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四百一将帅部行军法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将帅部·行军法

  夏《书》曰:威克厥爱允济傅曰:戎昭果毅易之戮也。盖夫戢兵禁暴者武之德明罚饬法者战之器未有舍兹道而能贞夫师律者也。自春秋以来典司军政而能申严卒乘一其志力耸动群听克壮其猷者曷尝不出令必信奉法无挠干纪者罔赦逾矩者必诛靡私於贵倖无惮於强御繇是塞其横议去其乱群破骄卒之胆激懦夫之气齐斧一用威声载路扬我武以清不讳震茂烈以垂无穷勋伐并建光宠咸集真得夫经武御众之略哉!。

  子玉为楚令尹楚子将围宋使子文治兵於暌(子文时不为令尹故云:使治兵习号令也。暌楚邑)终朝而毕不戮一人(终朝自旦及食时也。子文欲委重於子玉故略其事)子玉复治兵於为(子玉为令尹?故楚邑)终日而毕鞭七人贯三人耳。

  魏绛为晋司马悼公与鲁襄公会单顷公及诸侯同盟於鸡泽(单顷公王卿士)晋侯之弟扬干乱行於曲梁(行陈次)魏绛戮其仆(仆御也。)公怒谓羊舌赤曰:合诸侯以为荣也。扬干为戮何辱如之必杀魏绛无失也。对曰:纟?无贰志事君不避难有罪不逃刑其将来辞何辱命焉言终魏绛至授仆人书(仆人晋侯御仆)将伏剑士鲂张老止之公读其《书》曰:日君乏使使臣斯司马(斯此也。)臣闻师众以顺为武(顺莫敢违)军事有死无犯为敬(守官行法虽死不敢有违)君合诸侯臣敢不敬君师不武执事不敬罪莫大焉臣惧其死以及扬干无所逃罪(惧自犯不武不敬之罪也。)不能致训至於用钺(用钺斩扬干之仆)臣之罪重敢有不从以怒君心(言不敢不从戮)请归死於司寇(致尸於司冠使戮之)公跣而出曰:寡人之言亲爱也。吾子之讨军礼也。寡人有弟弗能教训使干大命寡人之过也。子无重寡人之过(听绛死为重过)敢以为请(请使无死)晋侯以魏绛为能以刑佐民矣。反役与之礼食使佐新军(群臣旅会今欲显纟?故特为设礼食)。

  中行穆子败无终子及群狄於太原崇卒也。(崇聚也。)将战魏舒曰:彼徒我车所遇。又厄(地险不便)以什共车必克(更增十人以当一车之用)困诸厄。又克(车必困於厄道今去车故为必克)请皆卒(去车为步卒)自我始乃毁车以为行(魏舒先自毁其属车以为步陈)五乘为三伍(乘车者车三人五乘十五人今改去其车更以五人为伍分为三伍)荀吴之嬖人不肯即卒斩以徇(魏舒辄斩之荀吴不恨所以能立功)为五陈以相离两於前伍於後专为右角参为左角偏为前拒(皆临时处置之名)以诱之翟人笑之(笑其失常)未陈而薄之大败之。

  韩献子为晋大夫赵宣子言於灵公以为司马河曲之役赵孟使人以其乘车干行献子执而诛之。

  司马穰苴齐田完之苗裔也。齐景公时晋伐阿甄而燕侵河上齐师败绩景公患之晏婴荐田穰苴曰:穰苴虽田氏庶孽然其人文能附众武能威敌愿君试之景公召穰苴与语兵事大悦之以为将军将兵?燕晋之师穰苴曰:臣素卑贱君擢之闾伍之中加之大夫之上士卒未附百姓不信人微权轻愿得君之宠臣国之所尊晋大夫以监军乃可,於是景公许之使庄贾往穰苴既辞与庄贾约曰:旦日日中会於军门穰苴先驰至军立表下漏待贾贾素骄贵以为将已之军而已为监不甚急亲戚左右送之留饮日中而贾不至穰苴则仆表决漏入军行勒兵申明约束约束既定夕时庄贾乃至穰苴曰:何後期为贾谢曰:不佞大夫亲戚送之故留穰苴曰:将受命之日则忘其家临军约束则忘其亲援枹鼓之急则忘其身今敌国深侵邦内骚动士卒暴露於境君寝不安席食不甘味百姓之命皆悬於君何谓相送乎!召军正问曰:军法期而後至者云:何对曰:当斩庄贾惧使人驰报景公请救既往未及反,於是遂斩庄贾以徇三军三军之士皆振慄久之景公遣使者持节赦贾驰入军中穰苴曰:将在军君命有所不受(魏武帝曰:苟便於事不拘君命)问军正曰:军中不驰今使者驰云:何正曰:斩使者大惧穰苴曰:君之使不可杀之乃斩其仆车之左驸马之左骖以徇三军遣使者还报然後行。

  孙武子者齐人也。以兵法见於吴王阖庐阖庐曰:子之十三篇吾尽观之矣。可以小试勒兵乎!对曰:可阖庐曰:可试以妇人乎!曰:可,於是许之出宫中美人得八百十人孙子分为二队以王之宠姬二人各为队长皆令持戟令之曰:汝知而心与左右手背乎!妇人曰:知之孙子曰:前则视心左视左手右视右手後即视背妇人曰:诺约束既布乃设?钺即三令五申之,於是鼓之右妇人大笑孙子曰:约束不明申令不熟将之罪也。复三令五申而鼓之左妇人复大笑孙子曰:约束不明申令不熟将之罪也。既已明而不如法者吏士之罪也。乃欲斩左右队长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