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太平御览》是宋代一部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汉民族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

  《太平御览》它采以群书类集之,共分55部、550门而编为千卷,故名《太平总类》。宋太宗赵炅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

  《太平御览》四部书中,《太平御览》编得最早。它是一部综合性类书,门类繁多,征引赅博,在类书中堪称“空前”,被视为“类书之冠”,这是很有道理的。《太平御览》(下简称《御览》)的编纂时间,据王应麟《玉海》引《太宗实录》记载:从太平兴国二年(977)下诏开修,到太平兴国八年(984)完成,共用了七年时间。初名《太平总类》,太宗赵光义为夸示自己好学,曾说:“此书千卷,朕欲一年读遍。”因而命人日进三卷,备“乙夜之览”, 才诏改今名。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太平御览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九百四十八虫豸部五

国学作者:宋·李昉等   国学书目:太平御览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蜘蛛

  焦赣《易林·未济之蛊》曰:蜘蛛作网,以司行旅;青蝇嚵啖,以求膏腴。

  又《纠戤遁》曰:蜘蛛南北,巡行网罟。杜季利兵,伤我心膂。

  《毛诗·豳·七月·东山》曰:蟏蛸在户。(蟏蛸,长踦也。)

  《诗义疏》曰:一名长脚。荆州河内谓之喜子,云此虫来着,当有亲客至。亦如蜘蛛,为网罗居之。

  《诗义问》曰:蟏蛸,长足蜘蛛也。

  刘芳《毛诗义筌》曰:蟏蛸,长,音崎岖之崎。小蜘蛛长脚者,俗呼为喜子。

  《尔雅》曰:次蠹,(音秋)。蜘蛛。蜘蛛,蛛蝥。(音矛。)土蜘蛛,(在地中布网。)草蜘蛛。(络幕草间。)蟏蛸,长踦。"(音崎。小蜘蛛长脚者,俗呼为喜子。)

  张揖《广雅》曰:鼄蝥,罔工,蠾,毒蜍也。

  《魏志》曰:馆陶令诸葛原迁新兴太守,管辂往祖饯之,宾客并会。原自起,取燕卵、蜂巢、蜘蛛着器中,使射复。卦成,辂曰:"第三物觳觫长足,吐丝成罗,寻网求食,利在昏夜,此蜘蛛也。"举坐惊喜。

  《抱朴子》曰:太昊师蜘蛛而结网。

  又曰:或以赤班蜘蛛及七种水鸟,以合冯夷水仙丸服之,亦可以居死晷。又以途足下,则可以步行水上也。

  《符子》曰:晋公子重耳奔齐,与五臣而游乎大泽掷晷。见蜘蛛布其网,曳其网而执豸以食之。公子重耳观之,顾谓其臣咎犯曰:"杆虫也,智植怠者矣,而犹役其智,曳其网而执豸以食之。况乎人之有智,而不能廓垂天之网,布络地之网,以供方丈之御,是曾不如蜘蛛掷昵,孰可谓之人乎?"咎犯曰:"公子慎勿言也,终行之,则有邦有嗣矣。"

  《金楼子》曰:衬搡龚舍,初随楚王朝宿未央宫,见蜘蛛焉。有赤蜘蛛大如栗,四面萦罗网,有虫触之而罥者,退而不能得出焉。舍乃叹曰:"吾生亦如是耳。仕宦者,人之网罗也,岂可淹岁?"於是挂冠而退。时人笑之,谓舍为蜘蛛之隐。

  扬雄《方言》曰:蜘蛛,朱蝥也。自关而西秦晋之间谓之蛛蝥,(匠箔东呼蝃蝥,音掇。)自关而东赵魏之郊之谓掷戛蛛,或谓之蠋蝓。(烛臾两音。)嘱蝓者,朱儒语之转。北燕朝鲜洌死戤间谓之毒蛇。(齐人又呼为杜公,亦言网公,音毒。)

  束晳《发蒙记》曰:蝇生积灰,蜂出蜘蛛,腐木为萤火,蛴螬出朽刍。

  皇甫谧《帝王世纪》曰:汤出,见罗者。汤下车,命解其三面而置其一面,更教之祝曰:"昔蛛蝥作网,今人学结。欲左者左,欲右者右,欲高者高,欲下者下;吾取其犯命者。"

  郭璞《洞林》曰:流移道路,诸人并欲令郭璞射复,人人自持五月五日蜘蛛诸。物悉验,遂不复射。

  《淮南万毕术》曰:蜘蛛途布而雨自晞。取蜘蛛置瓮中,食以膏,百日,煞以途布,而雨不能濡也。

  又曰:取蜘蛛与水狗及猪肪置瓮中,密以新缣,仍悬室。后百日视之,蜘蛛肥,杀之,以途足,涉水不没矣。又一法:取蜘蛛二七枚内瓮中,合肪百日,以途足,得行水上,故曰:"蜘蛛途足,不用桥梁。"

  王充《论衡》曰:观夫蜘蛛之丝,以网飞虫也,人之用诈安过之?

  郭义恭《广志》曰:草蜘蛛在草上,色青;土蜘蛛在地上,春行草间,索索履地。

  《西京杂记》曰:樊哙问陆贾曰:"古帝王人君皆云受命於天,云有瑞应。岂然乎?"贾曰:"有之,夫目瞤得酒食,火花得钱财。乾鹊噪,行人至;蜘蛛集,百事喜。小故犹徵,大亦宜然。故目瞤则咒之,乾鹊噪则喂之,蜘蛛集则放之。况天下之大宝,人君重位,非天命何以得之?"

  刘敬叔《异苑》曰:陈郡殷家养子名琅,与一婢结好。经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