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二百四十一列国君部崇祀旌表礼士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列国君部·崇祀

  祀为大事乃有国之通规祭不越望实诸侯之常礼故山川神祗,於是乎!举之水旱疠疫,於是乎!祷之享以克诚荐以备物是以祭则受福民赖其赐然而鲁。

  郊上帝盖以周公之故秦作西?始僭王者之仪自兹已降兴伪益多矣。若乃荐事不时将命不肃慢神凟祀盖有司之过也。

  虢公当鲁庄公三十二年七月有神降於莘虢公使祝应宗区史嚚享焉曰:神赐之土田(祝太祝也。宗宗人也。史太史应区嚚皆名)。

  晋献公十六年伐霍魏耿而赵夙为将伐霍霍公求[B12H]齐(求一作来)晋大旱卜之曰:霍太山为崇使赵夙召霍君於齐复之以奉霍太山之祀。

  晋复禳二十二年灭虞虏虞公而修虞祀(虞所祭祀命祀也。)。

  鲁僖公三十一年四月四卜郊不从乃免牲(龟曰:卜不从不吉也。卜郊不吉故免牲免犹纵也。)犹三望(三望分野之星国中山川皆因郊祀望而祭之鲁废郊天而修其小祀。故曰:犹犹者可止之辞)望郊之细也。不郊亦无望可也。诸侯不得郊天鲁以周公故得用天子礼乐故郊为鲁常祀鲁颂曰:周公之孙庄公之子龙旗承祀六辔耳耳春秋匪解享祀不忒(周公之孙庄公之子谓僖公也。耳耳然至盛也。交龙为旗承祀谓视祭祀也。四马故六辔春秋犹言四时也。忒变也。)皇皇后帝皇祖后稷享以騂牺琌飨琌﹜?褐琂?(騂赤牺纯也。皇皇后帝谓天也。成王以周公功大命鲁郊祭天亦配之以君祖后稷其牲用赤牛纯色与天子同也。天亦享之宜之多与之福)。

  宣公三年王正月郊牛之口伤改卜牛牛死乃不郊(牛不称牲未卜日也。)犹三望其言之何(据食角不言之)缓也。(辞间容之故为缓不。若食角急也。别天牲主以角书者讥宣公养牲不谨敬不洁清而灾重事至尊故详录其简甚)曷为不复卜(据定十五年牛死改卜牛)养牲养二卜(二卜语在下)帝牲不吉(帝皇天大帝在北辰之中主总领天地五帝群神也。不吉者有灾)则扳稷牲而卜之(先卜帝牲养之有灾更引稷牲卜之以为天牲养之凡当二卜尔复不吉不复郊)帝牲在于涤三月(涤宫名养帝牲三牢之处也。谓之涤者取其荡涤洁清三牢者各主一月取三月一时足以充其天牲)於稷者唯具是视(视其身体具无灾害而已不特养于涤宫所以降稷尊帝)郊则曷为必祭稷(据郊者主为祭天)王者必以其祖配(祖谓后稷周之始祖姜?原履大人迹所生配配食也。)王者则曷为必以其祖配(据方父事天)自内出者无匹不行(匹合也。无所与会合则不行)自外至者无主不止(必得主人乃止者天道暗昧故惟人道以接之不以文王配者重本尊始之义也。故孝经曰:郊祀后稷以配天宗祀文王於明堂以配上帝上帝五帝在太微之中迭生子孙更王天下书改卜者善其应变得礼)。

  成公七年正月鼷鼠食郊牛角改卜牛鼷鼠。又食牛角乃免牛(称牛未卜日免放也。免牛可也。不郊非礼也。)冬大雩(书过)。

  十七年九月辛丑用郊夏之始可以承春以秋之末承春之始盖不可矣。(郊春事也。僖公时四月卜郊不从《传》曰:四月不时春言可者方明秋末之不可故以是为犹可也。)九月用郊用者不宜用也。宫室不设不可以祭衣服不修不可以祭车马器械不备不可以祭有司一人不备其职不可以祭祭者荐其时也。荐其敬也。荐其美也。非享味。

  襄公七年四月三卜郊不从乃免牲孟献子曰:吾今而後知有卜筮夫郊祀后稷以祈农事也。是故启蛰而郊郊而後耕今既耕而卜郊宜其不从也。(启蛰夏正建寅之月耕谓春分)。

  昭公三年八月大雩旱也。

  八年秋大雩(不旱而雩过也。)。

  十六年九月大雩旱也。郑大旱使屠击祝款竖?付有事於桑山(三子郑大夫有事祭也。)斩其木不雨子产曰:有事於山?山林也。(?养护令繁殖)而斩其木其罪大矣。夺之官邑。

  二十五月七月上辛大雩季辛。又雩季者有中之辞也。(不言中辛中辛无事)。又有继之辞也。(缘有上辛大雩故言。又也。)。

  定公十五年正月鼷鼠食郊牛牛死改卜牛(不言所食处举死重也。改卜礼也。)五月辛丑郊(书过)。

  哀公元年鼷鼠食郊牛改卜牛夏四月辛巳郊(书过也。不言所食所食非一处)。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