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二百四十二列国君部听谏明赏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列国君部·听谏

  夫稽众舍己垂於格言虚怀从善谓之吉德而况奄宅分土建邦延世有人民焉有社稷焉斯不可以不慎矣。乃有勤求治道思闻过失咨询嘉言以广其聪明详择臧谋式资於政典应。若答响疾如转规用能导壅遏之情救过误之举惩忿窒欲以格其非心弼违纠缪以成於善行至于俊彦咸至名声日闻长诸侯而主夏盟尊王室而成霸业曷不由是者已。

  齐桓公五年伐鲁鲁庄公请献遂邑以平(遂在济北蛇丘县东北)桓公许与鲁会柯而盟(柯今济北东阿齐之阿邑犹祝柯今为祝阿)鲁将盟曹沫以匕首劫桓公於坛上(土基三尺土阶三等曰:坛会必有坛者为升降揖让称先君以相接也。)曰:反鲁之侵地桓公许之已而曹沫去匕首北面就臣位桓公後悔欲无与鲁地而杀曹沫管仲曰:夫劫许之而倍信杀之(一云:已许之而背信杀劫之)仅一小快耳而弃信於诸侯失天下之援不可,於是遂与曹沫三败所亡地於鲁诸侯闻之皆信齐而欲附焉七年诸侯会桓公于鄄(鄄卫地今东郡鄄城也。)而桓公,於是始霸焉。又会诸侯於葵丘而欲封禅管仲谏乃止。

  桓公尝问於管仲曰:寡人幼弱忄?愚不通四邻诸侯之义仲父不当尽语我昔者有道之君乎!吾亦监焉《管子》对曰:夷吾之所能与所不能尽在君所矣。君胡有辱命桓公。又问曰:仲父寡人幼弱忄?愚不通四邻诸侯之义仲父不当尽告我昔者有道之君乎!吾亦监焉《管子》对曰:夷吾闻之於徐伯曰:昔有道之君敬其山川宗庙社稷及至先故之大臣牧聚以忠而大富之固其武臣宣用其力圣人在前贞廉在侧竞称于义上下皆饬刑政明察四时不贷民亦不忧五?蕃殖外内均和诸侯臣服国家安宁不用兵革受其币帛以怀其德昭受其令以为法式此亦可谓昔者有道之君矣。桓公曰:善哉!桓公曰:仲父既已语我昔者有道之君矣。不当尽语我无道之君乎!吾亦监焉《管子》对曰:今。若吾君之於好而宣通也。既官职美道。又何以问恶为桓公曰:是何言耶以缋缘缋吾何以知其美也。以素缘素吾何以知其善也。仲父已语我其善而不语我其恶吾岂知善之为善也。《管子》对曰:夷吾闻之於徐伯曰:昔者无道之君大其宫室高其台榭良臣不使谗贼是舍有家不治借人为图政令不善墨墨。若夜譬。若野兽无所就处不?天道不监四方有国不治譬。若生狂众所怨诅希不灭亡进其俳优繁其锺鼓流于博塞戏其工瞽诛其良臣傲其妇女狩猎毕弋暴遇诸父驰骋毋度戏乐笑语式政既?柔刑罚则烈内削其民以为功伐譬犹漏鉴,岂能无竭此亦可谓昔者无道之君矣。桓公曰:善哉!桓公曰:仲父既已语我昔者有道之君昔者无道之君矣。仲父不当尽语我昔者有道之臣乎!吾亦监焉《管子》对曰:夷吾闻之於徐伯曰:昔者有道之臣委贽为臣不宾事左右君知则事不知则已。若有事必图国家遍其发挥?其祖德辨其顺逆推育贤人谗慝不作事君有义使下有礼贵贱相亲。若兄。若弟忠于国家上下得体居处则思义语言则谋谟动作则事居国则富处军则克临难据事虽死不悔近君为拂远君为辅义以与交廉以与处临官则治酒食则慈不谤其君不毁其辞君。若有过进谏不疑君。若有忧则臣服之此亦可谓昔者有道之臣矣。桓公曰:善哉!桓公曰:仲父既已语我昔者有道之臣矣。不当尽语我昔者无道之臣乎!吾亦监焉《管子》对曰:夷吾闻之於徐伯曰:昔者无道之臣委贽为臣宾事左右执说以进不蕲亡已遂进不退假宠鬻贵尊其货贿卑其爵位进曰:辅之退曰:不可以败其君皆曰:非我不仁群处以攻贤者见贤。若货见贱。若过贪於货贿竞于酒食不与善人唯其所事倨傲不恭不交善士谗贼与通不殄人争唯趋人讼湛湎于酒行义不从不修先故变易国常擅创为人迷惑其君生夺之政保贵宠矜迁损善士捕援货人入则乘等出则党骈货贿相入酒食相亲俱乱其君君。若有过各奉其身此亦可谓昔者无道之臣矣。桓公曰:善哉!管仲。又曰:东郭有狗?崖?崖旦暮欲?我犭?而不使也。今夫易牙子之不能爱将安能爱君君必去之公曰:诺(东郭之狗喻易牙言其小人残忍同於狗矣。?韵为枷谓以木连狗取声为义即国家也。言易牙终能亡国灭家此不宜使必须去之为宜)管仲。又言曰:北郭有狗?崖?崖旦暮欲?我犭?而不使也。今夫竖刁其身之不爱焉能爱君君必去之公曰:诺《管子》。又言曰:西郭有狗?崖?崖旦暮欲?我犭?而不使也。今夫卫公子开方去其千乘之太子而臣事君是所愿也。得於君者是将欲过其千乘君必去之桓公曰:诺。

  景公之时雨雪三日而不霁公被狐白之裘坐当侧阶《晏子》入见立有间公曰:怪哉!雨雪三日而天不寒《晏子》对曰:天不寒乎!公笑《晏子》曰:婴闻古之贤君饱而知人开方在卫当嗣君之位今弃而事齐则所望不只千乘也。其意必得齐国然後称所望也。之饥温而知人之寒逸而知人之劳也。君不知也。公曰:善寡人闻命矣。乃令出裘发粟以与饥寒令所睹於涂者无问其乡所睹於里者无问其家循国计数无言其名士既事者兼月疾者兼岁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