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十三帝王部都邑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帝王部·都邑

  《周礼》曰:惟王建国辨方正位体国经野以为民极春秋《传》曰:有宗庙先君之主曰:都巢穴已往栋宇未备顺民迁徙不常厥居伏羲而下可得而纪或基乎!始兴就为之制或测景地中用安九鼎或相其形胜以从便利故王畿千里法日月之经天府四塞保河山之固提封万井旁流百川内则阙庭神丽宫室?飞仿太紫之圜方顺阴阳而开辟于以乡明布政悬法示人访道栖神登??有序繇是景灵翔集佳气郁葱善哉!ガ侯之言天子以四海为家非令壮丽无以重威者也。乃至通门十二经涂九轨顺流为沼造舟为梁厥初经营咸存轨制诗不云:乎!京邑翼翼四方是则于以见化民成俗里仁处义维桑维梓鸡犬相闻熙熙之众咸跻寿域者矣。且夫端拱清穆王者之大德乐生怀土庶物之常情故商民屡迁民用胥怨自耿至亳弗堪其劳班固所以赋两都者盖明安土重迁之深旨也。

  伏羲氏居太昊之墟(今陈州是)。

  神农氏初都陈後徙于鲁。

  黄帝受国号有熊居轩辕之丘(在穷山之际西射之南)邑于涿鹿之阿迁徙往来无常处以师兵为营卫(又曰:上谷涿鹿黄帝所都)。

  少昊邑于穷桑(在鲁城北)後徙曲阜(今鲁城中)。

  颛顼都帝丘(今东都濮阳是)。

  帝喾高辛氏都亳(今河南偃师是)。

  尧为唐侯都中山後徙河东平阳(在平河之阳)。

  舜都蒲坂或言平阳或言潘(潘上谷也。)或言居汉中郡西城西北妫墟。

  夏禹初受封阳翟(今许州县)後都平阳或在安邑或在晋阳。

  殷始祖契兴於唐虞大禹之际功业著于百姓其孙相土封于商(今上谷商邑)自契至汤八迁始居南亳(梁国谷熟即梁都也。)从先王居(契父帝喾都亳汤自商丘迁焉。故曰:从先王居)。

  太甲尝居邺(今相州县)。

  仲丁迁嚣(太戊子去亳嚣音敖地名)作仲丁(陈迁都之义)。

  ?甲居相(仲丁弟相地名在河北)作河?甲。

  祖乙圯于耿(?甲子乙自相迁於耿河水所毁曰:圯)作祖乙(仲丁河?甲祖乙三篇皆亡书)。

  盘庚时殷巳都河北盘庚渡河南复居成汤之故居乃五迁无定处民咨胥怨(胥相也。民不欲徙乃咨嗟忧愁相与怨上)作盘庚三篇。

  武乙立殷复去亳徙河北。

  纣都河内朝歌。

  周始祖后稷尧时封於邰(音台地名在扶风)子不?失其官而[B12H]戎狄之间至不?孙公刘之子庆节始归於豳(新平漆县之东北有豳县)後十世古公?父避狄人之攻遂去豳渡漆沮逾梁山止於岐山(山在扶风美阳西北其南有周原邑於周地故始改国曰:周)豳人随之古公乃营筑城郭室屋而邑别居之文王自岐山徙都丰(一曰文王居陈徙都丰。又曰:美阳中水乡文王所居)作灵台灵囿灵沼(神之精明者曰:灵四方而高者曰:台言文王化行似神之精明故以名焉)。

  武王迁镐(长安丰亭有镐池《诗》曰:考卜维王宅是镐京维龟正之武王成之)既伐商至于周自夜不寐周公旦即王所曰:曷为不寐王曰:告女维天不飨殷自发未生於今六十年麋鹿在牧(又云:夷羊在牧夷羊怪物也。)蜚鸿满野天不享殷乃今有成维天建殷其登名民三百六十夫不显亦不宾灭(一云:不顾夫亦不宾夫灭。又一云:不顾亦不恤也。)以至今我未定天保何暇寐王曰:定天保依天室悉求夫恶贬从殷王受日夜劳来定我西土我惟显服及德方明自雒?延于伊?居易毋固其有夏之居(夏居河南初在阳城後居阳翟)我南望三途北望岳鄙顾詹有河(《周书》度邑曰:武王问太公曰:吾将因有夏之居也。南望过于三途北詹望於清河)粤詹雒伊毋远天室营周居于雒邑而後去。

  成王使召公相宅作召诰(召公以成王新即政因相宅以作诰)曰:惟二月既望(周公摄政七年二月十五日日月相望因纪之)越六日乙未王朝步自周则至于丰(於已後望六月二十一日成王朝行从镐京则至于丰以迁都之事告文王庙告文王则告武王可知以祖见考)惟太保先周公相宅(太保召公也。召公於周公前相视雒居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