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太平御览》是宋代一部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汉民族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

  《太平御览》它采以群书类集之,共分55部、550门而编为千卷,故名《太平总类》。宋太宗赵炅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

  《太平御览》四部书中,《太平御览》编得最早。它是一部综合性类书,门类繁多,征引赅博,在类书中堪称“空前”,被视为“类书之冠”,这是很有道理的。《太平御览》(下简称《御览》)的编纂时间,据王应麟《玉海》引《太宗实录》记载:从太平兴国二年(977)下诏开修,到太平兴国八年(984)完成,共用了七年时间。初名《太平总类》,太宗赵光义为夸示自己好学,曾说:“此书千卷,朕欲一年读遍。”因而命人日进三卷,备“乙夜之览”, 才诏改今名。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太平御览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八百四十九饮食部七

国学作者:宋·李昉等   国学书目:太平御览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食下

  《鬻子》曰:禹尝据一馈而七起,日中不暇饱食,曰:"吾不畏士留道路,吾恐其留吾门庭,四海民不至也。"

  《晏子》曰:晏子相景公,食脱粟之饭,炙三弋,五卵菜耳。公曰:"嘻!夫子家如此甚贫乎?而寡人之罪。"对曰:"脱粟之食饱,士之一足也;炙三弋,士之二足也;菜五卵,士之三足也。婴无倍人之行,而有三士之食,君之赐厚矣!婴之家不贫。"再拜而辞。

  又曰:晏子相齐,三年政平民悦。中食而肉不足,景公曰:"封晏子以都。"晏子辞不受。

  又曰:寡妇树兰,生而不芳;继子得食,肥而不泽。

  《墨子》曰:圣王制饮食,足以充虚继气,强股肱,使耳目聪明,不极五味之调、芬香之和,不致远国珍怪异物。

  又曰:不可衣短褐,不可食糟糠。饮食不美,面目颜色不足视也;衣服不美,身体从容不足观也。是以食必粱肉,衣必文绣。

  《庄子》曰:巧者劳而智者忧,无能而无所求,饮食而邀游,泛若不系之舟。

  又曰:秋禽之肥,易牙和之,非不美也;彭祖以为伤寿,故不食之。

  又曰:廉者不食不义之食,不啖不义之水。

  又曰:孔子病,子贡出卜。孔子曰:"汝待也。吾坐席不敢先,居处若齐,食饮若祭,吾卜之久矣。"

  《慎子》曰:小人食於力,君子食於道。

  又曰:饮过度者生水,食过度者生贪。

  《燕丹子》曰:太子常与荆轲同案而食,同床而寝。

  《公孙尼子》曰:食甘者益於肉,而骨不利也。

  又曰:太古之人饮露,食草木实。圣人为火食,号"燧人",饮食以通血气。

  《阙子》曰:义渠之人,烹鼋鳖不熟,臊秽腥臭,中国之民,虽饥饿三日不启口,至死弗食也。吴章、庄吉受而和之,病人食之,为之轻体;万乘饮之,为之解怒。故鼋鳖至腥臊,不可加,然而病人为之轻体,万乘为之解怒,何也?吴章、庄吉之调存也。

  《韩子》曰:尧之王天下也,粝粢之食,藜藿之羹。虽监门之养,不厌於此矣。

  又曰:吴起出,遇故人而止之食。故人有他故,期反而食,至暮不来。起不食而待之,明日使人求得,乃与之食。

  又曰:孙叔敖相楚,粝饭菜羹,枯鱼之膳。

  又曰:管仲束缚,自鲁之齐,路饥而泣。过绮邑,乞食,封人跪餐之,因窃谓仲曰:"若用齐,将何报我?"曰:"如子之言,我且贤之用,能之使,劳之伦我何报子?"封人怨之。

  又曰:季孙相鲁,子路为都令。鲁以五月起众为长沟。当此时,子路以其私秩粟为浆饮,要沟者於五衢而餐之。孔子闻之,使子贡往,覆其饮,击毁其器,曰:"鲁君有民,子奚为乃餐之?"子路怒,攘肱而入,请曰:"夫子疾由之为仁义乎?所学於夫子者,仁义也。仁义者,与天下共而同其利者也。今以由之秩粟而餐民,其不可何也?"孔子曰:"由之野也!吾以女知之,女徒未及也!女故如是之不知礼也?女之餐之,为爱之也?夫礼,天子爱天下,诸侯爱境内,大夫爱官职,士爱其家。过其所爱曰侵。今鲁君有民,而子擅爱之,是子侵也,不亦诬乎?"言未毕,而季孙使者至,让曰:"肥也起民而使之,先生令弟子从役,止而餐之,将夺肥民耶?"孔子驾而去鲁。

  又曰:凡人上不属天,下而不着地,以筋骨为根本,不食则不能活,是以不免於欲利之心。欲利之心不除,其身之忧也。故圣人衣可犯寒,食足以充虚,则不忧矣。

  又曰:婴儿共戏,以尘为饭,以涂为黍,以木为胾。薄暮,必资饷食者,尘不可食也。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