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二百三十九列国君部政令任贤有礼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列国君部·政令

  《书》曰:德惟善政政在养民则千乘之君五等之制忠为令德而夹辅王室道在济时而宽明政理至於兴利除害务财训农救灾患而振滞淹薄赋敛而省徭役惩恶以劝善继好以息民作周孚先为诸侯率不亦美哉!。

  周初封康叔于卫周公旦惧康叔齿少乃申告康叔曰:必求殷之贤人君子长者问其先殷所以兴所以亡而务爱民告以纣所以亡者以淫酗於酒之失妇人是用故纣之乱自此始为梓材示君子可法则故谓之康诰酒诰梓材以命之康叔之国既以此命能和集其民民大说。

  鲁公伯禽之初受封之鲁三年而後报政周公周公曰:何迟也。伯禽曰:变其俗革其礼丧三年然後除之故迟太公亦封於齐五月而报政周公周公曰:何疾也。曰:吾简其君臣礼从其俗为也。後闻伯禽报政迟乃叹曰:呜呼鲁後世其北面事齐矣。夫政不简不易民不有近平易近民民乃归之(徐广曰:一本云:政不简不行不行不乐不乐则不平易平易近民民必归之。又一本云:夫民不简不易有近乎!简易民必归之)卫武公即位?康叔之政百姓和集。

  齐桓公既得管仲与鲍叔隰朋高??齐国政连五家之兵(国语曰:管仲制国五家为轨十轨为里四里为连十连为乡以为军令)设轻重鱼盐之利以赡贫穷禄贤能齐人皆说正月之朝五属大夫复事公择其寡功者而谯之曰:列地分民者。若一何故独寡功何以不及人教训不善政事不治一再则宥三则不赦公。又问焉曰:於子之属有居处为义好学聪明质仁慈孝於父母长弟闻於乡里者有则以告有而不以告谓之蔽贤其罪五有司已於事而竣公。又问焉曰:於子之属有拳勇股肱之力秀出於众者有则以告有而不以告谓之蔽才其罪五有司已事而竣公。又问焉曰:於子之属有不慈不孝於父母不长弟於乡里骄躁淫暴不用上令者有则以告有而不以告谓之下比其罪五有司已事而竣,於是乎!五属大夫退而?属属退而?连连退而?乡乡退而?卒卒退而?邑邑退而?家是故匹夫有善而可举有不善而可诛政成国安以守则固以战则强封内治百姓亲可以出征四方立一霸王矣。(可立一霸王之功)桓公曰:卒伍定矣。事已成矣。吾从事於诸侯其可乎!《管子》对曰:未可。若军令则吾既寄诸内政矣。夫齐国寡甲兵吾欲轻重罪而移之於甲兵公曰:为之奈何《管子》对曰:制重罪入以兵甲犀甲二戟轻罪入兰盾?合革二戟(兰即所谓兰?兵架也。?合革重革当心著之所以御矢也。)小罪入以金钧(三十斤曰:钧)分宥薄罪入以半钧(分宥谓从坐者分其首犯而宽宥之)无坐抑而讼狱者正三禁之而不直则入一束矢以罚之(谓其人自无所坐而被抑屈为狱讼者正当禁之三日得其不直者则令入束矢也。)美金以铸戈剑矛戟试诸狗马恶金以铸斤斧鉏夷居试诸木土(夷鉏类也。居?类)桓公曰:甲兵大足矣。吾欲从事於诸侯可乎!管仲对曰:未可治内者未具也。为外者未亻?也。故使鲍叔牙为大谏(所以谏正君)王子城父为将弦子旗为理(理狱官)宁戚为田(教以农事自此已上理内已下理外)隰朋为行(行谓行人也。使以通使诸侯)曹宿孙处楚商客处宋季劳处鲁徐开封处卫?尚处燕审友处晋(令此诸贤各处诸侯之国者所以讽劝之令归齐)。又游士八十人奉之以车马衣裘多其资粮财币足之使出周游於四方以号召收求天下之贤士饰玩好使出周游於四方鬻之诸侯以观其上下之所贵好择其沈乱者而先政之(以政正之)公曰:外内定矣。可乎!《管子》对曰:未可邻国未吾亲也。公曰:亲之奈何《管子》对曰:审吾疆埸反其侵地正其封界毋受其货财而美为皮币以极聘頫(頫见)於诸侯以安邻国则邻国亲我矣。桓公曰:甲兵大足矣。吾欲南伐何主(谓以何国为征伐之主)《管子》对曰:以鲁为主反其侵地堂潜(堂潜地名)使海於有弊(或遇水灾教令泄水於海使有弊尽)渠弥於有渚(复教之穿渠弥亘於河渚)纲山於有牢(教之立国城必依山以为纲纪而有牢固)桓公曰:吾欲西伐何主对曰:以卫为主反其侵地吉台原姑与里(皆地名)使海於有弊渠弥於有渚纲山於有牢桓公曰:吾欲北伐何主《管子》对曰:以燕为主反其侵地柴夫吠狗使海於有弊渠弥於有渚纲山於有牢四邻大亲既反其侵地正其封疆南至於岱阴西至於济北至於海东至於纪随(纪随地名)地方三百六十里三岁治定四岁教成五岁兵出有教士三万人革车八百乘诸侯多沉乱不服於天子,於是乎!桓公东救徐州分吴半(分吴地之半)存鲁蔡陵(蔡陵地名)割越地南据宋郑(既割越地。又据宋郑之国以为亲援)征伐楚济汝水(伐楚时渡汝水)逾方地(谓方城之地)望汶山(楚山)使贡丝於周室(使楚贡丝即所谓?丝者也。堪为琴瑟弦)城用反胙於绛岳荆州诸侯莫不来服中救晋公禽狄王败胡貉破屠何(屠何东胡之先也。)而骑寇始服(北地以骑为寇)北伐山戎制令支斩孤竹而九夷始听海滨诸侯莫不来服西征攘白狄之地遂至於西河(谓龙门之西河)方舟设氵付乘桴济河至於石沉(石沉地名)县车束马逾太行与卑耳之貉拘秦夏(与卑耳之貉共拘秦夏之不服者)西服流沙西虞(西虞国名)而秦戎始从故兵一出而大功十二(自救徐州已下有十二)故东夷西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