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二百十四闰位部权略训兵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闰位部·权略

  夫济多难建大业以安反侧集事机盖有任夫权谋者焉故其智不足仲尼之所非以奇用兵老氏之攸述而况天保未定世故纠纷专扌处一方抗衡上国或经纶伊始战斗未宁或维御方物统制斯在乃有反乎!常道奋乎!英略理绝於侔揣事等於符契终能成经世之务申除恶之志应变之术良可称焉虽复舍正从谲受讥於春秋期於反经合道有济乎!当世易之见几而作传之好谋而成者皆是之谓矣。

  蜀先主初在吴时益州牧刘璋纲维颓弛周瑜甘宁并劝孙权取蜀权以咨先主先主内欲自规乃伪报曰:备与璋?为宗室冀凭英灵以辅汉朝今璋得罪左右备独悚惧非所敢闻愿加宽贷。若不获请备当放?归於山林後先主西图璋留关羽守权曰:猾虏乃敢挟诈(初魏太祖始征柳城先主说刘表使袭许表不从及太祖还表谓先主曰:不用君言故失此大会也。先主曰:今天下分裂日寻干戈事会之来,岂有终极乎!。若能应之於後者则此未足为恨也。)先主既得成都曹公自长安举众南征先主遥策之曰:曹虽来无能为也。我必有汉川矣。及曹公至先主敛众拒险终不交锋积月不拔亡者日多夏曹公果引军还先主遂有汉中。

  吴大帝初为吴侯汉建安十八年正月曹公出濡须作油船夜渡洲上权以水军围取得三千馀人其没溺者亦数千人权数挑战公坚守不出权乃自来乘轻船从濡须口入公军诸将皆以为是挑战者欲击之公曰:此必孙权欲身见吾军部伍耳敕军中皆严精弓弩不得妄发权行五六里回还作鼓吹公见舟船器仗军伍整肃喟然叹曰:生子当如孙仲谋刘景升儿子。若豚犬耳。

  二十四年刘备将关羽围樊襄阳偏将军全琮上疏陈羽可讨之计权时已与吕蒙阴议袭之恐事泄故寝琮表不答及擒羽权置酒公安顾谓琮曰:君前陈此孤虽不相答今日之捷抑亦君之功也,於是封阳华亭侯二十五年魏文帝受汉禅权闻魏受禅而刘备称帝乃呼问知星者已分野中星气何如遂有僭意而以位次尚少无以威众。又欲先卑而後倨之为卑则可以假宠後倨则必致讨然後可以怒众众怒然後可以自大故深绝蜀而专事魏魏封权为吴王群臣议以为宜称上将军九州伯不应受魏封权曰:九州伯於古未闻也。昔沛公亦受项羽拜汉王此盖时宜耳复何损耶遂受之。又魏欲遣侍中辛毗尚书桓楷往与盟誓并徵任子权辞让不受魏乃命曹休张辽臧霸出洞口曹仁出濡须曹真夏侯尚张?徐晃围南郡权遣吕范等督五军以舟军拒休等诸葛瑾潘璋杨粲救南郡朱桓以濡须督拒仁时杨越蛮夷多未平集内难未弭故权卑辞上书求自改厉。若罪在难除必不见置当奉还土地民人乞寄命交州以终馀年魏文帝报曰:君生於扰攘之际本有从横之志降身奉国以享兹祚自君策名以来贡献盈路讨备之功国朝仰成埋而掘之古人之所耻(国语云:狸埋之狸掘之是以无成功)朕之与君大义已定岂乐劳师远临江汉廊庙之议王者所不得专三公上君过失皆有本末朕以不明虽以曾母投杼之疑犹冀言者不信以为国福故先遣使者犒劳。又遣尚书侍中践修前言以定任子君遂设辞不欲使进议者怪之。又前都尉浩周劝君遣子乃实朝臣交谋以此卜君君果有辞外引隗嚣遣子不终内喻窦融守忠而已世殊时异人各有心浩周之还口陈指麾益令议者发明众嫌终始之本无所据杖故遂俛仰从群臣议今省上事款诚深至心用慨然凄怆动容即日下诏敕诸君但深沟高垒不得妄进。若君必效忠节以解疑议登身朝到夕召兵还此言之诚有如大江(魏略曰:浩周字孔异上党人建安中仕为萧令至徐州刺史後领护于禁军军没为关羽所得权袭羽并得周甚礼之及文帝即王位权乃遣周为笺魏王曰:昔讨关羽获于将军即白先王当发遣之此乃奉款之心不言而发先王未深留意而谓权中间复有异图愚情??用未果决遂值先王委离国祚殿下承统下情始通公私契阔未获备举是令本誓未即昭显梁?传命委曲周至深知殿下以为意望权之赤心不敢有他愿垂明恕保权所执谨遣浩周东里衮至情至实皆周等所具。又曰:权本性空薄文武不昭昔承父兄成军之绪得为先王所见奖饰遂因国思绥抚东土而中间寡虑庶事不明畏威忘德所取重戾先王恩仁不忍遐弃既释其宿罪。且开明信虽致命虏庭枭获关羽功效浅薄未报万一事业未究先王即世陛下践祚威仁流迈私怀情愿未蒙照察梁寓来到具知陛下不遂疏远必欲抚录追本先绪权之得此欣然踊跃心开目明不胜其庆权世受宠遇分义深笃今日之事永执一心惟察??重垂含覆。又曰:先王以权推诚已验军当引还故除合肥之守著南北之信令权长驱不复後顾近得守将周秦全琮等白事过月六日有马步七百径到横江。又笃将马和复将四百人进到居巢琮等闻有兵马渡江视之为兵马所击临时交锋大相杀伤卒得此间情用恐惧权实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