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二百二十七僭伪部谋略倚任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僭伪部·谋略

  夫巨猾乘时偷安天位虽目下裁物终底於阽危而临事制机多擅於权谲合奇正於樽俎料虚实於帷幄吻如神契?出人表惜乎!志逾其量任过於力福不盈?皆祸重於地借使识宝命之有数知神器之难移而能戮力勤王奋庸熙载忠略兼茂功名并劭则可谓知终以存义可久以立德与夫僭窃苟得祸移宗族者异矣。噫叔皮之论王命士衡之赋豪士者盖谓此也。

  前凉张茂为凉州牧雅有志节能断大事凉州大姓贾摹?之妻弟也。势倾西土先是谣曰:手莫头图凉州茂以为信诱而杀之,於是豪右屏迹威行凉域。

  前赵刘曜僭即帝位既破陇右贼陈安时刘曜与凉州刺史张茂相持於河上曜自陇长驱至西河戍卒二十八万五千临河列营百馀里中钟鼓之声沸河动地自古军旅之盛未有斯比茂临河诸戍皆望风奔退扬声欲百道俱渡直至姑臧凉州大怖人无固志诸将咸欲速济曜曰:吾军旅虽盛不逾魏武之东也。畏威而来者三有二焉中军宿卫已皆疲老不可用也。张氏以吾新平陈安师徒殷盛以形声言之非彼五郡之众所能抗也。必怖而归命受制称藩吾复何求卿等试观之不出中旬张茂之表不至者吾为负卿矣。茂惧果遣使称藩(馀具僭伪事大门)。

  後赵石勒初为刘聪冀州牧既攻取邺三台以从子季龙为魏郡太守镇邺三台时幽州王浚署置百官奢纵氵?虐勒有吞并之意欲先遣使以观察之议者佥曰:宜如羊?陆抗书相闻时长史张宾有疾勒就而谋之宾曰:王浚假三部之力称制南面虽曰:晋藩实怀僭逆之志必思协英雄图济事业将军威声震于海内去就为存亡所在为轻重浚之欲将军犹楚之招韩信也。今权谲遣使无诚款之形脱生猜疑图之兆露後虽奇略无所设也。夫立大事者必先为之卑当称藩推奉尚恐未信羊陆之事臣未见其可勒曰:右侯之计是也。乃遣其舍人王子春董肇等多赍珍宝奉表推崇浚为天子曰:勒本小胡出自戎裔值晋纲弛御海内饥乱流离屯厄窜命冀州共相帅合以救性命今晋祚沦夷远播吴会中原无主苍生无系伏惟明公殿下州乡贵望四海所宗为帝王者非公复谁勒所以捐躯命兴义兵诛暴乱者正为明公驱除耳伏愿陛下应天顺时践登皇祚勒奉戴明公如天地父母公当察勒微心慈盼如子也。亦遗枣?书而厚赂之浚谓子春等曰:石公一时英武据赵旧都成鼎峙之势何为称藩于孤其可信乎!子春对曰:石将军英才俊拔士马雄盛实如圣旨仰惟明公州乡贵望累叶重光出镇藩岳威声播于八表固以胡越钦风戎夷歌德岂惟区区小府而敢不敛袂神阙者乎!昔陈婴岂其鄙王而不王韩信薄帝而不帝者哉!但以知帝王不可以智力争故也。石将军之拟明公犹阴精之比太阳江河之比洪海尔项籍子阳覆车不远是石将军之明鉴明公何怪乎!。且自古胡人而为名臣者实有之帝王则未之有也。石将军非所以恶帝王而让明公也。顾取之不为天人之所许耳愿公勿疑浚大悦封子春等为列侯遣使报勒答以方物浚司马游统时镇范阳阴叛浚驰使降于勒勒斩其使送于浚以表诚实浚虽不罪统弥信勒之忠诚无复疑矣。子春等与王浚使至勒命匿劲卒精甲虚府羸师以示之北面拜使而受浚书浚遗勒麈尾勒伪不敢执悬之于壁朝夕拜之云:我不得见王公见王公所赐如见公也。复遣董肇奉表于浚期亲诣幽州奉上尊号亦修笺于枣?乞并州牧广平公以见必信之诚者也,於是轻骑袭幽州浚将佐咸请出击勒浚怒曰:石公来正欲奉戴我也。敢言击者斩乃命设飨以待之,於是勒晨至蓟叱门者开门疑有伏先驱牛羊数千头声言上礼实欲填诸街巷使兵不得发浚乃或坐或起勒升其厅事命甲士执浚驿送襄国市斩之。

  前燕慕容?初为鲜卑都督晋惠帝太安初宇文莫圭遣弟屈?寇边城?别帅大素延攻掠诸部?亲击败之素延怒率众十万围棘城众咸惧人无距志?曰:素延虽犬羊蚁聚然军无法制已在吾计中矣。诸君但为力战无所忧也。乃躬贯甲胄驰出击之素延大败追奔百里俘斩万馀人怀帝永嘉初?自称鲜卑大单于时平州刺史东夷校尉崔毖自以为南州士望意存怀集而流亡者莫有赴之毖意?拘留乃阴结高句骊及宇文?国等谋灭?以分其地元帝大兴初三国伐??曰:彼信崔毖虚说邀一时之利乌合而来耳既无统一莫相归服吾今破之必矣。彼军初合其锋甚锐幸我速战。若逆击之落其计矣。靖以待之必怀疑贰迭相猜防一则疑吾与毖谲而覆之二则自疑三国之中与吾有韩魏之谋者待其人情沮惑然後取之必矣,於是三国攻棘城?闭门不战遣使送牛酒以犒宇文大言於众曰:崔毖昨有使至,於是二国果疑宇文同於?也。引兵而归?简锐士配世子?推锋於前次子翰领精骑为奇兵从旁出直冲其营大败之宇文悉独官仅以身免尽俘其众於其营。

  慕容?既为燕王将图石氏从容谓诸将曰:石季龙自以安乐诸城守防严重城之南北必不设备今。若诡路出其不意冀之北土尽可破也,於是率骑二万出?翳?翁塞长驱至於蓟城进渡武遂津入于高阳所过烧焚积聚掠徙幽冀三万馀户。

  慕容隽僭即帝位自和龙至蓟城幽冀之人以为东迁互相惊扰所在屯结其下请讨之隽曰:群小以朕东巡故相惑耳今朕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