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二百四十三列国君部务德宴享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列国君部·务德·宴享

  夫中庸之道人伦之贵扶三纲而首五常者惟立德而已矣。故云:德者得也。匹夫得之扬名润身物无不服况千乘之雄一国之霸众臣之师长百姓之归仰可不务乎!《传》曰:虽有其位苟无其德不敢作礼乐斯之谓矣。昔三代相氵公五等并制盟会有仪征伐有名聘享有礼?狩有度大夫相之良《史记》之则有降志以兴让宥过以推诚纵敌以示信损欲以利民彰善瘅恶克己复礼者多矣。斯之谓令德不亦韪乎!卫武公有文章。又能听其规谏以礼自防故能入相于周作淇澳之诗。

  文公能以道化其民淫奔之耻国人不齿(不齿者不与相长稚)作??蝀之诗公之臣子多好善贤者乐告以善道作干旄之诗即位十八年邢人狄人伐卫围菟圃(鲁僖公十八年)公以国让父兄子弟及朝众曰:苟能治之毁请从焉(毁卫文公名)众不可(不听卫侯让)而後师于訾娄(陈师訾娄訾娄卫邑)狄师还。

  鲁庄公八年夏师及齐师围成阝成阝降于齐师仲庆父请伐齐师(齐不与鲁共其功故欲伐之)庄公曰:不可我实不德齐师何罪罪我之繇虞《书》曰:皋陶迈种德(虞书大禹谟禹称皋陶能力行布德迈力行也。)德乃降姑务?德以待时乎!(言身有德乃为人所降服)秋师还君子是以善鲁庄公。

  僖公能遵伯禽之法俭以足用宽以爱民务农重?牧于?冏野鲁人遵之,於是季孙行父请命于周而史克作?颂(季孙行父季《文子》也。史克鲁史也。)君臣之有道作有?必颂能?泮宫作泮水颂能复周公之宇作?宫颂(宇居也。)秦缪公与晋惠公合战于韩地晋君弃其军与秦争利还而马{执马}缪公与麾下驰追之不能得缪公反为晋军所围晋击缪公缪公伤,於是岐下食善马者三百人驰冒晋军晋军解围遂脱缪公而反生得晋君初缪公亡善马岐下野人共得而食之者三百馀人吏逐得欲法之缪公曰:君子不以畜产害人吾闻食善马肉不饮酒伤人乃皆赐酒而赦之三百人者闻秦击晋皆求从从而见缪公窘亦皆推锋争死以报食马之德,於是缪公虏晋君以归。

  晋文公三年围原(鲁僖公二十五年)命三日之粮原不降命去之谍出曰:原将降矣。军吏请待之公曰:信国之宝也。民之庇也。得原失信何以庇之所亡滋多退一舍而原降四年楚子围宋晋救宋楚子玉从晋师退三舍避之初文公出奔及楚楚子享之曰:公子。若反晋国则何以报不?对曰:子女玉帛则君有之羽旄齿革则君地生焉其波及晋国者君之馀也。其何以报君曰:虽然何以报我对曰:若以君之灵得反晋国晋楚治兵遇於中原其辟君三舍。若不获命(三退不得楚之命也。)其左执鞭弭右属??以与君周旋(弭弓末无缘者?以受箭?以受弓属著也。周旋相追逐也。)五年伐曹初文公亡过曹曹君无礼欲观其骈胁(骈胁并?也。)?负羁谏不听私善於重耳(谓馈盘餮?璧焉重耳受餮反璧)至是伐曹虏共公以归令军毋入?负羁之宗族闾初文公之竖头须守藏者也。(头须一曰里凫须竖左右小吏)其出也。窃藏以逃(文公出时)尽用以求纳之(求纳文公)及入求见公辞以沐谓谒者曰:沐则心覆心覆则图反宜吾不得见也。从者为羁绁之仆居者为社稷之守何必罪居者国君而雠匹夫惧者众矣。公遽见之七年秦伯围郑郑使烛之武见秦伯秦伯说与郑人盟而还子犯请击之文公曰:不可微夫人之力不及此(请击秦也。夫人谓秦穆公)因人之力而敝之不仁失其所与不知以乱易整不武(秦晋和整而还相攻更为乱也。)吾其还也。亦去之。

  襄公三年讨卫(鲁文公二年)陈侯为卫请成于晋执孔达以说(陈始与卫谋谓可以强得免今晋不听故更执孔达以苟免也。)五年晋人归孔达于卫以为卫之良也。故免之。

  邾文公卜迁于绎(鲁文公十三年绎邾邑鲁国邹县北有绎山)史曰:利於民而不利於君邾子曰:苟利於民孤之利也。天生民而树之君以利之也。民既利矣。孤必与焉左右曰:命可长也。君何弗为邾子曰:命在养民死之短长时也。民苟利矣。迁也。吉莫如之(左右以一人之命为言文公以百姓之命为主一人之命时有短长不可如何百姓之命乃传世无穷故从之)遂迁于绎五月邾文公卒君子曰:知命。

  楚庄王十六年为陈夏徵舒杀灵公(鲁宣公十一年)率诸侯伐陈谓陈曰:无惊吾诛徵舒而已已诛徵舒因县陈而有之群臣毕贺申叔时使於齐来还独不贺(叔时楚大夫)庄王问其故对曰:鄙语有之牵牛蹊人田田主夺之牛蹊则有罪矣。夺之牛不亦甚乎!今王以徵舒杀君故徵兵诸侯以义伐之已而取之以利其地则後何以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