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三百二十五宰辅部谏争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宰辅部·谏争

  舜之命禹曰:予违汝弼高宗之命说曰:朝夕纳诲盖夫居疑丞之位荷栋?之重义均同体民具尔瞻休戚之所同安危之所系至冠群臣而总众职抚四夷而亲百姓公家之事知无不为固其任也。若乃上之失德事或过举诚心内激嘉言罔伏引经义而酌古训述天戒而箴时病谈过更仆之顷怒有逆鳞之犯。且复?缕郑重形于奏疏竭其精忠以冀感悟古之宰相如伊尹之阿衡甘棠之保?周公之告徽言山甫之补阙职皆如斯而已。

  商伊尹申诰于太甲曰:有言逆于汝心必求诸道(人以言?弗违汝心必以道义求其意勿拒逆之)有言逊于汝志必求诸非道(逊顺也。言顺汝心必以非道察之勿以自藏)伊尹曰:先王肇?人纪从谏弗?弗先民时。若(言汤始?为人纪已有过则改从谏如流必先民之言是顺)。

  周祭公谋父为穆王卿士穆王将征犬戎而谋父谏(祭畿内之国周公之後谋父字也。)曰:不可先王耀德不观兵夫兵戢而时动动则威观则玩玩则无震(震惧也。)是故周文公之颂(文公周公旦之谥)曰:载戢干戈载?弓矢(?韬也。)我求懿德肆于时夏允王保之(言武王常求美德故陈其功于时夏而歌之信哉!武王能保此时夏之美乐章大者曰:夏)先王之于民也。茂正其德而厚其性阜其财求而利其器用明利害之乡(乡方也。)以文修之使务利而辟害怀德而畏威故能保世以滋大昔我先世后稷(谓弃与不?也。父子相继曰:世)以服事虞夏及夏之衰也。弃稷不务我先王不?用失其官而自窜于戎狄之间不敢怠业时序其德遵修其绪(遵亦作选)?其训典朝夕恪勤守以敦笃奉以忠信奕世载德不忝前人至于文王武王昭前之光明而加之以慈和事神保民无不欣喜商王帝辛大恶于民庶民不忍欣戴武王以致戎于商牧是故先王非务武也。勤恤民隐而除其害也。夫先王之制邦内甸服邦外侯服侯卫宾服(此总言之也。侯侯圻卫卫圻也。)蛮夷要服戎翟荒服甸服者祭(供日祭)侯服者祀(供月祀)宾服者享(供时祭)要服者贡(供岁贡)荒服者王(王王事天子也。诗云:莫敢不来王)日祭月祀时享岁贡终王先王之顺祀也。(外传云:先王之训)有不祭则?意(先?志意以自责也。畿内近知王意也。)有不祀则?言(言号令也。)有不享则?文(文典法也。)有不贡则?名(名谓尊卑职贡之名号也。)有不王则修德(远人不服则?文德以来之)序成而有不至则?刑(序成谓上五者次序有成有不至则有刑罚也。)于是有刑不祭伐不祀征不享让不贡告不王于是有刑罚之辟有攻伐之兵有征讨之备有威让之命有文告之辞布令陈辞而有不至则增?于德毋勤民于远是以近无不听远无不服今自大毕伯仕之终也。(犬戎之君)犬戎氏以其职来王天子曰:予必以不享征之。且观之兵无乃废先王之训而王几顿乎!吾闻犬戎树?能(树立也。言犬戎立性敦笃也。)率旧德而守终纯固其有以御我矣。王遂征之得四白狼四白鹿以归自是荒服者不至。又穆王欲肆其志(肆极也。)周行天下将皆必有车辙马迹焉祭公谋父作祈招之诗以止王心(祈父周司马世掌田兵之职招其名祭公方谏游行故指司马官而言)其《诗》曰:祈招之??式昭德音(??安和貌式用也。昭明也。)思我王度式如玉式如金(金玉取其坚重)形民之力而无醉饱之心(言国之用民当随其力任如治金玉之器随器而制形故言形民之力去其醉饱过盈之心)。

  召穆公虎为王卿士厉王行暴虐侈敖国人谤王召公谏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卫巫(卫国之巫也。)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其谤鲜矣。诸侯不朝三十四年王益严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以目相视而已)厉王喜告召公曰:吾能弭谤矣。乃不敢言召公曰:是鄣之也。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故天子听政使公卿至于列士献诗瞽献典(典乐典也。)史献书师箴瞍赋(无眸子曰:瞍赋公卿列士所献诗也。)?蒙诵(有眸子而无见曰:?蒙《周礼》?蒙主弦歌讽诵箴谏之语也。)百工谏庶人传语(庶人卑贱见时得失不得言传以语王)近臣尽规(近臣骖仆之属)亲戚补察瞽史教诲(瞽乐大师史太史也。)耆艾?之(耆艾师傅也。?理瞽史之教以闻於王)而后王斟酌焉是以事行而不悖民之有口也。犹土之有山川也。财用于是乎!出犹其有原隰衍沃也。(下平曰:衍有溉曰:沃)衣食于是乎!生口之宣言也。善败于是乎!兴行善而备败所以阜财用衣食者也。夫民虑之于心而宣之于口成而行之何可壅也。若壅其口其与能几何王不听于是国人莫敢出言三年乃流于彘。

  虢文公为王卿士宣王即位不藉千亩(藉借也。借民力以为之天子?田千亩诸侯百亩白厉王之流藉田礼废宣王即位不复古也。)虢文公谏曰:不可夫民之大事在农(?民之命故农为大事)上帝之粢盛于是乎!出(出于农也。器实曰:粢在器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