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一百四十二帝王部弭兵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帝王部·弭兵

  夫王者之兵本於禁暴圣人之武先乎!不杀用以拯溺岂云:耀威其出征也。慰时雨之望其成功也。思燎原之戒虽有忘战必危之论亦著佳兵不祥之说历观中古以迄後世或因疆理之甫定乘寇之方息以残民蠹财而为念将戢戈?弓之是图繇是?发明诏深惟远驭示不复用以爱养於群生悉罢以归俾转缘於农作以至厌於远略疲於出师谨守备以息攻战节经费而完物力使夫金革罔试而方夏以宁养老长玄不失其所斯之谓至德矣。

  周武王既克商乃偃武?文(倒载干戈包以虎皮示不用行礼射设庠序修文教)归马於华放牛於桃林之野示天下弗服(山南曰:阳桃林在华山东皆非长养牛马之地欲使自生自死示天不服乘礼记曰:武王克商济河而西车甲衅而藏之府库而弗复用倒载干戈包之以虎皮将帅之士使为诸侯名之曰:建?然後天下知武王不复用兵也。《史记》云:武王灭纣纵马华山之阳於牛於桃林之虚音墟偃干戈振兵释旅示天下不复用也。)。

  汉高祖五年十二月既平项羽五月兵皆罢归家帝下令曰:兵不得休八年万民与苦甚前或相聚保山泽不书名数(保守也。安也。守而安之以避难也。名数谓户籍也。)今天下已令各归其县复故爵田宅(复还也。)使之以法教训辨告勿笞辱(辩告者分别义理以晓谕之)。

  武帝征和四年封丞相田千秋为富民侯以明休息思富养民也。初帝通西域置校尉屯田渠犁是时军旅连出师行三十二年海内虚耗贰师将军李广利以军降匈奴帝既悔远征伐而搜粟都尉桑弘羊与丞相刺史奏言故轮台东捷枝渠犁皆故国地广饶水草有溉田五千顷以上处温和田美可益通沟渠种五?与中国同时熟其旁国少锥刀贵黄金采缯可以易?食宜给足不可乏(言以锥刀及黄金采缯与此旁国易?食可以给田哀不忧乏粮)臣愚以为可遣屯田卒诣故轮台以东置校尉三人分护各举图地形通利沟渠务使以时益种五?张掖酒泉(益多也。)遣骑假司马为斥堠属校尉事有便宜因骑置以闻(骑置即今之马也。)田一岁有积?募民壮徤有累重敢徙者诣田所(累重谓妻子家属也。)就畜积为本业益垦溉田稍筑亭连城而西以威西国辅乌孙为便臣谨遣徵事臣昌分部行边严敕太守都尉明烽火选士马谨斥堠蓄茭草愿陛下遣使使西国以安其意臣昧死请帝乃下诏深陈既往之悔曰:前有司奏欲益民赋二十助边用(二十者每口转增二十钱也。)是重困老弱孤独而今。又请遣卒田轮台西於车师千馀里前开陵侯击车师时(开陵侯匈奴界和王来降者)危须尉犁楼兰六国子弟在京师者皆先归发畜食迎汉军(畜谓马牛羊等也。)。又自发兵凡数万人王各自将兵围车师降其诸国兵便罢力不能复至道上食汉军(食读曰:饣卞)汉军破城食至多然士自载不足以竟师(虽各自载量而在道已尽至於归涂尚苦乏食不足不能终师旅之事也。)强者食尽畜产羸者道死数千人朕发酒泉驴橐驼负食出玉门迎军吏卒起张掖不甚远然尚厮留众(厮留言其前後虽厮不相连及也。厮音斯)曩者朕之不明以军侯弘上书言匈奴缚马前後足置城下驰言秦人我匈。若(谓中国人为秦人习故言也。匈与也。若汝也。乞音忾)马。又汉使者久留不还故兴师遣贰师将军(兴事而遣之)欲以为使者威重也。古者卿大夫与谋(与读曰:豫参以蓍龟不吉不行(谓公卿大夫谋事尚不专决犹亲问蓍龟)乃者以(驸)马书遍视丞相刺史二千石大夫郎为文学者(视读曰示为文学谓经书之人)乃西郡属国都尉成忠赵破奴等皆以虏自纟专其马不祥甚哉!,或以为欲以见强(见显示)夫不足者视人有馀(言其夸张也。视亦读曰示)易之卦得大过爻在九五(其繇曰:枯杨生华象曰:枯杨生何可久也。谓匈奴破不久也。)匈奴困败公车方士太史治星望气及太卜龟蓍皆以为吉匈奴必破时不可再得也。(今便利之时後不可再得)。又曰:北伐行将於?山必克诸将贰师取吉(上遣诸将而於卦中贰师最吉也。)故朕亲发贰师下?山诏之必毋深入今计谋卦兆皆缪(言不效也。缪妄也。)重合侯得虏候者言闻汉军当来匈奴使巫埋羊牛所出诸道及水上以诅军(於军所行之道及水埋牛羊)单于遗天子马裘常使巫祝之纟专马者诅军事也。又卜汉军一将不吉匈奴常言汉极大然不能饥渴(能音耐)失一狼走千羊乃者贰师败军士死略离散(言死及被虏略并自离散也。)悲痛常在朕心今请远田轮台欲起亭隧(队者依深险之处开通行道也。)是扰劳天下非所以优也。今朕不忍闻大鸿胪等。又议欲募囚徒送匈奴使者明封侯之赏以报忿五霸所弗能为也。(五霸尚耻不为况今大汉也。)。且匈奴得汉降者常提掖搜索问以所闻(搜索者恐其私赍文书也。)今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