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四百七十台省部奏议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台省部·奏议

  虞《书》曰:敷纳以言《传》曰:议事以制盖臣之事君有官守焉有言责焉。若乃省署之设班制有序治政攸出髦俊咸集双笔九墨之赐著於令典伏奏起草之勤表乎!职业其为言责也。重矣。哉!乃有深识理道博达古今援引经义参酌时务述宣忠信之道雍容训格之言或扬庭会议辩析众惑或削章迭进发挥大猷非夫謇谔宏达平彻闲雅孰可以商确治体建明王度塞於荐绅之论哉!。

  汉贾谊文帝时为大中大夫谊以为汉承秦之败俗废礼义捐廉耻今其甚者杀父兄盗者取庙器而大臣特以簿书不报期会(特但也。簿文簿也。政为大事也。言公卿但以文案簿书报答为事也。)至於风俗流溢恬而不怪(恬安也。谓心以为安)以为是?然耳(言正当如非失道也。)夫移风易俗使天下回心而乡道类非俗吏之所能为也。夫立君臣等上下使纲纪有序六亲相睦(六亲贾谊书以为父也。子也。从父昆弟也。从祖昆弟也。曾祖昆弟也。族昆弟也。)此非天之所为人之所设也。人之所设不为不立不修则坏(为作也。)汉兴至今二十馀年宜定制度兴礼乐然後诸侯轨道百姓素朴狱讼衰息(轨道言遵道犹车行之依轨辙也。)乃草具其仪(草为草创也。立其事也。)天子说焉而大臣绛灌之属害之故其议遂寝。

  吴丘寿王武帝时为侍中丞相公孙弘奏言民不得挟弓弩十贼?广弩百吏不敢前(引满曰:?广)盗贼不辄伏辜免脱者众害寡而利多此盗贼所以蕃也。禁民不得挟弓弩则盗贼执短兵短兵接则众者胜以众吏捕寡贼其?必得盗贼有害无利则莫犯法刑错之道也。臣愚以为禁民毋得挟弓弩便上下其议寿王对曰:臣闻古者作五兵非以相害以禁暴讨邪也。(五兵谓矛戟弓剑戈)安居则以制猛兽而备非常有事则以设守卫而施行阵及至周室衰微上无明王诸侯力政强侵弱众暴寡海内扌元敝巧此诈并生(扌元尽也。)是以知者?舀愚勇者威怯苟以得胜为务不顾义理故机变械饰所以相贼害之具不可胜数,於是秦兼天下废王道立私议灭诗书而首法令去仁恩而任刑戮堕名城杀豪杰(堕毁也。)销甲兵折锋刃其後民以?鉏?梃相挞击(?摩田之器也。?马挝也。挺大杖也。)犯法滋众盗贼不胜至於赭衣塞路群盗满山卒以乱亡故圣王务教化而省禁防知其不足恃也。今陛下昭明德建太平举俊才兴学官三公有司或繇穷巷起白屋裂地而封宇内日化方外乡风然而贼盗犹有者郡国二千石之罪非挟弓弩之过也。《礼》曰:男子生桑弧蓬矢以举之明示有事也。孔子曰:吾何执执射乎!大射之礼自天子降及庶人三代之道也。诗云:大侯既抗弓矣。斯张射夫既同献尔发功言贵中也。愚闻圣王合射以明教矣。未闻弓矢之为禁也。且所为禁者为贼盗之以攻夺也。攻夺之罪死然而不止者大奸之於重诛固不避也。臣恐邪人挟之而吏不能止良民以自备而抵法禁是擅贼威而夺民救也。窃以为无益於禁奸而废先王之典使学者不得习行其礼大不便书奏帝以难丞相弘弘诎服焉。

  後汉郑弘章帝建初初为尚书令旧制尚书郎限满补县长令史丞尉弘奏以为台职虽尊而酬赏甚薄至於开选多无乐者请使郎补千石令史为长帝从其议。

  宋意为尚书章和二年鲜卑击破北匈奴而南单于乘此请兵北伐因欲还归旧庭时窦太后朝议欲从之意上疏曰:夫戎狄之隔远中国幽处北极界以沙漠简贱礼义无有上下强者为雄弱者屈服自汉兴以来征伐数矣。其所克获曾不补害光武皇帝躬服金革之难深昭天地之明故因其来降羁縻畜养边人得生劳役休息於兹四十馀年矣。今鲜卑奉顺斩获万数中国坐享大功而百姓不知其劳汉兴功烈於斯为盛所以然者外域相攻无损汉兵者也。臣察鲜卑侵伐匈奴正是利其抄掠及归功圣朝实繇贪得重赏今。若听南虏还都北庭则不得不禁制鲜卑外失暴掠之愿内无功劳之赏豺狼贪婪必为边患今北敌西遁请求和亲宜因其归附以为外捍巍巍之业无以过此。若引兵费赋以顺南虏则坐失上略去安即危矣。诚不可许命南单于竟不北徙。

  陈忠为尚书安帝即位频遭元元之厄百姓流亡盗贼并起郡县更相饰匿莫肯纠发忠独以为忧上疏曰:臣闻轻者重之端小者大之源故?是溃蚁孔气泄针芒(韩子曰:千丈之?是以蝼蚁之穴而溃黄帝《素问》曰:针头如芒气出如筐)是以明者慎微知者识几《书》曰:不可不杀诗云:无纵诡随以谨无良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