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二百五十列国君部攻伐第三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列国君部·攻伐第三

  定公二年四月桐叛楚(桐小国庐江舒县西南有桐乡)吴子使舒鸠氏诱楚人(舒鸠楚属)曰:以师临我(教舒鸠诱楚使以师临吴)我伐桐为我使之无忌(吴伐桐也。伪。若畏楚师之临已而为伐其叛国以取媚者也。欲使楚不忌吴所谓多方以误之)秋楚囊瓦伐吴师于豫章(从舒鸠言)吴人见舟于豫章(伪将为楚伐桐)而潜师于巢(实欲以击楚)冬十月吴军楚师于豫章败之(楚不忘故)遂围巢克之获楚公子繁(繁守巢大夫)三年秋九月鲜虞人败晋师于平中(平中晋地)获晋观虎恃其勇也。(为五年士鞅围鲜虞张本)。

  四年春三月公会刘子晋侯宋公蔡侯卫侯陈子郑伯许男曹伯莒子邾子顿子胡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齐国夏于召陵侵楚(於召陵先行会礼入楚境)。

  夏四月庚辰蔡公孙姓帅师灭沈以沈子嘉归杀之沈人不会于召陵晋人使蔡伐之。

  秋楚围蔡为沈故晋士鞅卫孔圉帅师伐鲜虞(孔圉孔羁孙士鞅即范鞅)。

  冬十一月庚午蔡侯以吴子及楚人战于柏举(楚地)庚辰吴入郢初伍员为吴行人以谋楚楚之杀?宛也。(在昭二十七年)伯氏之族出(?宛党)伯州犁之孙?为吴太宰以谋楚楚自昭王即位无岁不有吴师蔡侯因之以其子乾与其大夫之子为质於吴冬蔡侯吴子唐侯伐楚舍舟于淮?(吴乘舟从淮来过蔡而舍之)自豫章与楚夹汉(豫章汉东江北地名)左司马戍谓子常曰:子公汉而与之上下(氵公缘也。缘汉上下遮使勿渡)我悉方城外以毁其舟(以方城外人毁吴所舍舟)还塞大隧直辕?厄(二者汉东之隘道)子济汉而伐之我自後击之必大败之既谋而行武城黑谓子常(黑楚武城大夫)日吴用木也。我用革也。不可久也。不如速战史皇谓子常楚人恶子而好司马(史皇楚大夫司马沈尹戍)。若司马毁吴舟于淮塞城口而入(城口三隘道之搃名)是独克吴也。子必速战不然不免乃济汉而陈自小别至于大别(二别在江夏界)三战子常知不可欲奔(知吴不可胜)史皇曰:安求其事(求知政事)难而逃之将何所入子必死之初罪必尽说十一月庚午二师陈于柏举阖庐之弟夫?王晨请於阖庐曰:楚瓦不仁(瓦子常名)其臣莫有死志先伐之其卒必奔而後大师继之必克弗许夫?王曰:所谓臣义而行不待命者其此之谓也。今日我死楚可入也。以其属五千先击子常之卒子常之卒奔楚师乱吴师大败之子常奔郑史皇以其乘广死吴从楚师及清发(水名)将击之夫王曰:困兽犹斗况人乎!。若知不免而致死必败我。若使先济者知免後者慕之蔑有斗心矣。半济而後可击也。从之。又败之楚人为食吴人及之奔食而从之败诸雍澨五战及郢(奔食食者走不陈故不在战)己卯楚子取其妹季芈畀我以出涉睢(数睢水出新城昌魏县东南至枝江县入江)针尹固与王同舟王使执燧象以奔吴师(烧火燧击象尾使赴吴师惊却之)庚辰吴入郢以班处宫(以尊卑班次处楚王宫室)子山处令尹之宫(子山吴王子)夫?王欲攻之惧而去之夫?王入之(入令尹宫也。言吴无礼所以不能遂克)左司马戍及息而还(息汝南新息县闻楚败故还)败吴师于雍澨伤(司马先败吴师而身被创)初司马臣阖庐故耻为禽焉(司马已死刭取其首)谓其臣曰:谁能免吾首吴句卑曰:臣贱可乎!司马曰:我实失子可哉!(司马尝在吴为阖闾臣)三战皆伤曰:吾不可用也。已句卑布裳刭而裹之(失不知子贤)藏其身而以其首免(传言司马之忠壮)楚子涉雎济江入于?中(入?梦泽中)王寝盗攻之以戈击王王孙由余以背受之中肩王奔郧锺建负季芊以从由余徐苏而从(以背受戈故当时闷绝)斗辛与其弟巢以王奔随吴人从之谓随人曰:周之子孙在汉川者楚实尽之天诱其衷致罚於楚而君。又窜之(窜匿也。)周室何罪君。若愿报周室施及寡人以奖天衷(奖成也。)君之惠也。汉阳之田君实有之楚子在公宫之北(随公宫也。)吴人在其南子期似王(子期昭王兄公子结也。)逃王而已为王曰:以我与之王必免随人卜与之不吉乃辞吴曰:以随之辟小而密迩於楚楚实存之世有盟誓至于今未改。若难而弃之何以事君执事之患不唯一人(一人楚王)。若鸠楚竟敢不听命吴人乃退(鸠安集也。)炉金初宦於子期氏实与随人要言(要言无以楚王与吴并欲脱子期)王使见辞曰:不敢以约为利(此约为要言也。)王割子期之心以与随人盟(当心前割取血以盟示其志也。)五年六月申包胥(楚大夫)以秦师至秦子蒲子虎帅车五百乘以救楚(五百乘三万七千五百人)子蒲曰:吾未知吴道(道犹法术)使楚人先与吴人战而自稷会之大败夫?王于沂(稷沂皆楚地)吴人获?射于柏举(?射楚大夫)其子帅奔徒(奔徒楚散卒)以从子西败吴师于军祥(楚地)。

  秋七月子期子蒲灭唐(从吴伐楚故)九月夫?王归自立也。以与王战而败(自立为吴王号夫?)奔楚为堂?氏(传终言之)吴师败楚师于雍澨秦师。又败吴师吴师居麇(麇地名)子期将焚之子西曰:父兄亲暴骨焉不能收。又焚之不可(前年楚人与吴战多死麇中言不可并焚)子期曰:国亡矣。死者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