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三百九十四将帅部勇敢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将帅部·勇敢

  夫勇敢强有力者圣王之所贵也。天下有事用之於战胜则无敌矣。是故为三军之帅专四征之任也。非抗威奋厉孔武有力何以率乎!下非致师当寇先登敢死何以成其功哉!历代而下当其任者固有英果迈众临敌贾勇冒矢石而靡惮衽金革而无厌推锋蹈刃雄呼直荡用能摧坚阵破?寇扶危纾难树勋扬烈图锺鼎而不朽载策府而垂裕《诗》曰:舍命不渝《传》曰:率义之谓勇盖与夫暴虎凭河死而无悔者异矣。

  高固齐大夫也。鲁成公二年三卿帅师会晋师及齐侯战於鞍(鞍齐地)高固入晋师桀石以投人(桀担)禽之而乘其车(既获其人因释已车而载所获者车)系桑本焉以徇齐垒(将至齐垒以桑树系车而走以自异)曰:欲勇者贾余馀勇(贾买也。言已勇有馀故卖也。)。

  解张晋大夫鞍之战邴夏御齐侯逢丑父为右晋解张御?克郑丘缓为右齐侯曰:余姑翦灭此而朝食(姑。且也。翦尽也。)不介马而驰之(介甲也。)?克伤於矢流血及屦未绝鼓音(中军将自执旗鼓故虽伤而击鼓不息)曰:余病矣。张侯曰:自始合矢贯余手及肘余折以御左轮朱殷岂敢言病吾子忍之(张侯解张也。朱血色血色久则殷殷音近烟今人谓赤黑为殷色言血多污车轮御犹不敢息)缓曰:自始合苟有险余必下推车子岂识之然子病矣。(以其不识已推车)张侯曰:师之耳目在吾旗鼓进退从之此车一人殿之可以集事(殿镇也。集成也。)。若之何其以病败君之大事也。擐甲执兵固即死也。(擐贯也。即就也。)病未及死吾子勉之左并辔右援枹而鼓马逸不能止师从之(晋师从?克车)齐师败绩逐之三周华不注(华不注山名)。

  孟孺子速鲁人也。襄公十六年秋齐侯围成(成鲁孟氏邑贰晋故伐鲁)。

  孟孺子速徼之(孟献子之子《庄子》速也。徼要也。)齐侯曰:是好勇去之以为之名速遂塞海陉而还(海陉鲁隘道)。

  涉佗晋大夫鲁定公十年晋赵鞅围卫报夷仪也。(齐为卫伐晋夷仪故伐卫以为报)初卫侯伐邯郸午於寒氏(邯郸广平县也。午晋邯郸大夫寒氏即五氏也。)城其西北隅而守之宵?替(午众宵散)及晋围卫午以徒七十人门於卫西门杀人於门中曰:请报寒氏之役(卫开门与午斗)涉佗曰:夫子则勇矣。然我往必不敢启门亦以徒七十人旦门焉步左右皆至而立如植(至其门下步行左右然後立待如立木不动示整)日中启门乃退。

  冉求鲁人哀公十一年齐国书帅师伐鲁孟孺子泄帅右师冉求帅左师战於郊获甲首八十(冉求所得)齐人不能师(不得整其师)宵谅曰:齐人遁(谅周也。)冉有请从之三季孙弗许冉有用矛於齐师故能入其军孔子曰:义也。(言能以义勇冉有冉求也。)。

  弥庸吴王孙也。鲁哀公十三年越子伐吴为二隧(隧道也。)畴无馀讴阳自南方(二子越大夫)先及郊吴太子友王子地王孙弥庸寿於姚自泓上观之(观越师泓水名)弥庸见姑蔑之旗(姑蔑越地今东阳大宋县弥庸父为越所获故姑蔑人得其旌旗)曰:吾父之旗也。不可以见雠而弗杀也。太子曰:战而不克将亡国请待之弥庸不可属徒五千(属会也。)王子地助之战弥庸获畴无馀地获讴阳。

  荀瑶晋大夫知伯襄子也。鲁哀公二十三年荀瑶伐齐(荀瑶荀跞之孙智伯襄子)齐高无不帅师御之智伯视齐师马骇遂驱之曰:齐人知余旗其谓余畏而反也。及垒而还战於犁丘(犁丘湿也。)齐师败绩知伯亲擒颜庚(颜庚齐大夫颜涿聚)汉黥布六人(六县名人)章邯之灭陈胜布引兵击秦左右校破之引兵而东击景驹秦嘉等布常冠军(言其骁勇为众军之最)。

  樊哙初号武威君时沛公从百馀骑因项伯面见项羽谢无有闭关事项羽既飨军士中酒(饮酒之中也。不醉不醒故谓之中)亚父欲谋杀沛公令项庄拔剑舞坐中欲击沛公项伯常屏蔽之时独沛公与张良得入坐樊哙居营外闻事急?持盾入初入营营卫止哙(营卫谓营垒之守卫者)哙直撞入立帐下(谓以盾撞击人)项羽目之问为谁张良曰:沛公参乘樊哙也。项羽曰:壮士赐之卮酒彘肩哙既饮酒拔剑切肉食之项羽曰:能复饮乎!樊哙曰:臣死。且不辞岂特卮酒乎!。且沛公先入定咸阳暴师霸上以待大王(时项羽未为王故高纪云:以待将军)大王今日至听小人之言与沛公有隙臣恐天下解心疑大王也。项羽默然沛公如厕麾哙去既出沛公留车骑独骑马哙等四人步从从山下走归霸上军而使张良谢项羽亦因遂已(已止也。)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