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四百二十四将帅部死事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将帅部·死事

  古之谓死有重於泰山有轻於鸿毛者盖虑乎!不得其所也。若乃委质以事君陈力而就列有死无贰乃其分焉矧夫处分阃之任总贞师之寄所以式遏寇虐作固垣翰夹辅宗社保障黎元诚安危之注意而委赖之尤重者也。乃有遘难虞之会当讨击之际纯心内激拳勇外发执金鼓而作气冒矢石而无惮奋不顾身沦於锋刃其或失先声後实之效当彼众我寡之势战则奔溃守则沦覆而能执心不挠握节自誓捐躯死难没而益荣此所谓执戈卫社陨首无悔者矣。

  晋狼?覃为戎右鲁文公二年秦师伐晋晋侯御之及秦师战于彭衙秦师败绩初战於肴也。晋梁弘御戎莱驹为右战之明日晋襄公缚秦囚使莱驹以戈斩之囚呼莱驹失戈狼?覃取戈以斩囚禽之以从公乘遂以为右箕之役(在僖公三十三年)先轸黜之而立续简伯狼?覃怒其友曰:盍死之?覃曰:吾未获死所其友曰:吾与女为难(欲共杀先轸)?覃曰:周志有之勇则害上不登於明堂死而不义非勇也。共用之谓勇吾以勇求右无勇而黜亦其所也。谓上不我知黜而宜乃知我矣。子姑待之及彭衙既陈以其属驰秦师死焉晋师从之大败秦师君子谓狼?覃,於是乎!君子《诗》曰:君子如怒乱庶遄沮。又曰:王赫斯怒爰整其旅怒不作乱而以从师可谓君子矣。

  栾针为戎右荀偃将中军襄十四年夏诸侯之大夫从晋侯伐秦郑司马子侨帅郑师以进师皆从之至於?或林(?或林秦地)不获成焉(秦不服)荀偃令曰:鸡鸣而驾塞井夷灶(示不反)唯余马首是瞻(言进退从已)栾?曰:晋国之命未是有也。余马首欲东乃归(?恶偃自专故弃之)下军从之左史谓《庄子》曰:不待中行伯乎!(中行伯荀偃也。《庄子》魏绛也。左史晋太史)《庄子》曰:夫子命从帅(夫子谓荀偃)栾伯吾帅也。吾将从之从帅所以待夫子也。(以从命为待也。栾?下军帅《庄子》为佐。故曰:吾帅)伯游曰:吾令实过悔之何及多遗秦禽(军帅不和恐多为秦师所禽获)乃命大还晋人谓之迁延之役(迁延却退)栾针曰:此役也。报栎之败也。役。又无功晋之耻也。吾有二位於戎路(栾针栾?弟也。二位谓?将下军针为戎右)敢不耻乎!与士鞅驰秦师死焉。

  鲁公叔禺人昭公子也。鲁与齐战于郎(郎鲁近邑也。哀十二年齐国书帅师伐我是也。)公叔禺人遇负杖入保者息(遇见也。见走辟齐师将入保罢倦扳其杖头上两手掖至休息者保县邑小城禺人昭公之子春秋《传》曰:公叔务人)曰:使之虽病也。(谓时徭役)任之虽重也。(谓时贼杀)君子不能为谋也。士弗能死也。不可(君子谓卿大夫也。鲁政既恶复无谋臣士。又不能死难禺人耻之)我则既言矣。(欲敌齐师践其言)与其邻重汪?皆往死焉(奔敌死齐寇邻里也。重皆当为童未寇者之称姓汪名?邻或为谈春秋《传》曰:童汪?)鲁人欲勿殇重汪?(见其死君事有士行欲以成人之丧丧之言鲁人者死君事国为敛葬)问于仲尼仲尼曰:能执干戈以卫社稷虽欲勿殇也。不亦可乎!(善之)。

  齐国鲁哀公十一年公会吴伐齐齐国书将中军高无本将上军宗楼将下军陈僖子谓其弟书尔死我必得志(书子占也。欲获死事之功)宗子阳与闾丘明相厉也。(相劝厉致死子阳宗楼)桑掩胥御国子(国子国书)公孙夏曰:二子必死(亦劝勉人)将战公孙夏命其徒歌虞殡(虞殡送葬歌曲示必死)陈子行命其徒具含玉公孙挥命其徒曰:人寻约吴?短(约绳也。八尺为寻吴?短欲以绳贯其首)东郭《书》曰:三战必死于此三矣。(三战夷仪五氏与今)使问弦多以琴(弦多齐人六年奔鲁问遗)曰:吾不复见子矣。(言将战死)《陈书》曰:此行也。吾闻鼓而已不闻金矣。(鼓以进军金以退军不闻金言将死)战于艾陵大败齐师获国书公孙夏闾丘明《陈书》东郭书楚大夫史皇吴伐楚楚师乱吴师大败子常奔郑史皇以其乘广死(以战死)。

  汉周苛为御史大夫高祖令与枞公守荥阳三年项羽引兵西拔荥阳城生得周苛羽亨周苛(亨谓煮而杀之)并杀枞公。

  纪城以将军从高祖击破秦入汉定三秦战好?死事封子通为襄平侯灌孟吴楚反时颍阴侯灌婴为将军属太尉(时颍阴侯是灌婴之子名何转写误为婴耳)孟为校尉战常?舀坚遂死吴军中。

  韩千秋故济北相武帝元鼎四年南粤相吕嘉为乱天子遣千秋往入粤境破数小邑未至番禺四十里粤以兵击千秋等灭之,於是天子曰:韩千秋虽亡成功亦军锋之冠封其子延年为成安侯。

  後汉叔寿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