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三百二十一宰辅部器度畏慎慎密知人礼士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宰辅部·器度

  夫包荒含垢兼容虚受居不充诎动无怵迫斯君子之盛德也。若乃居庙堂之上宅台揆之任斟酌元化仪刑列辟而能恕小过忘旧恶临敌而靡惧受宠而勿喜高谭于危难之际忘怀於得丧之域坐镇浮竞立安反侧德宇宽裕心量渊邃诚足为庶尹之表式副下民之瞻望哉!。

  汉曹参为相国见人有细过掩匿覆盖之府中无事丙吉为丞相吉驭吏嗜酒数逋荡尝从吉出醉呕丞相车上西曹主吏白欲斥之吉曰:以醉饱之失去士使此人将复何所容(言无所容身)西曹第忍之此不过污丞相车裀耳遂不去也。

  後汉张温为司空时边卒韩遂为乱温御命征讨以扬武都尉陶谦(字恭祖)为参军事接遇甚厚而谦轻其行事心怀不服及军罢还百僚高会温令谦行酒谦众辱温温怒徙谦於边或说温曰:陶恭祖本以材略见重於公一朝以醉饮过失不蒙容贷远弃不毛厚德不终四方人士安所归望不如释憾除恨克复初分於以远闻德美温然其言乃追还谦至或人谓谦曰:足下轻辱三公罪自己作今蒙释宥德莫厚矣。宜降志卑辞以谢之谦曰:诺。又谓温曰:陶恭祖今深自罪责思在变革谢天子礼毕必诣公门公宜见之以慰其意时温於宫门见谦谦仰曰:谦自谢朝廷岂为公耶温曰:恭祖痴病尚未除耶遂为之置酒待之如初。

  蜀蒋琬为丞相诸葛亮长史亮卒琬为尚书迁大将军录尚书时新丧元帅远近危悚琬出类拔萃处群僚之右既无戚容。又无喜色神守举止有如平日繇是众望渐服东掾杨戏素性简略琬与言论时不应答,或谓琬曰:公与戏语而不见应戏之慢上不亦甚乎!琬曰:人心不同如其面焉面从後言古人之所诫也。戏欲赞吾是耶则非其本心欲反吾言则显吾之非是以默然是戏之快也。又督农杨敏曾毁琬曰:作事愦愦诚非及前人,或以白琬主者请推治敏琬曰:吾实不如前人无可推也。主者重据听不推则乞问其愦愦之状琬曰:苟其不如则是事不当理事不当理则愦愦矣。复何问耶後敏坐事系狱众人犹惧其必死琬心无?莫得免重罪其好恶存道皆此类也。费?为大将军录尚书事延禧七年魏军次於兴势假?节率众往御之光禄大夫来敏诣?别求共围棋於时羽檄交驰人马擐甲严驾已讫?与敏留意对戏色无厌倦敏曰:向聊观试君耳君信可人必能办贼者也。?至敌遂退。

  吴顾雍为丞相久之吕壹秦博为中书典校诣宫府及州郡文书壹等因此渐成威福遂造作?酤障管之利举罪纠奸纤介必闻重以深按?鬼诬毁短大臣排陷无辜雍等皆见举白用被谴让後壹奸罪发露收系廷尉雍往断狱壹以囚见雍和颜色问其辞状临出。又谓壹曰:君意得无欲有所道壹叩头无言时尚书郎怀叙面詈辱壹雍责叙曰:官有正法何至如此。

  晋陈骞为大司马与贾充石苞裴?等俱为心膂而骞智度过之充等亦自以为不及也。

  王戎为司徒惠帝之西迁也。戎出奔於郏在危难之间亲接锋刃谈笑自。若未尝有惧容时召亲宾欢娱永日。

  王导为侍中司空假节录尚书领中书监刘隗用事导渐见疏远任真推分澹如也。有识咸称导善处兴废焉。

  庾亮为中书令与王导受遗诏辅幼主苏峻作逆兵至京师战于建阳门兵败亮乘小船西奔乱兵相剥掠亮左右射贼误中柁工应弦而倒船上咸失色欲散亮不动容徐曰:此手何可使着贼众心乃安。

  谢安为侍中吏部尚书受顾命桓温入赴山陵止新亭大陈兵卫将移晋室呼安及王坦之欲於坐害之坦之甚惧问计於安安神色不变曰:晋祚存亡在此一行既见温坦之流汗沾衣倒执手板安从容就席坐定问温曰:安闻诸侯有道守在四邻明公,何须壁後置人耶温笑曰:正自不能不尔耳遂笑语移日及苻坚率众号百万次於淮淝京师震恐加安征讨大都督安遣弟石及兄子玄征讨玄入问计安夷然无惧色答曰:已别有旨既而寂然玄不复敢言围棋赌别墅安尝棋劣於山墅亲朋毕集方与玄乃令张玄重请安遂命驾出是日玄惧便为敌手而。又不胜安顾谓其甥羊昙曰:以墅乞汝安遂游陟至夜乃还指授将帅各当其任玄等既破坚有驿书至安方对客围棋看书既竟便摄放床上了无喜色棋如故客问之徐答云:小儿辈遂已破贼既罢还内过户限心喜甚不觉屐齿之折。

  宋徐羡之为司空录尚书事羡之起自布衣。又无学术直以志力局度一旦居宗朝野推服咸谓有宰臣之望沉密寡言不以忧喜见色。

  唐娄师德为纳言尝荐狄仁杰及仁杰为宰相不知师德荐已数排师德令充外使则天尝出师德旧表示之仁杰大惭谓人曰:吾为娄公所含如此方知不逮娄公远矣。师德颇有学识器量宽厚喜怒不形於色。

  狄仁杰天授中为地官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则天谓曰:卿在汝南时甚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