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太平御览》是宋代一部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汉民族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

  《太平御览》它采以群书类集之,共分55部、550门而编为千卷,故名《太平总类》。宋太宗赵炅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

  《太平御览》四部书中,《太平御览》编得最早。它是一部综合性类书,门类繁多,征引赅博,在类书中堪称“空前”,被视为“类书之冠”,这是很有道理的。《太平御览》(下简称《御览》)的编纂时间,据王应麟《玉海》引《太宗实录》记载:从太平兴国二年(977)下诏开修,到太平兴国八年(984)完成,共用了七年时间。初名《太平总类》,太宗赵光义为夸示自己好学,曾说:“此书千卷,朕欲一年读遍。”因而命人日进三卷,备“乙夜之览”, 才诏改今名。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太平御览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八百三十二资产部十二

国学作者:宋·李昉等   国学书目:太平御览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猎下

  《王孙子》曰:赵简子猎於晋阳之山,抚辔而叹。董安于曰:"主君叹,敢问何故?"简子曰:"汝不知也,吾厩养食谷之马以千数,官养多力之士日数百,欲以猎兽也,恐邻国养贤以猎吾也。"

  《庆子》曰:赵简子田,郑龙为右。有一野人,简子曰:"龙下射彼,使无惊吾马。"龙曰:"昔吾先君伐卫免曹,退为践土之盟,不戮一人;吾子今一朝田,而曰必为我杀人,是虎狠杀人。"故将救之。简子愀焉,曰:"不爱其身以活人者,可无从乎?"环车辍田,曰:"人之田也得兽,今吾田也得士。"

  又曰:梁君出猎,见白雁群,下车,彀弩欲射之。道有行者不止,白雁群骇。梁君怒,欲射行者。其御公孙龙抚辔曰:"今主君以因白雁故而欲射杀人,无异於虎狼。"梁君援其手与归,呼万岁曰:"乐哉!今日猎也。人皆得兽,吾独得善言。"

  《尸子》曰:宓羲氏之世,天下多兽,故教民以猎也。

  《韩子》曰:孟孙猎得麑,使秦西巴持之,其母随而呼之。秦西巴不忍,而与其母。孟孙适至,求麑,对曰:"予不忍,而与其母。"孟孙大怒,逐之。居三月,复召为其子傅,曰:"夫子不忍於麑,且忍吾子乎?"

  又曰:魏文侯与虞人期猎。明日,会天疾风,左右止侯,侯不听,曰:"不可,疾风失信,吾不为。"遂犯风往,而罢虞人也。

  《穆天子传》曰:天子东田于泽,至于重璧之台,盛姬告病。

  又曰:天子猎于渗泽,於是得白狐、玄貉焉,以祭于河宗。(以将事於河宗,获比,故用。)

  又曰:天子大飨王公诸侯王,勤七萃之士(勤犹劳也。)于羽陵之上,乃奏广乐,六师之人翔畋于旷原。得获无疆,鸟兽绝群。六师之人大畋九日,乃收皮效物,是载羽车。

  《国语》曰:晋赵简子田于蝼,(蝼,晋军囿。)史黯闻之,以犬侍于门。(黯,晋大夫史墨,时为简子史,以田犬门君囿门也。)简子见之,曰:"何为?"曰:"有所得犬,欲试之兹囿。"(兹山。)简子曰:"何为不告?"对曰:"君行,臣不从不顺。(言从,法臣从君。)主将适蝼,而麓不闻,(麓,主君苑囿之官。《传》曰:山林之木,衡麓守之。)臣敢烦当日?"(当日,直日也。宫主将之君囿,不烦麓以告君,臣亦不敢烦主之直日自白也。")简子乃还。

  《吕氏春秋》曰:齐有好猎者,久不得兽。所以不得,狗恶故也。欲得良狗,则家贫。乃还耕,还耕则家富,家富则有以求良狗,狗良则数得兽矣。非独猎,事皆然。

  《春秋后语》曰:魏信陵君尝与王共博,於是北境举烽火,传言赵寇至。王释博,欲召大臣议之。信陵君曰:"赵王猎耳,非为寇也。"复博如故。王恐,心不在博。居有顷,复从北方传言:"赵王猎耳,非为寇也。"王大惊,曰:"公子何以知之?"对曰:"臣之客有能探赵王阴谋者,赵王所为,客辄以报臣。臣以此知之。"

  《六韬》曰:文王畋于渭阳,见吕尚坐茅以渔。

  《太公金匮》曰:纣常以六月猎於西土,发人逐禽。民谏曰:"天务覆施,地务长养。今盛夏发民逐禽,而元元命悬於野,民践之,百日不食。"纣以为妖,杀之。

  《新序》曰:晋文公出田逐兽,砀入大泽,迷不知所,为渔者送文公出泽。渔者曰:"鸿鹄乃保大海之中,厌而徙之小泽,则必有矢矰之忧。鼋保於深渊,厌而出之浅渚,则必有罗网之忧。今君逐兽,砀入至此,何行之太远也?君归国,臣亦反渔所。"

  又曰:晋文逐鹿而失之,问农夫老者曰:"吾鹿何在?"老者以足指曰:"如是行往。"公曰:"寡人问子,子以足指,何也?"老者振衣而起曰:"不意人君至此。虎豹之居也,厌闲而得近,故人得之;鱼鳖之居也,厌深而得浅,故人亦得之;诸侯厌众而亡其国,'惟鹊有巢,惟鸠居之。'今君不归,人将居之"。於是文公恐而归。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