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三百三十六宰辅部识暗依违强狠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宰辅部·识暗

  夫铨宰所寄台辅之尊兼总万机弼成九序安危所击,於是在焉寅亮之功可谓难矣。至。若绛侯见问无闻骨鲠之谈平津秉成终负依阿之累以黄霸之治行而削牍之奏颇乖以王导之元勋而授钺之谋或爽此数君者尚或失之况於中庸之才而荷阿衡之重乎!是知注意之举简心实难苟授受之或愆将谟谋而曷补岂惟岩廊论道亏宰正之风固将?县罹忧失具瞻之望矣。

  汉刘屈?武帝末为丞相戾太子为江充所譛杀充发兵入丞相府屈?挺身逃亡其印绶(引也。独引身而逃难故失印绶也。)是时帝避暑在甘泉宫丞相长史弃疾置以闻(置谓所置驿也。)帝问丞相何为对曰:丞相秘之未敢发兵帝怒曰:事籍挺籍如此何谓秘也。(籍籍犹纷纷也。)丞相无周公之风矣。周公不诛管蔡乎!。

  杨敞昭帝末为丞相昌邑王徵即位淫乱大将军光与车骑将军张安世谋欲废王更立议既定使大司农田延年报敞敞惊惧不知所言汗出洽背徒唯唯而已(唯唯恭应之辞也。)延年起至更衣(古者延宾必有更衣之处也。)敞夫人遽从东箱(遽速也。)谓敞曰:此国大事今大将军议已定使九卿来报君侯君侯不疾应与大将军同心犹与无决先事诛矣。(与读曰:豫)延年从更衣还敞夫人与延年参语许诺(三人共言故云:参语)请奉大将军教令。

  黄霸宣帝五凤中为丞相京兆尹张敞舍?雀飞集丞相府(?音芬字本作分?此通用耳分?雀大而青出羌中)霸以为神雀议欲以闻敞奏霸曰:窃见丞相请与中二千石博士杂问郡国上计长吏守丞为民兴利除害成大化条其对有耕者让畔男女异路道不拾遗及举孝子弟弟贞妇者为一辈先上殿(丞相所坐屋也。屋之高通呼为殿)举而不知其人数者次之不为条教者在後叩头谢丞相虽口不言而心欲其为之也。长吏守丞对时臣敞舍有?雀飞止丞相府屋上丞相以下见者数百人边吏多知?雀者问之皆阳不知丞相图议上奏(图谋也。)曰:臣闻上计长吏守丞以兴化条(凡言条者一一而举之)皇天报下神雀後知从臣敞舍来乃止郡国吏窃笑丞相仁厚有知略微信奇怪也。昔汲黯为淮阳守辞去之官谓大行李息曰:御史大夫张汤怀诈阿意以倾朝廷公不早白与俱受戮矣。息畏汤终不敢言後汤诛败帝闻黯与息语乃抵息罪而秩黯诸侯相取其思竭忠也。臣敞非敢毁丞相也。诚恐群臣莫白而长吏守丞畏丞相指归舍法令各为私教(舍废也。)务相增加浇淳散朴(不杂为淳以水浇之则味漓薄朴大质也。割之散也。)并行伪貌有名无实倾摇懈怠甚者为妖假令京师先行让畔异路道不拾遗其实亡益廉贪贞氵?之行而以伪先天下固未可也。即诸侯先行之伪声轶於京师非细事也。(轶过也。音逸)汉家承敝通变造起律令即以劝善禁奸条贯详备不可复加宜令贵臣明作长吏守丞(寝烈为宰相读为敕以下类此)归告二千石举三老孝弟力田孝廉使务得其人郡事皆以义法令简式(简局也。)毋得擅为条教敢挟诈伪以奸名誉者必先受戮(奸求也。音干)用以正明好恶天子嘉纳敞言召上计吏使侍中临饬如敞指意霸甚惭。

  萧望之为御史大夫宣帝五凤中大司农中丞耿寿昌奏设常平仓帝善之望之非寿昌(此望之不知权道)。

  後汉崔烈灵帝时为大司徒会西羌反边章韩遂作乱陇右徵发天下役赋无已烈以为宜弃凉州诏会公卿百官烈坚执先议议郎傅燮厉言曰:斩司徒天下乃安尚书郎杨赞奏燮廷辱大臣帝问燮燮对曰:昔冒顿至逆也。樊哙为上将愿得十万众横行匈奴中愤激思奋未失人臣之节顾计当从与不耳季布犹曰:哙可斩也。今凉州天下要冲国家藩卫高祖初兴使郦商别定陇右世宗拓境列置四郡议者以为断匈奴右臂今牧御失和使一州叛逆海内为之骚动陛下卧不安相不念为国思所以弭之之策乃欲割弃一方万里之土臣窃惑之。若使左衽之虏得居此地士劲甲坚因以为乱此天下之至虑社稷之深忧也。若烈不知之是极蔽也。知而故言是不忠也。帝从燮议。

  王允献帝初为司徒是时太师董卓既为吕布所杀允初议赦卓部曲吕布亦数劝之既而疑曰:此辈无罪从其主耳今。若名为恶逆而特赦之?足使其自疑非所以安之之道也。吕布。又欲以卓财物班赐公卿将校允。又不从而素轻布以剑客遇之布亦负其功劳多自夸伐既失意望渐不相平允性刚棱疾恶初惧董卓豺狼故折节图之卓既歼灭自谓无复患难及在际会每乏温润之色仗正持重不循权宜之计是以群下不甚附之董卓将校及在位者多凉州人允议罢其军或说允曰:凉州人素惮袁氏而畏关东今。若一旦解兵关东则必人人自危可以皇甫义真为将军就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