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二百二十六僭伪部知人宽恕恩宿戒惧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僭伪部·知人

  《传》曰:人不易知《书》曰:知人则哲是知非精鉴深识度越群萃者安能善其人伦哉!昔晋室衰圯中原俶扰群雄开[C260]盗窃位号乃有观貌察言视表知里揣摩。

  其器能探颐於度量淑慝斯辨用舍惟允斯亦臻赏识之奥得旌别之旨者焉。

  前赵刘元海族子曜聪惠有奇度年捌岁从元海猎於西山遇雨止树下迅雷震树旁人莫不颠仆曜神色自。若元海异之曰:吾家千里驹也。从兄为不亡矣。刘聪族弟曜字永明尝轻吴邓而自比乐毅萧曹时人莫之许也。惟聪每曰:永明世祖魏武之流何数公足道哉!。

  後赵石季龙灭辽西得公卿人士多杀之其见擢用终至大官者唯有河东裴宪渤海石璞荥阳郑系颍川荀绰北地传畅刘郡崔悦卢谌等十馀人而已。

  前燕慕容?尝言吾积福累仁子孙当有中原既而生孙隽?曰:此儿骨相不常吾家得之矣。

  慕容?即王位时阳骛字士秋少清素好学器识宏远起家为平州别驾屡献守时强国之术事多纳用慕容?甚奇之?迁为左长史东西征伐参谋帷幄?临终谓隽曰:阳士秋忠?贞固可付?大事汝善待之慕容隽之将图中原也。骛制胜之功并于慕容恪。又?第五子垂少岐嶷有器度身长七尺七寸手垂过膝?甚宠之尝目而谓诸弟曰:此儿阔达好奇终能破人之家或能成人家故名霸字道业恩遇逾于世子隽故隽不能平之。

  前秦符洪其孙坚年七岁洪每曰:此儿姿貌俊伟质性过人非常人相也。

  符坚以符重镇雒阳以吕光为长史及重谋反坚闻之曰:吕光忠孝方正必不同也。驰使命光槛重送之。

  後秦姚弋仲初为石?右丞相祗与冉闵相攻弋仲遣其子襄救?戒襄曰:汝才十倍於闵。若不枭擒不须复见我也。襄击闵於尝卢泽大破之而归弋仲怒襄之不擒闵也。杖之一百。

  姚兴时以杨佛嵩都督岭北讨虏诸军事安远将军雍州刺史率岭北见兵以讨赫连勃勃佛嵩发数日兴谓群臣曰:佛嵩骁猛果锐每临敌对寇不可制抑吾尝节之配兵不过五千今众旅既多遇贼必败今去已远追之无及吾深忧之其下咸以为不然佛嵩果为勃勃所执绝吭而死。

  後蜀李流素重兄子雄有长者之德每云:兴吾家者必此人矣。敕诸子尊奉之流疾笃谓诸将曰:骁骑高明仁爱识断多奇固足以济大事然前军英武殆天所相可共受事於前军以为成都王。

  後燕慕容盛垂之庶孙盛之僭位征高句骊契丹慕容熙从征皆勇冠诸将盛曰:叔父雄果英壮有世祖之风但弘略不如耳。

  ◎僭伪部·宽恕

  仲尼有言曰:为君者宽裕以容其民。又曰:宽以得众恕以利物斯居上之道也。若乃跨扌处山河盗窃名器征伐自出礼乐自用亦能恢其大体成其众务至有覆败师旅抵触忌讳或引已而自责或开心而容受至於奔亡越境则归其妻孥过恶虽彰而复其位遇故人必为用下无猜心夫所以能致於成功亦克永世者良为此也。

  前凉张骏为凉州牧遣武威太守窦涛等东会韩璞等攻讨刘曜所陷秦州诸郡曜将刘裔来距璞军粮竭遣武兴太守辛岩督运於金城刘裔率骑三千袭岩于沃子岭败之璞军遂溃死者二万馀人面纟专归罪骏曰:孤之罪也。将军何辱皆赦之西域长史李柏请击叛将赵贞为贞所败议者以柏造谋致败请诛之骏曰:吾每以汉世宗之杀王恢不如秦穆之赦孟明竟以减死论群心咸悦。

  後赵石勒初僭称赵王宫殿及诸门始就制法令甚严讳胡尤峻有醉胡乘马突入止车门勒大怒谓宫门小执法冯翥曰:夫人君为令尚望威行天下况宫阙之间乎!向驰马入门为是何人而勿弹白邪翥惶惧忘讳对曰:向有醉胡乘马驰入甚呵御之而不可与语勒笑曰:胡人正自难与言恕而不罪勒以参军樊坦清贫擢授章武内史既而入辞勒见坦衣冠敝坏大惊曰:樊参军何贫之甚也。坦性诚朴率然而对曰:顷遭羯贼无道资财荡尽勒笑曰:羯贼乃尔暴掠邪今当相偿耳坦大惧叩头泣谢勒曰:孤律自防俗士不关卿辈老书生也。

  前秦符坚僭称天王慕容垂初为慕容隽所封吴王与世子全奔於坚,坚相王猛伐雒引全为参军猛乃令人诡傅垂语於全曰:吾已东还汝可为计全信之乃奔晖猛表全叛状垂惧而东奔及蓝田为追骑所获坚立引见东堂慰勉之曰:卿家国失和委身投朕贤子志不忘本犹怀首丘书不云:乎!父子无相及也。卿何为过惧而狼狈。若斯也,於是复垂爵位待如初坚兄法子东海公阳与王猛子散骑侍郎皮谋反事泄坚问反状阳曰:礼云:父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