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四百五十一将帅部争功矜伐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将帅部·争功

  《书》曰:汝惟不矜天下莫与汝争能盖夫狠而求胜竞不以心斯事之末而德之?鬼也。肇自三季世事军旅後已之义靡笃夺人之心纷起其有受?钺之寄忘礼让之训当受?齐出握兵分道搴旗斩将攻略城池竞图勋伐相尚谋诈或逗遛期会以沮彼众或增益首级以大己功或倍道以先至或抽戈以相逐书劳之际求质实於俘获行封之始请辨正於先後廷争以发愤叹耦语以图叛戾至有夺?爵伏斧?而不悔者矣。兹所谓矜其能而丧厥功者焉。

  穿封戍为楚大夫楚子侵郑至于城麇郑皇颉戍之出与楚师战败穿封戍囚皇颉公子围与之争之正於伯州犁(正曲直也。)伯州犁曰:请问於囚乃立囚伯州犁曰:所争君子也。其何不知上其手曰:夫子为王子围寡君之贵介弟也。下其手曰:此子为穿封戍方城外之县尹也。谁获子(上下手以道囚意也。)囚曰:颉遇王子弱焉(弱败也。言为王子所得)戍怒抽戈逐王子围弗及楚人以皇颉归赵鞅为晋大夫(简子也。)帅师纳卫太子蒯聩于戚齐人输范氏粟郑子姚子般送之赵鞅御之遇於齐将战邮无恤御简子卫太子为右郑人击简子中肩毙于车中(毙踣也。)太子救之以戈郑师北既战简子曰:吾伏?呕血(?弓衣呕吐也。)鼓音不衰今日我上也。(功为上)太子曰:吾救主於车退敌於下我右之上也。邮良曰:我两?引将绝吾能止之(止使不绝)我御之上也。驾而乘材两?引皆绝(材横木明细小也。传言简子不让下自伐)。

  汉萧何为丞相高帝五年先封ガ獼(ガ音赞属南阳)食邑八千户功臣皆曰:臣等身被坚执兵多者百馀战少者数十合攻城略地大小各有差今萧何未有汗马之劳徒持文墨议论不战顾居臣等上何也。(顾犹反也。)帝曰:诸君知猎乎!曰:知之知猎狗乎!曰:知之帝曰:夫猎追杀兽者狗也。而发纵指示兽者人也。(纵音子用切发纵谓解抽而放之)今诸君徒能得走兽耳功狗也。至如萧何发纵指示功人也。且诸君徒以身从我多者三两人萧何举宗数十人皆随我功不可忘也。群臣後皆莫敢言是时帝已大封功臣三十馀人其馀争功未得行封帝居南宫从复道上(复音複上下有道故谓之复)见诸将耦语以问张良良曰:陛下与此属共取天下今已为天子而所封皆故人所爱所诛皆平生仇怨今军吏计功以天下为不足用遍封(言有功者多而土地少)而恐以过失及诛故相聚谋反耳帝曰:为之奈何良曰:取上素所不快(言有旧嫌者)计群臣所共知最甚者一人先封以示群臣三月上置酒封雍齿因趣丞相急定功行封(趣读曰:促)。

  荀彘为左将军武帝元封二年遣与楼船将军杨仆击朝鲜右渠左将军破浿水上军乃前至城下围其西北指示者以手指示之楼船亦往会居城南右渠遂坚城守数月未能下左将军急击之朝鲜大臣乃阴间使人私约降楼船往来言尚未肯决左将军数与楼船期战楼船欲就其约不左将军亦使人求间隙降下朝鲜不肯心附楼船以故两将不相得左将军心意楼船前有失军罪(意疑也。)今与朝鲜和善而。又不降疑其有反计未敢发言天子曰:将率不能前乃使卫山谕降右渠不能颛决与左将军相误卒沮约(颛与专同卒终也。沮坏也。)今两将围城。又乖异以故久不决使故济南太守公孙遂往正之有便宜得以从事遂至左将军曰:朝鲜当下久矣。不下者楼船数期不会具以素所意告遂曰:今如此不取恐为大害非独楼船。又。且与朝鲜共灭吾军遂亦以为然而以节召楼船将军入左将军军计事即令左将军戏下执纟专楼船将军(戏读与麾同)并其军以报天子许左将军已并两军即急击朝鲜朝鲜相路人相韩陶尼?相参将军王?夹(戎狄不知官纪故皆称相相路人一也。相韩陶二也。尼?相参三也。将军王?夹四也。?夹音作颊也。)相与谋曰:始欲降楼船楼船今执独左将军并将战益急恐不能与(不能与犹言不如也。)王。又不肯降陶?夹路人皆亡降汉路人道死元封三年夏尼?相参乃使人杀朝鲜王右渠来降王险城未下故右渠之大臣成已。又反复攻吏左将军使右渠子长(右渠之子名长)降相路人子最(相路人前已降汉而死於道故谓之降相最者其子名)告谕其民诛成已故遂定朝鲜左将军徵至坐争功相嫉乖计弃市楼船将军已坐兵至列口当待左将军(列口县名也。度海先得之)擅先纵失亡多当诛赎为庶人。

  後汉任尚为中郎将元初五年与度辽将军邓遵击西羌有功遵以太后从弟故爵封优大尚与遵争功。又诈增首级受财枉法赃千万以上槛车徵弃市。

  晋王浑为安东将军都督扬州诸军事镇寿春及伐吴吴遣司徒何植建威将军孙晏送印节诣浑降既而王?破石头降吴威名益振明日浑始济江登建业宫酾酒高会自以先据江上破吴中军按兵不进致在王?之後意甚愧恨有不平之色频奏?罪状时人讥之。

  宋张僧产龙骧将军兴世弟也。时邓琬辅晋安王僭逆兴世击败之琬死别将刘胡走入沔众稍散比至石城裁馀数骑竟陵郡丞陈怀真闻胡经过率数十人断道邀之胡人马既疲自度不免因随怀真入城告渴与之酒胡饮酒毕引佩刀自刺不死斩首送京邑僧产追胡未至石城数十里逢送胡首信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