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二百五十三列国君部识暗奢僭信谗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列国君部·识暗

  夫分土於社以启疆宇受爵於朝以治人民皆亲亲贤贤褒德报功之举也。及乎!象贤以主祀继世而为邦,於是无克肖之姿罔慎修之志或懵於知臣所任而非允或昧於察已所作而靡成或用武无谋以自受其弊或出令不慎以终致其凶至於祸难将成尚忽忠臣之谏回邪已炽方思古人之功大以覆宗小以失位军旅亡於外宗祏废其祀盖智有所不至谋有所不臧虽天命之难知固人事之可鉴者也。

  郑文公大夫高克好利而不顾其君文公恶而欲远之不能使高克将兵而御狄於竟(音境)陈其师旅翱翔河上久而不召众散而归(清人之诗)齐襄公无礼义而求大功不修德而求诸侯志大心劳所以求者非其道(甫田之诗刺襄公也。)。

  陈僖公愿而无立志(故作衡门之诗以诱掖其君也。)。

  宋襄公伐郑楚伐宋以救之襄公与楚成王战於泓楚人未济公子目夷曰:彼众我寡及其未济击之公不听已济未陈。又曰:可击公曰:待其已陈陈成宋人击之宋师大败襄公伤股国人皆怨公,公曰:君子不困人於厄不鼓不成列(军法以鼓战以金止不鼓不战也。不成列未成陈)子鱼曰:(子鱼目夷字)兵以胜为功何常言与(一云尚何言与)必如公言即奴事之耳。又何战为。

  晋厉公令胥童以兵八百攻杀三郄胥童因以劫栾书中行偃於朝曰:不杀二子患必及公,公曰:一旦杀三卿寡人不忍益也。对曰:人将忍君公弗听谢栾书等以诛郄氏罪大夫复位厉公游匠骊氏栾书中行偃以其党袭厉公而杀胥童迎公子周而立之。

  陈厉公佗取蔡女数如蔡厉公所杀桓公太子免之三弟共令蔡人诱厉公以好女与蔡人共杀厉公。

  齐景公与卫伐晋将济河诸大夫皆曰:不可邴意兹曰:可乃伐河内齐侯皆敛诸大夫之轩唯邴意兹乘轩(以其言当)齐侯欲与卫侯乘(共载)与之宴而驾乘广载甲焉使告曰:晋师至矣。齐侯曰:比君之驾也。寡人请摄(以已车摄代卫车)乃介而与之乘驱之或告曰:无晋师乃止(传言齐侯轻所以不能成功)。

  田乞为齐大夫其收赋税於民以小斗受之贷粟於民以大斗行阴德於民而景公弗禁繇此田氏得齐众心宗族益强《晏子》数谏景公景公不听。

  齐简公之在鲁也。阚止有宠焉(简公悼公阳生子壬也。阚止子我也。事在六年)及即位使为政陈成子惮之骤顾诸朝(成子陈恒心不安故)诸御鞅言於公曰:陈阚不可并也。君其择焉公弗听後陈恒执公於舒州公曰:吾早从鞅之言不及此(又云:简公以田常监止一作阚俱为左右相监止幸於简公田常心害监止大夫朝御鞅谏曰:田监不可并也。公弗听监止舍公宫田常兄弟四人常每欲杀子我子我闭门简公与妇人饮檀台将欲击田常太史子馀曰:田常非敢为乱将除害简公乃止田常击子我杀之简公奔莒)。

  卫灵公时公叔氏以蒲畔灵公闻孔子来喜郊迎问曰:蒲可伐乎!对曰:可灵公曰:吾大夫以为不可今蒲卫之所以待晋楚也。以卫伐之无乃不可乎!孔子曰:其男子有死之志(公叔氏欲以蒲?他国而男子欲死之不乐?他)妇人有保西河之志(妇人恐惧欲保西河无战意也。)吾所伐者不过四五人(本与公叔同畔者)灵公曰:善然不伐蒲。

  鲁昭公伐季氏季平子登台谢曰:君以谗不察臣罪诛之请迁沂上弗许请囚於费阝弗许请以五乘亡弗许子家驹曰:君其许之政自季氏久矣。为徒者众众将合谋弗听后阝昭伯曰:必杀之季氏与叔孙氏孟氏共伐公公奔齐。

  吴王夫差悉发精兵击越败之夫椒越王乃以馀兵五千人保栖於会稽吴王追而围之越王谓范蠡曰:以不听子故至於此为之奈何蠡对曰:持满者与天定倾者与人节事者以地卑辞厚礼以遗之不许而身与之市勾践曰:诺乃令大夫种行成於吴膝行顿首曰:君王亡臣勾践使陪臣种敢告下执事勾践请为臣妻为妾吴王将许之子胥言於吴王曰:天以越赐吴勿许也。种还以报勾践勾践欲杀妻子燔宝器触战以死种止勾践曰:夫吴太宰?贪可诱以利请间行言之,於是勾践乃以美女宝器令种间献吴太宰??受乃见大夫种於吴王种顿首言曰:愿大王赦勾践之罪尽入其宝器不幸不赦勾践将尽杀其妻子燔其宝器悉五千人触战必有当也。?因说吴王曰:越以服为臣。若将赦之此国之利也。吴王将许之子胥进谏曰:今不灭越後必悔之勾践贤君种蠡良臣。若反国将为乱吴王弗听卒赦越罢兵而归。

  韩宣惠王十六年秦伐韩急韩相公仲谓韩王曰:与国非可恃也。今秦之欲伐楚久矣。王不如因张仪为和於秦赂以一名都具甲与之南伐楚此以一易二之计也。韩王曰:善乃警公仲之行将西购於秦楚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