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一百七十一帝王部求旧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帝王部·求旧

  孔子曰:故旧不遗则民不偷盖以君子化民莫先敦本上行下效谓之德风王者居天下之尊崇政教之本欲民归厚孰不务乎!历视前世渊潜草昧之际有过从款狎之乡风?感会之辰有攀附飞升之佐逮临震极宁忘平生遂乃幸其地示留连长饮之恩怀其人极万户千锺之赐岂惟报德亦所推诚故典实多编次咸在。

  周文王燕朋友故旧作伐木之《诗》曰: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嘤嘤两鸟声也。)。

  汉高祖五年正月封丞相萧何为ガ侯(ガ属南阳)食邑八千户初何以文毋害为沛主吏掾。若言无比也。一云:无人能伤害之)高祖为布衣时数以吏事护高祖高祖为亭长尝佑之(佑助也。高祖以吏繇咸阳(繇役也。)吏皆送奉钱三何独以五至是复益何二千户曰:繇咸阳时送我独赢钱二也。(赢馀也。众人送皆三百何独五百故云:赢二也。)。

  九月封卢绾为燕王绾丰人与高祖同里绾亲与高祖太上皇相爱(亲父也。绾之父与高祖父太上皇相爱)及生男高祖绾同日生里中持羊酒贺两家及高祖绾壮学书。又相爱也。里中嘉两家亲相爱生子同日壮。又相爱复贺羊酒高祖为布衣时有吏事避宅绾常随上下(避宅谓不居其家潜匿东西)及高祖初起沛绾以客从汉为将军常侍中从东击项籍以太尉常从出入卧内衣被食饮赏赐群臣莫敢望虽萧曹等特以事见礼至其亲幸莫及绾者封为长安侯绾从击燕王臧荼皆破平时诸侯非刘氏而王者七人高祖欲王绾为群臣觖望(觖谓相阙也。望怨望也。)及虏臧荼乃下诏诏相列侯择群臣有功者以为燕王群臣知高祖欲王绾皆曰:太尉长安侯卢绾常从平定天下功最多可王高祖乃立绾为燕王诸侯得幸莫如燕王者。

  十二年十月封郎单右军为中牟侯始高祖微时有急给高祖马故得诸侯。

  是月帝过沛留置酒沛宫悉召故人父《老子》弟佐酒(助行酒)发沛中儿得百二十人教之歌酒酣帝击筑(筑形似瑟而细颈也。)自歌曰:大风起兮?飞杨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令儿皆和习之帝乃起舞忄亢慨伤怀泣数行下谓沛父兄曰:游子悲故乡吾虽都关中万岁之後吾魂魄犹思家沛。且朕自沛公以诛暴逆遂有天下其以沛为朕汤沐邑(凡言汤沐邑者谓以其赋税供汤沐之具也。)复其民世世无有沛父老诸母故人日乐饮极欢道旧故为笑乐十馀日帝欲去沛父兄固请帝曰:吾人众多父兄不能乃去沛中空县皆之邑西献(献牛酒也。之往也。皆往邑西竞有所献故县中空无)帝留止张三日沛父兄皆顿首曰:沛幸得复丰未得唯陛下哀矜帝曰:丰者吾所生长极不忘耳(极至也。至念之不忘也。)吾特以其为雍齿故反魏沛父兄固请之乃并复丰比沛。

  文帝三年五月幸甘泉因之高奴幸太原见故群臣皆赐之举功行赏诸民里赐牛酒复晋阳中都民三岁租人留游太原十馀日宣帝微时与杜陵陈遂有故相随博奕(博双陆奕围棋)数负进(进者会礼财也。谓博所赌也。)及即位用遂稍迁至太原太守乃赐遂玺《书》曰:制诏太原太守官尊禄厚可以偿进矣。妻君宁时在旁知状(君宁遂妻名也。云:妻知负博之状者著旧恩之深也。)遂,於是辞谢因在元平元年赦令前其见厚如此。

  元康元年诏为故掖庭令张贺置守冢三十家帝自处置其里居冢西斗鸡翁舍南帝少时所尝游处也。贺安世之兄初幸於卫太子太子败宾客皆诛安世为贺上书得下蚕室(谓腐刑也。凡养蚕者欲其温而早成故为密室蓄火以置之而新腐刑亦有中风之患须入密室乃得以全因呼为蚕室耳)後为掖庭令而宣帝以皇曾孙收养掖庭贺内伤太子无辜而曾孙孤幼以视养拊循恩甚密焉及曾孙壮大贺教书令受诗为娶许妃以家财聘之曾孙数有徵怪贺闻知为安世道之称其材美安世辄绝止以为少主在上不宜称述曾孙及宣帝即位而贺已死帝谓安世曰:掖庭令平生称我将军止之是也。帝追思贺恩欲封其家为恩德侯置守冢二百家(身死追封故云:封冢也。)贺有一子蚤死无子子安世小彭祖彭祖。又少与帝同席研书指欲封之先赐爵关内侯故安世深辞贺封。又求损守冢户数销减至三十户帝曰:吾自为掖庭令非为将军也。安世乃止不敢复言二年封御史大夫丙吉为博阳侯初武帝末巫蛊事起吉以故廷尉监徵(被诏至京师)诏治巫蛊郡邸狱时宣帝生数月以皇曾孙坐卫太子事系吉见而怜之。又心知太子无事实重哀曾孙无辜吉择谨厚女徒令保养曾孙置?燥处吉治巫蛊事连岁不决後元二年武帝疾往来长杨五柞宫望气者言长安狱中有天子气於上遣使者分条中都官诏狱系者亡轻重一切皆杀之内谒者令郭穰夜到郡邸狱吉闭门拒使者不纳曰:皇曾孙在他人亡辜死者犹不可况亲曾孙乎!相守至天明不得入穰还以闻因劾奏吉武帝亦寤曰:天使之也。因赦天下郡邸狱系者独赖吉得生恩及四海矣。曾孙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