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三百七十一将帅部忠第二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将帅部·忠第二

  晋阎鼎行豫州刺史事屯许昌遭母丧乃於密县间鸠聚西州流人数千欲还乡里值京师失守秦王出奔密中司空荀藩藩弟司隶校尉组及中领军华恒河南尹华荟在密县建立行台以密近贼南趣许颍司徒左长史刘畴在密为坞主中书令李?桓太傅参军驺捷刘蔚镇军长史周顗司马李述皆来赴畴佥以鼎有才用。且手握强兵劝藩假鼎冠军将军豫州刺史蔚等为参佐鼎少有大志因西土人思归欲立功乡里乃与抚军长史王毗司马傅逊怀翼戴秦王之计谓畴捷等曰:山东非霸王处不如关中河阳令傅畅遗鼎书劝奉秦王过雒阳谒拜山陵径据长安绥合夷晋兴起义众克复宗庙雪社稷之耻鼎得书便欲诣雒流人谓北道近河惧有抄截欲南自武关向长安畴等皆山东人咸不愿西入荀藩及畴捷等并逃散鼎追藩不及?桓等见杀唯顗述走得免遂奉秦王行止上雒为山贼所袭杀百馀人率馀众西至蓝田时刘聪向长安为雍州刺史贾疋所逐走还平阳疋遣人奉迎秦王遂至长安而与大司马南阳王保卫将军梁芬京兆尹梁综等并同心推戴立王为皇太子登坛告天立社稷宗庙以阎鼎为太子詹事总摄百揆梁综与鼎争权鼎杀综以王毗为京兆尹鼎首建大谋立功天下始平太守麴允抚夷护军索?并害其功。且欲专权冯翊太守梁纬北地太守梁肃并综母弟?之姻也。谋欲除鼎乃证其有无君之心专戮大臣请讨之遂攻鼎鼎出奔雍为氐窦首所杀傅首长安。

  周馥为平东将军都督扬州诸军事睹群贼孔炽雒阳孤危乃建策迎天子迁都寿春永嘉四年与长史吴思司马殷识上《书》曰:不图厄运遂至於此戎狄交侵畿甸危逼臣辄与祖纳裴宪华谭孙惠等三十人伏思大计佥以殷人有屡迁之事周王有岐山之徙方今王都罄乏不可久居河朔萧条崤函险涩宛都屡败江汉多虞於今平夷东南为愈淮阳之地北阻涂山南抗灵岳名川四带有重险之固是以楚人东迁遂宅寿春徐邳东海亦足戍御。且运漕四通无患空乏虽圣上神聪元辅贤明居俭守约用保宗庙未。若相土迁宅以享永祚臣谨选精卒三万奉迎皇驾辄檄前北中郎将裴宪行使持节监豫州诸军事东中郎将风驰即路荆湘江扬各先运四年米租十五万斛布绢各十四万疋以供大驾今王浚苟?共平河朔臣等戮力以启南路迁都弭寇其计并得皇舆来巡臣宜转据江州以恢王略知无不为古人所务敢竭忠诚庶报万分朝遂夕陨犹生之年东海王越与苟?不协馥不先白於越而直上书越大怒。

  祖逖为镇西将军豫州刺史公私丰赡士马日滋方当摧锋越河扫清冀朔会朝廷将遣戴。若思为都督逖以。若思是吴人虽有才望无宏致远图。且已翦荆棘收河南地而。若思雍容直来统之意甚怏怏。且闻王敦与刘隗等构隙虑有内难大功不遂感激发病乃寄妻孥汝南大木山下时中原士庶咸谓逖当进据武牢而反置家险厄或谏之不纳逖虽内怀忧愤而图进取不辍。

  温峤为平南将军镇武昌闻苏峻之徵也。虑其有变求还朝以备不虞不听未几而苏峻果反移屯浔阳遣督护王愆期西阳太守邓岳鄱阳内史纪瞻等率舟师赴难及京师倾覆峤闻之号恸人有候之者悲哭相对俄而庾亮来奔宣太后诏进峤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峤曰:今日之急殄寇为先未效勋庸而逆受荣宠非所闻也。何以示天下乎!固辞不受时亮虽奔败峤每推崇之分兵给亮遣王愆期等要陶侃同赴国难侃恨不受顾命不许峤初从之後用其部将毛宝说复固请侃行初峤与庾亮相推为盟主峤从弟充言於峤曰:征西位重兵强宜共推之峤,於是遣王愆期奉侃为盟主侃许之遣督护龚登率兵诣峤峤,於是列上尚书陈峻罪状有众七千洒泣登舟峻时杀侃子瞻繇是侃激励遂率所统与峤亮同赴京师戎卒六万旌旗七百馀里钲鼓之声震於百里直指石头次於蔡州侃屯查浦峤屯沙门浦时祖约据历阳与峻为首尾见峤等军盛谓其党曰:吾本知峤能为四公子之事今果然矣。峻闻峤将至逼大驾幸石头时峻军多马南军仗舟?戢不敢轻与交锋用将军李根计据白石筑垒以自固使庾亮守之贼步骑万馀来攻不下而退追斩二百馀级峤。又於四望矶筑垒以逼贼曰:贼必争之设伏以逸待劳是制贼之一奇也。是时义军屡战失利峤军食尽陶侃怒曰:使君前云:不忧无将士惟得老仆为主耳今数战皆北良将安在荆州接胡蜀二虏仓廪当备不虞。若复无食仆便欲西归更思良?但今岁计殄贼不为晚也。峤曰:不然自古成监师克在和光武之济昆阳曹公之拔官渡以寡敌众仗义故也。峻约小临为海内所患今日之举决在一战峻勇而无谋藉骄胜之势自谓无前今挑之战可一鼓而擒也。柰何舍垂立之功设进退之计。且天子幽逼社稷危殆四海臣子肝脑涂地峤等与公并受国恩是致命之日事。若克济则臣主同祚如其不捷身虽灰灭不足以谢责於先帝今之事势义无旋踵骑猛兽安可中下哉!公。若违众独反人心必沮沮众败事义旗将回指於公矣。侃无以对遂留不去峤,於是创建行庙广设坛场告皇天后土祖宗之灵亲读祝文声气激扬涕流覆面三军莫能仰视其日侃督水军向石头亮峤等率精勇一万从白石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