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三百二十宰辅部识量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宰辅部·识量

  夫有识洞化源量苞群品乃可以缉熙帝载弥纶庶务协夙夜有家之训迪明哲保身之方矣。历代而下任道非一左右元后思皇永图大则系於安危次乃见诸逆顺务全大体通?时变恢张纪律辅相物宜宽猛得於厥中终始贵乎!经远故能坐镇雅俗宏宣令猷保国於永宁致君於无过岂与夫专任小智苟合时机阿上罔下龌龊丛脞者同日而语哉!。

  周周公其子伯禽受封於鲁三年而後报政周公曰:何迟也。伯禽曰:变其俗革其礼丧三年然後除之故迟太公亦封於齐五月而报政周公,公曰:何疾也。曰:吾简其君臣礼从其俗为也。及後闻伯禽报政迟乃叹曰:呜呼鲁後世其北面事齐矣。夫政不简不易民不从平易近民民必归之。

  汉萧何为丞相治未央宫立东阙北阙前殿武库太仓帝见其壮丽甚怒谓何曰:天下汹汹劳苦数岁成败未可知是何治宫室过度也。何曰:天下方未定故可因以就宫室。且夫天子以四海为家非令壮丽无以重威。且无令後世有以加也。帝曰:善。又何置田宅必居穷僻处为家不治垣屋曰:後世贤师吾俭不贤毋为势家所夺。

  曹参为相择郡国吏长大(取年长大者)讷於文辞谨厚长者即召除为丞相史吏言文刻深欲务声名辄斥去之日夜饮酒卿大夫以下吏及宾客见参不事事(不事丞相之事)来者皆欲有言至者参辄饮以醇酒(醇酒不浇谓厚酒)度其欲有言复饮酒醉而後去终莫得开说(开谓有所启白)以为常相舍後园近吏舍吏舍日饮歌呼从吏患之无如何(从吏吏之常从相者)乃请参游後园闻吏醉歌呼从吏幸相国召按之乃取酒张坐饮(张设坐席而饮也。)大歌呼与相和参见人之有细过掩匿覆盖之府中无事参子?为中大夫惠帝怪相国不治事以为岂少朕与(言岂以我为年少故也。)乃谓?曰:女归试私从容问乃父(乃汝也。)曰:高帝新弃群臣帝富於春秋君为相国日饮无所请事何以忧天下然无言吾告汝也。?既洗沐归时间自从其所谏参(间谓空也。自从其所犹言自出其意也。)怒而笞之二百曰:?入侍天下事非乃所当言也。至朝时帝让参(让责也。)曰:与?胡治乎!(胡何也。言共?为何治也。)乃者我使谏君也。(乃者犹言曩也。)参免冠谢曰:陛下自察圣武孰与高皇帝帝曰:朕乃安敢望先帝参曰:陛下观参孰与萧何贤上曰:君似不及也。参曰:陛下言之是也。且高皇帝与萧何定天下法令既明具陛下垂拱参等守职遵而勿失不亦可乎!帝曰:善君休矣。

  陈平为左丞相周勃为右丞相时文帝益明习国家事朝而问右丞相勃曰:天下一岁决狱几何(临朝问也。)勃谢不知问天下钱?一岁出入几何勃。又谢不知汗出浃背?鬼不能对帝。又问左丞相平平曰:有主者帝曰:主者为谁乎!平曰:陛下即问决狱责廷尉问钱?责治粟内史帝曰:苟各有主者而君所主何事也。平谢曰:主臣(惶恐之辞也。犹今言死罪也。又曰:主击也。臣服也。言其击服惶恐之辞)陛下不知其驽下使待罪宰相(驽凡马之称非骏者也。故以自喻)宰相者上佐天子理阴阳顺四时下遂万物之宜(遂繇也。)外镇抚四夷诸侯内亲附百姓使卿大夫各得任其职也。帝称善勃大惭出而让平曰:君独不素教我乎!平笑曰:君居其位独不知其任耶。且陛下即问长安盗贼数。又欲强对耶,於是绛侯自知其能弗如平远矣。居顷之勃谢免相而平专为丞相。

  丙吉为丞相宽大好礼让掾史有罪赃不称职辄予长休告(长给休假令其去职也。)终无所按验客,或谓吉曰:君侯为汉相奸吏成其私然无所惩艾(艾读曰?)吉曰:夫以三公之府有按吏之名吾窃陋焉後人代吉因以为故事公府不按吏自吉始於官属掾史务掩过扬善吉。又尝出逢清道群斗者死伤横道(清道时反群斗也。清道谓天子当出或有斋祀先令道路清净)吉过之不问掾史独怪之吉前行逄人逐牛牛喘吐舌(喘急息)吉止驻使骑吏问逐牛行几里矣。掾史独谓丞相前後失问,或以讥吉吉曰:民斗相杀伤长安令京兆尹职所当禁备逐捕岁终丞相课其殿最奏行赏罚而已宰相不亲小事非所当於道路问也。方春少阳用事未可太热恐牛近行用暑故喘此时气失节恐有所伤害也。三公典调和阴阳职当忧是以问之掾史乃服以吉知大体。

  王商为左将军辅政成帝建始三年秋京师民无故相惊言大水至百姓奔走相蹂躏(蹂践也。躏跞也。)老弱号呼长安中大乱帝亲御前殿召公卿议大将军凤以为太后与帝及後宫可御船令吏民上长安城以避水群臣皆从凤议左将军商独曰:自古无道之国水犹不冒城郭(冒蒙覆也。)今政治和平世无兵革上下相安何因当有大水一日暴至此必讹言也。(讹伪也。)不宜令上城重惊百姓帝乃止有顷长安中稍定问之果讹言帝,於是美壮商之固守数称其识而凤大惭自恨失言。

  後汉李固为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