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二百八十七宗室部忠谏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宗室部·忠谏

  古人有言曰:忠臣虽在畎亩犹不忘君??之义也。矧骨肉之亲本根攸庇。若乃朝政有阙君道或愆赏罚无章众言并用而能谏之以德竭其诚心务进谠言期於开悟盖情兼家国义在君亲者也。与夫信而後谏不听则去者异矣。《诗》曰:虽有他人不如我同姓其是之谓欤。

  殷王子比干纣之亲戚也。见箕子谏不听而为奴则曰:君有过而不以死争则百姓何辜乃直言谏纣纣怒曰:吾闻圣人之心有七窍信有诸乎!乃遂杀夫王子比干刳视其心(纣作炮烙之刑王子比干曰:王暴不谏非忠臣也。畏死而不信非勇士也。见过则谏不用则死忠之至也。遂进谏三日不去朝纣因而杀之)。

  秦公子扶苏始皇长子始皇益发谪徙边扶苏谏曰:天下初定远方黔首未集诸生皆诵法孔子今上皆重法绳之臣恐天下不安惟上察之始皇怒使扶苏北监蒙恬於上郡。

  子婴二世兄子二世时赵高亲近日夜毁恶蒙氏求其罪过举劾之子婴进谏曰:臣闻故赵王迁杀其良臣李牧而用颜聚燕王喜阴用荆轲之谋而背秦之约齐王建杀其故世忠臣而用后胜之议此三君者皆各以变古者失其国而殃及其身今蒙氏秦之大臣谋士也。而主欲一旦弃去之臣窃以为不可臣闻轻虑者不可以治国独智者不可以存君诛杀忠臣而立无节行之人是内使群臣不相信而外使斗士之意离也。臣窃以为不可二世不听。

  汉淮南王安厉王长子也。武帝建元六年闽越复举兵击南越南越守天子约不敢擅发兵而上书以闻帝多其义大为发兵遣两将军将兵诛闽越安上书谏曰:陛下临天下布德施惠缓刑罚薄赋敛哀鳏寡恤孤独养耆老赈匮之盛德上隆和泽下洽近者亲附远者怀德天下摄然(摄安也。奴协切)人安其生自以没身不见兵革今闻有司举兵将以诛越臣安窃为陛下重之越方外之地赞刂?文身之民(赞刂古剪字)不可以冠带之国法度理也。自三代之盛胡越不与受正朔(与读曰豫)非强不能服威弗能制也。以为不居之地不牧之民不足以烦中国也。故古者封内甸服(封内谓封圻千里之内也。甸服主治王田以供祭祀也。)封外侯服(封外千里之外也。侯候也。王者斥堠)侯卫宾服(侯服之外。又有卫服宾宾见於王也。侯卫二服同为宾也。)蛮夷要服(要以遥切言以文德求之耳)戎狄荒服(此在九州之外者也。荒言其荒忽绝远来去无常者也。)远近势异也。自汉初定已来七十二年吴越人相攻击者不可胜数然天子未尝举兵而入其地也。臣闻越非有城郭邑里也。处?谷之间篁竹之中(竹田曰:篁)习於水斗便於用舟地深昧而多水险中国之人不知其势阻而入其地虽百不当其一得其地不可郡县也。攻之不可暴取也。以地图察其山川要塞相去不过寸数而间独数百千里(间中间也。或八九百或千里也。)阻险林丛弗能尽著视之。若易行之甚难天下赖宗庙之灵方内大宁戴白之老不见兵革民得夫妇相守父子相保陛下之德也。越人名为藩臣贡酎之奉不输大内(言其国僻远於宗庙之贡祭皆不与也。大内都内也。国家宝藏也。治粟官属有都内令丞也。)一卒之用不给上事自相攻击而陛下发兵救之是反以中国劳蛮夷也。且越人愚戆轻薄负约反覆其不用天子之法度非一日之积也。一不奉诏举兵诛之臣恐後兵革无时得息也。间者数年岁比不登民待卖爵赘子以接衣食(赘子者谓令子出就妇家为赘?胥耳)赖陛下德泽赈救之得毋转死沟壑四年不登五年复蝗民生未复今发兵行数千里资衣粮入越地舆轿而逾岭(轿今竹舆车也。言以轿过岭耳)扌它舟而入水行数百千里夹以深林丛竹水道上下击石林中多蝮蛇猛兽夏月暑时呕泄霍乱之病相随属也。曾未施兵接刃死伤者必众矣。前时南海王反陛下先臣使将军间忌将兵击之(先臣淮南厉王长间忌人姓名)以其军降处之上淦後复反会天暑多雨楼船卒水居击棹未战而疾死者过半亲老涕泣孤子讠?号破家散业迎尸千里之外裹骸骨而归悲哀之气数年不息长老至今以为记曾未入其地而祸已至此矣。臣闻军旅之後必有年言民之各以其愁苦之气薄阴阳之和感天地之精而灾气为之生也。陛下德配天地明象日月恩至禽兽泽及草木一人有饥寒不终其天年而死者为之凄怆於心今方内无狗吠之警而使陛下甲卒死亡暴露中原霑渍山谷边境之民为之早闭晏开黾(朝字)不及夕臣安窃为陛下重之不习南方地形者多以越为人众兵强能难边城淮南全国之时多为边吏(全国谓未分为三之时也。淮南人於边为吏与越相境故知其地形)臣窃闻之与中国异限以高山人迹所绝车道不通天地所以隔外内也。其入中国必下领水领水之山峭峻漂石破舟不可以大船载食粮下也。越人欲为变必先繇馀干界中(邑今鄱阳县也。)积食粮乃入伐材治船边城守候诚谨越人有入伐材者辄收捕焚其积聚虽百越奈边城何。且越人绵力薄材(绵弱也。)不能陆战。又无车骑弓弩之用然而不可入者以保地险而中国之人不能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