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三百十四宰辅部谋猷第四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宰辅部·谋猷第四

  唐李石为相太和末文宗御紫宸殿石奏曰:请准今月三日诏命起居郎起居舍人执笔记言记事帝问石曰:坊市人得渐安未石对曰:亦已渐安然近日苦寒盖缘刑杀致此阴?。又罪人索联枝党未已伏乞圣恩特赐宽宥郑覃曰:所坐周亲已有处分讫。若不宽解即恐连累至多石。又奏曰:昨闻郑注到凤翔招召兵士至多所招募者皆被杀戮窃恐边上乘此生事伏乞降诏书安谕帝曰:政贵宽恕固宜如此覃石等对曰:遏恶扬善古圣所重帝曰:朱叔夜入言罪人须早令御史鞫问如无过即与洗雪勿令虚受赃?之名。又曰:宰相之务在选贤任用石奏曰:臣与郑覃俱为辅弼不立肝胆岂敢不尽但以人各有求苟遂所欲则美誉至稍不如意则谤议生覃曰:事有百司请各委任帝曰:各须求才仍委百司宰相,岂可一一领慎不得惧百司有权覃曰:臣尝闻李林甫忌嫉好人帝曰:林甫奸臣也。岂足论石曰:比者选才先试以吏事文武兼才者或主边兵或营钱?苟有能事然後入用近日皆以资序进用由是乏人帝曰:国朝近来取士与向前颇异覃曰:臣闻南朝多用文华所以不理今日以才堪即用不必文辞借如中书舍人草制诏每人只要三数句语粗说其人岂必全序官资历任帝曰:凡进士及第有方镇奏请判官者第一任未经作州县官莫依但第一任曾作县官即第二任依奏覃曰:此科多轻薄不必尽用帝曰:轻薄敦重色色皆有亦未必全在此科况此科已二百年亦不可遽改覃曰:亦乞不崇树石曰:人家兄弟十数人或三五人但稍有智慧者即业文学。若州县有一文学人在其中虽地至偏远必少差事陛下。若尽令选授州县官即不减选帝曰:今加至四十人三年即选与州县官得资即任诸处奏充判官卿便处置奏来帝曰:朕十年孜孜求理迄今竟未见太平如何覃曰:究其根源盖以黎民困弊臣闻百姓富则国富国富在藏之於野欲天下理莫。若恤苍生石曰:明主志恤苍生恤。若得术亦应不难根本在朝廷事在节用革去冗食祗如司农寺木炭价每年约支八万贯有司无以?是防奸吏夤缘所支不啻一倍以臣亲见。且去簿书奸盗然後百司理百司理则天下理。若网在纲则百事整帝曰:我每思贞观开元之时睹今日之事即往往愤气填膺覃曰:陛下频言及此臣等不胜庆忭臣与石等渐期条理以副圣心石曰:求理之道在乎!自上而下至於禁中衣服装饰外皆仿傚以为时尚陛下躬俭节用风俗已移长裙大袂日渐减少。若更令戚属绝其侈立不虑下不从教帝曰:如左街副使张元昌便用金唾盂何奢侈之甚昨因李训事已斩矣。覃对曰:如张元昌事宜付有司诫约此辈则人自惕惧帝曰:此事亦难家至户到诫饬但要以自俭约化之朕尝闻前时内库有两领锦暖子其上饰以金乌一领玄宗皇帝幸温汤时著一领与杨贵妃著当时贵重如此如今奢靡岂复贵之料今富家亦应往往而有石曰:毛?为吏部尚书性本清俭时人尚不敢鲜衣美食况万乘之留情故可便为一时之法帝曰:周孔文武之业後犹陵迟亦可叹也。石。又言曲江亭比奉诏令百司修造今将兴功更候进止帝曰:且止石曰:开元之时亭台至盛今将傚之未知可否帝曰:在开元之际天下太平过有兴役已是当时末事岂为宜哉!石。又曰:请於旧亭子两边令京兆府量造小屋馀请停罢回充馆工并昨所被诛戮数家家资器用并请敕度支送官司充用宰臣退帝命起居郎郑朗等?所纪录者将来一观郑朗对曰:臣执笔所纪便自为史臣闻自古帝王不合观史帝曰:故事何在朗曰:臣不敢远徵故实尝闻太宗皇帝欲亲览国史用知得失谏议大夫朱子奢上表云:史官所述义归尽善。若至曾会已後或非上智中主庸君饰非护短见极陈善恶史官何地逃刑。又闻褚遂良对曰:今之起居古之左右史以记人君言行善恶必书,庶几不为非法不闻帝王躬自观史帝。又谓朗曰:?来所纪自是直书未有否臧一见无爽朗乃进所纪帝略览曰:卿宜门外重写录进来其日晚内出诏宣示宰臣曰:?来郑朗等奏朝来所纪之事拟不进本人君之言良史善恶必书或有平生之闲话不关理道之体要垂诸将来实为愧耻异日临朝,庶几稍改何妨一见得戒?鬼言开成初帝御紫宸殿石与郑覃等进曰:陛下改元御殿中外宁谧全放京兆府一年租税。又停天下四节度进奉恩泽所该实当要切近年赦令皆不及此帝曰:朕务行其实不欲崇长空文覃曰:在守之而已石曰:赦书须内置一本陛下时看之。又十道黜陟使去日更付与公事根本令向外与长吏详择施行方尽利害之要帝召监仓御史问太仓粟数御史崔虞对曰:见粟有二百五十万石帝曰:无九年之蓄曰:不足无六年之蓄曰:急无三年之蓄曰: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