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一百四十四帝王部弭灾第二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帝王部·弭灾第二

  唐高祖武德二年闰二月乙卯诏曰:酒醪之用表节制於忄?娱刍豢之滋致甘旨於丰术然而沈湎之辈绝业忘资惰窳之民骋嗜奔欲方今烽燧尚警兵革未宁年?不登市肆腾踊趣末者众浮冗尚多肴羞麴蘖重增其费救弊之术要在权宜关内诸州官民宜断屠酤。

  四年三月帝以旱故亲录囚徒俄而澍雨。

  太宗贞观元年七月关东河南陇右及缘边诸州霜害秋稼九月辛酉诏曰:虫霜为害风雨不时政道未康咎徵斯在朕祗奉明命抚育黔黎忧愍之至实切怀抱轻徭薄赋务本劝农必望民殷物阜家给人足而阴阳不和气候乖舛永言罪巳抚心多愧河北燕赵之际山西并潞所管及蒲虞之郊豳延以北或春逢亢旱秋遇霜氵?或蟊贼成灾严凝早降有致饥馑惭惕无忘特宜矜恤救其疾苦可令中书侍郎温彦博尚书右丞相魏徵治书侍御史孙伏伽检校中书舍人辛?等分往诸州驰驿检行其苗稼不熟之处使知损耗多少户口乏粮之家存问。若为支计必当细勘速以奏闻待使人还京量行赈济十月丁酉以岁饥减膳。

  三年四月丙午以旱甚避正殿六月诏曰:朕以眇身祗膺大宝?王公之上居亿兆之尊励志克己详求至治兢兢业业四载于兹矣。上不能使阴阳顺序风雨以时下不能使礼乐兴行家给人足而关辅之地连年不稔自春及夏亢阳为虐虽复洁诚祈祷靡爱斯牲膏雨愆应田畴废业斯乃上玄贻谴在予一人元元何辜罹此灾害朕是用食不甘味寝不安席瞻西郊而载惕仰?汉而疚心内顾诸已永怀前载既明不自见德不被物岂赏罚不衷任用失所将奢侈未革苞苴尚行者乎!文武百辟宜各上封事极言朕过勿有所隐是月遣开府仪同三司长孙无忌左仆射房玄龄工部尚书?纶刑部尚书韩仲良祈雨於名山大川。

  八年七月陇右山摧大蛇见山东河南淮海之地多大水帝以问秘书监虞世南曰:是何祥也。?何术可以禳之对曰:蛇见山泽盖深山大泽必有龙蛇亦不足怪也。山东足雨虽则其常阴惨过久恐有冤狱伏愿科省系囚,庶几或当天意。且妖不胜德唯修德可消变帝然之遣使者分道赈恤饿人申理狱讼多所原免。

  十月彗星见帝谓群臣曰:天见彗星是何妖也。秘书监虞世南对曰:昔齐景公时有彗星见公问《晏子》《晏子》对曰:公穿池沼畏不深起台榭畏不高行刑罚畏不重是以天见彗星为公诫景公惧而修德後十六日而星没臣闻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若政德不修麟凤数见终是无补但使百姓安乐朝无阙政虽有灾变何损于时然愿陛下勿以功高古人而自矜大勿以太平渐久而自骄怠慎终如始彗星未足为忧帝曰:吾之治国良无景公之过但吾才弱冠举义兵年二十四平天下未三十而居大位自谓三代以降拨乱之主莫臻於此重以薛举之骁雄宋金刚之鸷猛窦建德跨河北王世充据雒阳当此之时足为?敌而皆为我所擒及逢家难吾复决意安社稷遂登九五降服北夷吾颇有自矜之志以轻天下之士此吾之罪也。上天见变良为是乎!秦始皇平六国隋炀帝富四海既骄。且逸一朝而败吾亦何得自骄言念于此不觉惕焉惧矣。温彦博进曰:昔宋公一言彗星三徙陛下见变而惧灾其消乎!。

  十一年七月车驾巡雒阳诏以水灾诸司供进悉令减省凡在供役量事停废。

  十五年六月有星孛于太微宫帝既罢封禅于是避正寝减常馔申以祗诫星退乃复。

  十七年三月甲子以久旱诏曰:去冬之间雪无盈尺今春之内雨不及时载想田畴恐乖丰稔农为政本食乃人天百姓嗷然万箱何冀昔颓城之妇陨霜之臣至诚所通感应天地今州县狱讼常有冤滞者是以上天降鉴延及兆庶宜令覆囚使至州县科简刑狱以申枉屈务从宽宥以布朕怀庶使桑林自责不独美於殷汤齐郡表坟岂自高於汉代。

  六月癸巳以旱不视朝乙巳谓侍臣曰:殷汤周宣求雨恳祷昔闻其语今见其心比望?蒸雨浓重於金膏玉液。又诏曰:朕以寡德祗膺宝命而政惭稽古诚阙动天和气愆于阴阳亢旱涉於春夏靡爱斯牲莫降?雨之泽详思厥咎在予一人今避兹正殿以自克责尚食常膳亦宜量减京官五品已上各进封事极言无隐朕将亲览以答天谴。

  高宗永徽五年正月以时旱手诏京官文武九品已上及朝集使各进封事极言厥咎。

  显庆元年二月上封人奏称去岁粟麦不登百姓有食糟糠者帝命取所食物视之惊叹手诏曰:上封人所进食极恶情之忧灼中宵辄寐永言给足取愧良深夫国以人为本以食为天百姓不足君孰与足朕临御天下于今七年每留心庶绩轸虑农亩而政道未凝仁风犹缺致令九年无备四气有乖遂使去秋霖滞便即罄竭所以伫西郊而结念眷东作以劳怀岂下乏农夫上甘珍馔宜令所司常进之食三分减二群臣奏言伏见手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