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四十五帝王部谋略权略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帝王部·谋略

  夫王者龙兴大人虎变莫不乘期运而起膺命历之数繇是三神眷命百姓与能然後履至尊而制六合发大号而奉帝统者焉。若乃经纶草?末之际艰难开创之始维御群品驱攘?鬼类决机帷幄之内矢谋俄顷之间密不容?迅如发矢斯固奇略独运宏谟绝出制胜以无失斗智而迈伦者哉!。若乃端委南面总制万几举无失策识参寰表开物成务而卒以戡济繇中制外而臻乎!底定斯皆禀英睿之姿包远大之度而能扬茂烈於当世飞淑声於无穷者也。

  汉高祖十年九月代相国陈?反帝曰:?尝为吾使甚有信代地吾所急故封?为列侯以相国守代今乃与王黄等劫掠代地吏民非有罪也。能去?黄来归者皆舍之帝自东至邯郸帝喜曰:?不南据邯郸而沮漳水吾知其亡能为矣。赵相周昌奏常山二十五城亡其二十城请诛守尉帝曰:守尉反乎!对曰:不帝曰:是力不足亡罪上令周昌选赵壮士可将者白见四人帝?骂曰:竖子能为将乎!四人惭伏地帝封各千户以为将左右谏曰:从入蜀汉伐楚赏末遍行今封此何功帝曰:非汝所知陈?反赵代地皆?有吾以羽檄徵天下兵未有至者今计独邯郸中兵耳吾何爱四千户不以慰赵子弟皆曰:善。又闻?将皆故贾人帝曰:吾知与之矣。乃多以金购?将?将多降。

  後汉光武为更始大司马徇河北先是更始遣尚书令谢躬率六将军攻王郎不能下会光武至共定邯郸而躬裨将虏掠不相承禀光武深忌之虽俱在邯郸遂分城而处然每有以慰安之躬勤於职事光武常称曰:谢尚书真吏也。故不自疑躬既而率其兵数万还屯於邺时光武南击青犊谓躬曰:我追贼於射犬必破之尤来在山阳者势必当惊走。若以君威力击此散虏必成禽也。躬曰:善及青犊破而尤来果北走隆虑山躬乃留大将军刘庆魏郡太守陈康守邺自率诸将军击之穷寇死战其锋不可当躬遂大败死者数千人光武因躬在外乃使吴汉与岑彭袭其城汉先令辨士说陈康康然之,於是康收刘庆及躬妻子开门纳汉等及躬从隆虑归邺不知康已反之乃与数百骑轻入城汉伏兵收之手击杀躬其众悉降(续《汉书》曰:时岑彭已在城中将躬诣传舍驰白汉汉至躬在彭前伏汉曰:何故与儿语遂杀之)。

  更始遣李轶朱?有等守雒阳光武乃以冯异为孟津将军拒朱?有异乃遗李轶书深达意通书之後更不与异争锋异见其信效具以奏闻光武故宣露轶书令朱?有知之?有怒遂使人刺杀轶繇是城中乖离多有降者。

  建武十六年郡国大姓及兵长群盗处处并起攻劫所在害杀长吏郡县追讨到则解散去复屯结青徐幽冀四州尤甚遣使者下郡国听群盗自相纠擿五人共斩一人者除其罪吏虽逗留回避故纵者皆勿问听以禽讨为效其牧守令长坐界内盗贼而不收捕者。又以畏忄耍捐城委守者皆不以为负但取获贼多少为殿最唯蔽匿者乃罪之,於是更相追捕贼并解散徙其魁帅於它郡赋田受廪使安生业自是牛马放牧邑门不闭。

  魏太祖初为曹公西征马超韩遂韩遂请与公相见公与遂父同岁孝廉。又与遂同时侪辈,於是交马语移时不及军事但说京都旧故拊手欢笑既罢超等问遂公何言遂曰:无所言也。超等疑之他日公。又与遂书多所点窜如遂改定者超等愈疑遂公乃与克日会战先以轻兵挑之战良久乃纵虎骑夹击大破之斩成宜李堪等遂超等走凉州杨秋奔安定关中平诸将或问公曰:初贼守潼关渭北道缺不从河东击冯翊而反守潼关引日而後北渡何也。公曰:贼守潼关如吾入河东贼必引守诸津则西河未可渡吾故盛兵向潼关贼悉众南守西河之备虚故二将得擅取西河然後引军北渡贼不能与吾争西河者以有二将之军也。连车树栅为角道而南既为不可胜。且以示弱渡渭为坚垒虏至不出所以骄之也。故贼不为营垒而求割地吾顺言许之所以从其意使自安而不为备因畜士卒之力一旦击之所谓疾雷不及掩耳兵之变化固非一道也。

  晋武帝初为魏武主簿从讨张鲁言於魏武曰:刘备以诈力虏刘璋蜀人未附而远争江陵此机不可失也。今。若曜威汉中益州震动进兵临之势必瓦解因此之势易为功力圣人不能违时亦不失时矣。魏武曰:人苦无足既得陇右复欲得蜀言竟不从魏国既建迁军司马言於魏武曰:昔箕子陈谋以食为首今天下不耕者盖二十馀万非经国远筹也。虽戎甲未卷自宜。且耕。且守魏武纳之,於是务农积?国用丰赡时蜀将关侯围曹仁於樊于禁等七军皆没而仁围甚急是时汉帝都许昌魏武以为近贼欲徙河北帝谏曰:禁等为水所没非战之失於国家大计未有所损而便迁都示敌以弱。又淮沔之人大不安矣。孙权刘备外亲内疏关之得意权所不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