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一百四十九帝王部辨谤舍过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帝王部·辨谤

  邪迳之败良田苍蝇之玷垂棘圣贤所共患也。乃有临宸极之重躬?哲之姿深居高视逖听虚受辨浸润之谮悟萋菲之谤烛其丹腑保其素履俾服谗?慝者无所施巧含忠履洁者有以自明孤直者不惮於回邪中正者靡畏於朋比大臣任重而无惧贤者尽节而不疑缉缉翩翩之道消平平荡荡之化洽盖虞舜之宽而有辨成汤之勇智文王之迪哲率繇是矣。

  汉昭帝即位霍光为大将军政事壹决於光光长女为左将军上官桀子安妻桀因帝姊鄂邑盖女後宫为婕妤数月立为皇后父安为骠骑将军封桑乐侯桀父子既尊盛而德长公主(怀其恩德也。)公主近幸河间丁外人桀安欲为外人求封以列侯尚公主光不许长主以是怨光桀父子并为将军皇后亲安女光乃其外祖而顾专制朝事(顾犹反也。)繇是与光争权燕王旦自以昭帝兄尝怀怨望及御史大夫桑弘羊建造酒榷盐铁为国兴利伐其功(伐矜也。)欲为子弟得官亦怨恨光,於是盖主上官桀安及弘羊皆与燕王旦通谋诈令人为燕王上书言光出都肄郎羽林道上称趋(都试也。肄习也。谓总关试习武备也。)大官先置(供饮食之具)。又苏武前使匈奴拘留二十年不降还?为典属国而大将军长史敞亡功为搜粟都尉(杨敞也。)。又擅调益莫府校尉(调选也。莫府大军府也。)光专权自恣疑有非常臣。且愿归符玺入宿卫察奸臣之变候伺光出沐日奏之桀欲从中下其事(下谓下有司也。)桑弘羊当与诸大夫共执退光书奏帝不肯下明旦光闻之止画室中不(雕画之室也。)帝问大将军安在左将军桀对曰:以燕王告其罪故不敢入有诏召大将军光入免顿首谢帝曰:将军冠(令复著冠也。)朕知是书诈也。将军亡罪光曰:陛下何以知之帝曰:将军之广明都郎属耳(之往也。广明亭名也。属耳近耳也。)调校尉以来未能十日燕王以得知之。且将军为非不须校尉(帝云:将军欲反不由一校尉)是时帝年十四尚书左右皆惊而书者果亡捕之甚急桀等惧曰:此小事不足遂(遂犹竟也。不须穷竟)帝不听後桀党愈有谮光者辄怒曰:大将军忠臣先帝所属以辅朕身敢有毁者坐之自是桀等不敢复言。

  元帝时夏寒日青无光弘恭石显及许史皆言周堪张猛等用事之咎诏左迁堪猛後三岁馀孝灾其晦日有食之,於是帝召诸前言日变在堪猛者责问皆稽首谢乃因下诏曰:河东太守堪先帝贤之命而傅朕资质淑茂道术通明议论正直秉心有常发愤悃忄?(悃忄?至诚也。)信有忧国之心以不能阿事尊贵孤特寡助抑厌遂退(谓不伸也。)率不克明往者众臣见异(异灾也。)不务自修深惟其故而反晻昧说天托咎此人(晻不明也。)朕不得已出而试之以彰其材堪出之後大变仍臻亦嘿然堪治未期属委也。年而三老官属有识之士咏颂其美使者过郡靡人不称此固足以彰先帝之知人而朕有以自明也。俗人乃造端作基非议诋欺或引幽隐非所宜明意疑以类欲以陷之朕亦不取也。朕迫於俗不得专心乃者天著大凶朕甚惧焉今堪年衰岁暮恐不得自信(信读曰伸)排於异人将安究之哉!(究竟也。明也。)其徵堪诣行在所拜为光大夫秩中二千石领尚书事猛复为太中大夫给事中。

  哀帝即位初傅氏在位者(傅太后之亲)与朱博为表里共毁谮丞相博山侯孔光既策免退闾里杜门自守(杜塞也。)而朱博代为丞相数月坐承傅太后指妄奏事自杀平当代为丞相数月薨王嘉复为丞相数谏争忤指旬岁间阅三相(阅由历也。)议者皆以为不及光帝繇是思之後因问日食事帝说赐光束帛拜为光禄大夫秩中二千石给事中次丞相及御史大夫贾延免光复为御史大夫二月为丞相复故国博山侯帝乃知光前免非其罪以过近臣毁短光者免傅嘉曰:前为侍中毁谮仁贤诬?大臣令俊艾者久失其位嘉倾覆巧伪挟奸以罔上崇党以蔽贤伤善以肆意诗不云:乎!谗人冈极交乱四国(小雅青蝇之诗)其免嘉为庶人归故郡。

  後汉章帝为太子时杨仁为北宫卫士令明帝厌代诸马贵盛各争欲入宫仁被甲持戟严勒门卫莫敢轻进者帝既立诸马共譛仁刻峻帝知其忠愈善之班超率疏勒康居于?拘弥兵攻姑墨石城破之超欲因此叵平诸国乃上疏请兵建初八年遣卫侯李邑护送乌孙使者赐大小昆弥以下锦帛李邑始到于?而值龟兹攻疏勒恐惧不敢前因上书陈西域之功不可成。又盛毁超拥爱妻抱爱子安乐外国无内顾心超闻之叹曰:身非曾参而有三至之谗恐见疑於当时矣。遂去其妻帝知超忠乃切责邑曰:纵超拥爱妻抱爱子思归之士三千馀人何能尽与超同心乎!令邑诣超受节度。

  顺帝时梁商为大将军商检御门族未尝以权盛干法叵犹遂也。而性慎弱无威断颇溺於内竖以小黄门曹节等用事於中遂遣子冀不疑与为交友然宦者忌商宠任反欲陷之永和四年中常侍张逵蘧政内者令石光尚方令傅福冗从仆射杜永连谋共譛商及中常侍曹腾孟贲云:欲徵诸土子图议废立请收商等案罪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