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三百九十将帅部誓师警备誓师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将帅部·誓师

  夫戎者国之大事将者人之司命故周官有五戒千车存乎!军礼兵法有三誓交刃所以致志斯盖申严师律重用民命者也。三代而下曷尝去兵乃有奉辞董众龚行讨伐纠义赴难志翦凶慝饬桓桓之旅励逐逐之气躬秉旄钺职在旗鼓忠果内激棱威旁骛敦陈成列抗词出令声气慷慨士众耸劝诚心?发怒气兼倍用能摧坚履险而无惮取乱侮亡之必克率和毅勇以集巨伐斯盖经武之大猷治戎之善志者也。《传》曰:辞之不可以已。又曰:动人以行不以言自非由衷激愤精意感厉亦何以致人之死力乎!。

  夏羲和湎淫废时乱日(羲氏世掌天地四时之官自唐虞至三代世职不绝太康之後于酒过差非度废天时乱甲乙)裔往征之作裔征(裔国之君受王命往征之)裔征曰:(奉辞罚罪曰:征)惟仲康肇位四海(羿废太康而立其弟仲康为天子)裔侯命掌六师(仲康命裔侯掌主六师为大司马)羲和废厥职酒荒于厥邑(舍其职官还其私邑以酒迷乱不修其业)侯承王命徂征(徂往也。就其私邑往讨之)告於众曰:嗟予有众(誓敕之。)圣有谟训明徵定保(徵证保安也。圣人所谋之教训为世明证所以定国安家)先王克谨天戒臣人克有常宪(言君能慎戒臣能奉有常法)百官修辅厥后惟明明(修职辅君君臣俱明)每岁孟春遒人以木铎徇于路(遒人宣令之官木铎金铃木舌所以振文教)官师相规工执艺事以谏(官师众官更相规阙百工各执其所治枝艺以谏失常)其,或不恭邦有常刑(言百官废其职服大刑)惟时羲和颠覆厥德(颠覆言反倒将陈羲和所犯故先举孟春之令犯令之诛)沉乱于酒畔官离次(沉谓醉宜失位次也。)俶扰天纪遐弃厥司(俶始扰乱也。纪谓时日司所主也。)乃季秋月朔辰弗集于房(辰日月所会房所舍之次集合也。不合即日食可知)瞽奏鼓啬夫驰庶人走(凡日食天子伐鼓於社责上公瞽乐官乐官进鼓则伐之啬夫主币之官驰取币礼天神庶人走供救日食之百役也。)羲和尸厥官罔闻知(主其官而无闻知于日食之变异所以罪重)?迷于天象以干先王之诛(合错天象言?乱之甚干犯也。)政典曰:先时者杀无沉(政典夏后为政之典籍。若周官六卿之治典先时谓历象之法四时节气弦望晦朔先天时则罪死无赦矣。)湎赦不及时者杀无赦(不及谓历象後天时虽治其官苟有先後之差则无赦况废官乎!)今予以尔有众奉将天罚(将行也。奉王命行王诛谓杀湎淫之身立其贤子弟)尔众士同力王室尚弼予钦承天子威命(以天子威命督其士众使用命)火炎昆冈玉石俱焚(山脊曰:冈昆山出玉言火逸而害玉)天吏逸德烈于猛火(逸过天王之吏为过恶之德其伤害天下甚於火之害玉猛火烈矣。又烈於火)歼厥渠魁胁从罔治(歼灭渠大魁帅也。指谓羲和罪人之身其胁从距王师者无治)旧染?俗咸与维新(言其馀人久染?俗本无恶心皆与更新一无所问)呜呼威克厥爱允济(欢能以威胜所爱则必有成功)爱克厥威允罔功(以爱胜威无以济众信无功)其尔众士懋戒哉!(言当勉以用命戒以辟戮)。

  太公望从武王东伐以观诸侯集否师行师尚父左仗黄钺右把白旄以誓曰:苍兕苍兕总尔众庶与尔舟楫後至者斩遂至孟津诸侯不期而会者八百。

  晋赵鞅纳卫太子于戚八月齐人输范氏粟郑子姚子般送之(子姚罕远子般驷弘)士吉射送之赵鞅御之遇於戚阳虎曰:吾车少以兵车之旆与罕驷兵车先陈(旆先驷车也。以先驷车益其兵车以示众)罕驷自後随而从之既会之简子誓曰:范氏中行氏反易天命(不喜君也。)斩艾百姓欲擅晋国而灭其君寡君恃郑而讨焉今郑为不道弃君助臣二三子顺天明从君命经德义除诟耻在此行也。克敌者上大夫受县下大夫受郡(《周书》作维篇千里百县县有四郡)士田十万(十万亩也。)庶人工商遂(得遂进士)人臣隶圉免(去厮役)志父无罪君实图之(志父赵简子之一名也。言己事济君当图其赏)。若其有罪绞缢以免(绞所以缢人物)桐棺三寸不设属辟(属辟官之重数王四重君再重)素车朴马(以载板)无入于兆(兆葬域)下卿之罚也。(为众设赏自设罚所以能克敌)甲子将战简子巡列曰:毕万匹夫也。七战皆获有马乘死於牖下(毕万晋献公卿也。皆获有功死於牖下言得寿终)群子勉之死不在寇(言有命)。

  後汉齐武王伯升既破甄阜军乃陈兵誓众焚积聚破釜甑鼓行而前。

  吴汉为大司马率诸将围苏茂於广乐时刘永将周建救广乐汉与战不利堕马伤膝还宫建等遂使连兵入城诸将谓汉曰:大敌在前而公伤卧众心惧矣。汉乃勃然裹创而起椎牛飨士令军中曰:贼众虽多皆劫掠群盗胜不相让败不相救非有仗节死义者也。今日封侯之秋诸君勉之,於是军士激怒人倍其气建武十二年汉与诸将伐公孙述汉乘利遂自将步骑二万馀人进逼成都去城十馀里阻江北为营作浮桥使副将刘尚将万馀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