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四百七十一台省部奏议第二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台省部·奏议第二

  宋郑鲜之初仕晋安帝为御史中丞时制长吏以父母疾去官禁锢三年山阴令沈叔任父疾去职鲜之因此上议曰:夫事有相权故制有与夺此有所屈而彼有所申未有理无所明事无所获而为永制者也。当以去官之人或容诡托之事诚或有之,岂可亏天下之大教以末伤本者乎!。且设法盖以众包寡而不以寡违众况防杜去官而塞孝爱之实。且人情趋於荣利辞官本非所防所以为制者莅官不久则奔竞互生故杜其欲速之心以申考绩之实即父母之疾而加以罪名悖义疾理莫此为大谓宜从旧於义为允从之,於是自二品以上父母没者坟墓摧毁及疾病族属辄去并不禁锢。

  裴松之晋安帝义熙初为祠部郎松之以世立私碑有乖事实上表陈之曰:碑铭之作明示後昆自非殊功异德无以允应兹典大者道勋光远世所宗推其次节行高妙遗烈可纪。若乃亮采登庸绩用显著敷化所莅惠训融远述咏所寄有赖镌勒非斯族也。则几乎!僭黩矣。俗弊伪兴华烦已久是以孔悝之铭行是人非蔡邕制文每有愧色而自时厥後其流弥多预有臣吏必为建立勒铭寡取信之实刊石成虚伪之常真假相蒙殆使合美者不贵但论其功费。又不可称不加禁裁其弊无已以为诸欲立碑者宜悉令言上为朝议所许然後听之庶可以防遏无徵显彰茂实使百世之下知其不虚则义信於仰止道孚於来叶繇是并断。

  孔琳之晋义熙中为尚书左丞诏众官献便宜议者以为宜修庠序恤典刑审官方明黜陟举逸拔材务农简调琳之於众议之外别建言曰:夫玺印者所以辨章官爵立契符信官莫大於皇帝爵莫尊於公侯而传国之玺历代迭用袭封之印奕世相传贵於仍旧无取改作今世唯尉一职独用一印於内外群官每迁悉改讨寻其义私所未达。若谓官各异姓与传袭不同则未。若异代之为殊。若论其名器虽有公卿之贵未。若帝王之重。若以或有诛夷之臣忌其凶秽则汉用秦玺延祚四百未闻以子婴身戮国亡而弃不佩帝王公侯之尊不疑於传玺人臣众僚之卑何嫌於即印载籍未闻其说推例自乖其准而终年刻铸丧功消实金银铜炭之费不可称言非所以因循旧贯易简之道愚谓众官即用一印无烦改作。若有新置官。又官多印少文或零失然後乃铸则仰裨天府非唯小益。又曰:凶门柏装不出礼典起自末代称习生常遂成旧俗,爰自天子达於庶人诚行之有繇卒革必骇然苟无害於情而有愆礼度存之未有所明去之未有所失固当式遵先典?革後谬况复兼以游费实为民患者乎!凡人士丧仪多出闾里每有此须动十数万损民财力而义无所取至於寒庶则人思自竭虽复室如悬罄莫不倾产殚财所谓葬之以礼其。若此乎!谓宜谨遵先典一罢凶门之式表以素扇足以示凶。又曰:昔事故饥荒米?绵绢皆贵其後米价登复而绢于今一倍绵绢既贵蚕业者滋虽勤励兼倍而贵犹不息愚谓致此良有其繇昔事故之前军器止用铠而已至於袄袍衤两裆必俟战阵实在库藏永无损毁今仪从直卫及邀罗使命或有防卫送迎悉用袍袄之属非惟一府众军皆然绵帛易败势不支久。又昼以御寒夜兼寝卧曾未周年便自败裂每丝绵新登易折租以市。又诸府竞收动有千万积贵不已实繇於斯私服为之艰匮官库为之空尽愚谓。若侍御所须固不可废其馀则依旧用铠小小使命送迎之属止宜用仗不烦铠袄用之既简则其价自降。又曰:夫不耻恶食唯君子能之肴馔尚奢为日久矣。今虽改张是期而此风未革所甘不过一味而陈必於方丈?口之外皆为悦目之费富者以之自矜贫者为之殚产众所同鄙而莫能独异愚谓宜粗为其品使奢俭有中。若有不改加以贬黜则德俭之化不日而流。

  何承天为御史中丞宋文帝元嘉九年魏军侵边太祖访群臣威戎御远之略承天上。表曰:伏见北藩上事攻犯青兖天慈降监矜此黎元博逮群策经纶戎政臣以愚陋预闻访及窃寻犭严狁告难,爰自上古周室之盛南仲出车汉氏方隆卫霍宣力虽饮马瀚海扬旆祁连事难役繁天下骚动委输负海赀及舟车凶狡倔强未肯受弱得失报复裁不相补宣帝末年值其乖乱推亡固存始获稽服自晋丧中原戎狄侵扰百馀年间未暇以北虏为念大宋启祚光耀灵武怀德畏威用自纳款陛下统御以来羁縻遵养十馀年间贡译不绝去岁三王出镇思振远图兽心易骇遂生猜惧悖违信约深构雠隙贪祸恣毒无因自反恐烽燧之警必自此始臣素庸懦才不经武率其管窥谨撰安边论意乃浅末惧无可采。若得询之朝列辨?同异庶或开引群虑研尽众谋短长毕陈当否可见其论曰:汉世言备匈奴之策不过二科武夫尽征伐之谋儒生讲和亲之约课其所言未有远志加塞漠之外胡敌掣肘必未能摧锋引日规自开张当繇往年冀土之民附化者众二州临境三王出藩经略既张宏图将举士女延望华夷慕义故昧於小利。且自矜侈外示馀力内坚伪众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