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太平御览》是宋代一部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汉民族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

  《太平御览》它采以群书类集之,共分55部、550门而编为千卷,故名《太平总类》。宋太宗赵炅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

  《太平御览》四部书中,《太平御览》编得最早。它是一部综合性类书,门类繁多,征引赅博,在类书中堪称“空前”,被视为“类书之冠”,这是很有道理的。《太平御览》(下简称《御览》)的编纂时间,据王应麟《玉海》引《太宗实录》记载:从太平兴国二年(977)下诏开修,到太平兴国八年(984)完成,共用了七年时间。初名《太平总类》,太宗赵光义为夸示自己好学,曾说:“此书千卷,朕欲一年读遍。”因而命人日进三卷,备“乙夜之览”, 才诏改今名。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太平御览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八百四十四饮食部二

国学作者:宋·李昉等   国学书目:太平御览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酒中

  《魏略》曰:太祖时禁酒,而人窃饮之。故难言酒,以白酒为贤人,清酒为圣人。

  又曰:王陵表满宠年过耽酒,不可居方任。帝将召宠,给事中郭谋曰:"宠为汝南太守、豫州刺史二十馀年,有勋方岳;及镇淮南,吴人惮之。若不如所表,将为所斗。可令还朝,问以方事以察之。"帝从之。宠既至,进见,饮酒至一石不乱。帝慰劳遣还。

  又曰:华歆能剧饮,至石馀不乱。众人微察,常以其整衣冠为异。

  又曰:乌桓东胡俗能作白酒,而不知作麹蘖,常仰中国。

  《九州春秋》曰:曹公制酒禁,而孔融书嘲之,曰:"夫天有酒旗之星,地列酒泉之郡,人有旨酒之德。故尧不先千锺无以成其圣;且桀、纣以色亡国,今令不禁婚姻也。"太祖外虽宽容之,内不能平。御史大夫郄宪知旨,以免融官。

  《吴志》曰:孙权於武昌临钓台,饮酒大醉,令人以水洒群臣,曰:"今日酣饮,惟醉堕台中,乃当止耳!"张昭正色不言,出外,车中坐。权遣人呼昭还,谓曰:"为共作乐耳,公亦何为怒乎?"昭对曰:"昔纣为糟丘酒池,长夜之饮,当时亦不以为恶也!"权默然有惭色。

  又曰:孙权常令中书郎诣顾雍,有所咨访,若合雍意,事可施行,即与相反复,究而论之,为设酒食;如不合意,雍即正色改容,默然不言,无所施。郎退,造权,曰:"顾公欢悦,是事合宜也;其不言者,是事未平也,孤当重思之。"其见敬信如此。

  又曰:孙权尝命诸葛恪行酒,至张昭前,昭先有酒色,不肯饮,曰:"此非养老之礼也。"权曰:"卿其能令张公辞屈,乃当饮之耳。"恪难昭曰:"昔师尚父九十,拥旌仗钺,犹未告老也。今军旅之事,将军在后;酒食之事,将军在先。何谓不养老也?"昭卒无辞,遂为尽爵。

  又曰:曹公出濡须,甘宁为前部督,受敕斫敌前营。权特赐米酒、众肴,宁乃特赐手下百馀人,食之毕。宁先以银碗酌酒,自饮两碗,乃酌与其都督,不时肯持。宁引刀置膝上,呵谓之曰:"卿见知於至尊,熟与甘宁?宁尚不惜死,卿何以独惜死?都督见宁色厉,即起拜持酒。及通酌兵各一两碗。至二更时,衔枚出斫敌。敌惊动遂退。宁益贵重。

  又曰:孙皓每飨宴,无不竟日。坐席无能不,率以七升为限。虽不悉入口,皆浇灌取尽。韦曜素饮酒不过二升,初见礼异时,常为裁减,或密赐茶茗以当酒。至於宠衰,更见逼强,辄以为罪。又於酒后使侍臣难折公卿,以嘲弄侵克,发擿私短,以为欢笑焉。

  又曰:笮融督广陵运漕,大起浮图祠。每浴佛,多设酒饭,布席於路,经数十里,民人来观及就食且万人,费以巨万计。

  《蜀志》曰:简雍拜昭德将军。时天旱,禁酒酿者。有刑吏於人家索得酿具,论者欲令与作酒者同罚。雍从先主游观,见一男子行於道,谓先主曰:"彼欲淫,何以不缚?"先主曰:"卿何以知之?"对曰:"彼有其具,与欲酿者同。"先主大笑而原欲酿者。

  《晋书》曰:王戎尝如阮籍饮,时兖州刺史刘昶字公荣在坐。籍以酒少,酌不及昶,昶无恨色。戎异之,他日问籍曰:"彼何如人?"答曰:"胜公荣,不可不与饮;若减公荣,则不敢不共饮。惟公荣,可不与饮。"

  又曰:山涛饮酒至八斗方醉。帝欲试之,以酒八斗饮之,密益其酒,涛极本量而止。

  又曰:陆抗与羊祜推侨札之好。抗尝遗祜酒,祜饮之不疑;抗有疾,祜馈之药,抗亦推心服之。于时以为华元、子反复见於今。

  又曰:阮孚为散骑常待,以金貂换酒,为有司所弹。

  又曰:谢弈为桓温司马,谓之方外司马。因以酒逼温走入南康王门避之,主曰:"君无狂司马,何由得相见?"弈遂引温一兵卒於厅事共饮,曰:"失一老兵,得一老兵,亦何所怪?"

  又曰:陆纳,字祖言,为吴兴太守。将之郡,先至姑熟辞桓温。因问温曰:"公致酒可饮几升?食肉多少?"温曰:"年大来,饮三升便醉,白肉不过十脔。卿复云何?"曰:"素不能饮,正可二升。肉亦不足言。"后伺温闲,曰:"外有微礼,方守远郡,欲与公一醉,以展下情。"温欣然纳之。时王坦之、刁协在座,及受礼,惟有酒一斗,鹿肉一拌,座客警愕,纳徐曰:"明公近云饮酒三升,纳正可二升,今有一斗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