天数二十有五,地数三十。凡天地之数五十有五,此所以成变化而行鬼神也。

  《周礼》曰:保氏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六曰九数。(郑司农曰:九数,方田粟米差分少广,商工均输方呈赢不足旁要,今有重差夕桀勾股也。)

  《汉书·律历志》曰:数者,一十百千万也。所以算数事物,慎性命之理也。

  又曰:武帝时,桑弘羊以计算幸,以心计,年十三为侍中。

  又曰:宣帝时,大司农丞耿寿昌以善算为算工,得幸於上。

  又曰:计商善为筭,著《五行论算术》二十六卷。

  又曰:张苍明习天下图书计籍,又善算律历。故令苍以列侯居相府,领主郡国上计者。

  《吴志》曰:顾谭每省簿书,未尝下算,徒屈指心计,尽发疑谬,下吏以此服之。

  又曰:赵达,河南人也。治九宫一算之术,究其微旨,是以能应机立成,对问若神。使人取小豆数升,播(播,布也。)之席上,立言其数,验覆果信。尝过知故,知故为之具食。食毕,谓曰:"仓卒乏酒,又无嘉肴,无以叙意,如何?"达因取盘中只箸,再三纵横之,乃言:"卿东壁下有美酒一斛,又有鹿肉三斤,何以辞无?"主人笑曰:"以卿善射,欲以相试耳。"遂出酒酣饮。又有书简,上作千万数,着空仓中,封之,令达算之。达云:"但有名无实。"其精微若是。达宝惜其术,自阚泽、殷礼,皆名儒善士,屈节就学,秘而不告也。太史丞公孙滕,师事之累年,赍酒拜跪而请,达曰:"吾先人得此,欲图为帝王师。至仕来三世,不过太史郎,诚不欲复传之!且此术微妙,头乘尾除,一算之法,父子不相语。"初,孙权行师征伐,每令达有所推步,皆如其言。问其法,终不言,由此见非。达常笑谓诸星气风术者,曰:"当回算帷幕,不出户牖,以知天道;而反昼夜暴露,以望氛祥,不亦难乎!"无间,引算自投,乃叹曰:"吾算尽,某年月日其终矣。"达妻数见达效,闻而哭泣。达欲弭妻意,乃更算,言:"向者谬误耳,尚未也。"后如期死。权闻达有书,求之不得,录问其女,乃发达棺,一无所得,法遂绝焉。

  王隐《晋书》曰:王戎为司徒,好治生,公妪二人,常以象牙筹昼夜算计家财。

  《唐书》曰:僧一行,姓张氏,公谨之孙也。初,求访师资,以穷大衍,至天台山国清寺,见一院,古松十数,门有流水。一行立於门屏间,闻院僧於庭布算声,而谓其徒曰:"今日当有弟子,自远求吾算法,已合到门,岂无人导达也?"即除一算,又谓曰:"门前水当却西流,弟子亦至。"一行承其言而趋入,稽首请法,尽授其术焉,而门前水果却西流。

  《西京杂记》曰:定安嵩真,明算术,成帝时人也。真常以算自克其寿七十三,真曰:"绥和元年正月二十五日晡时死矣。"书壁以志之。至二十四日晡时死,妻曰:"真算时,见长下一算。欲以告之,虑脱,故不告之,今校一日也。"

  又曰:曹元理善算术,成帝时人也。常从友人陈广汉,广汉曰:"吾有二囷米,忘其石数,子为吾算之。"元理以食箸十馀转,曰:"东囷七百四十九石六斗七合,西囷六百九十七石八升。"遂署囷门。后出米,西囷六百九十七石九升,中有一鼠,大可一升;东囷无差。元理后岁复过,广汉以米数告之,元理以手击床曰:"遂不知鼠之殊米,不如剥面皮矣!"广汉为之取酒脯数斤,元理复算曰:"千牛产二百犊,万鸡将产五百雏。"羊豕鹅鸭皆道其数,果蓏(卢果切。)肴蔌悉知其所。乃曰:"如此赀业之广,何供具之薄?"广汉惭曰:"有仓卒宾,无仓卒主人。"元理曰:"俎上蒸豚一头,厨中荔枝一盘,皆可以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