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四百七十九台省部奸邪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台省部·奸邪

  仲尼有言曰:巧言令色鲜矣。仁。又曰:乡原德之贼也。斯奸邪之谓欤汉氏而下庶官增益台职并建省署交属乃有因缘会遇滥窃名器而便僻其性险诐其行外刚内荏?张诡随狥
其媚灶之说希其枉寻之利繇是戕害时彦阿顺君旨画阴狡之策图取乎!权位崇矫饰之迹张大其名称忌前而固宠结党以附炎佞言似忠同恶相济极其倾巧之态副其浮动之志眩惑左右靡可防遏败类蠹政莫斯为甚古人所以比於蟊贼喻於穿窬之盗者盖有以也。

  後汉陈忠安帝时为尚书令忠既不得志于邓氏及邓骘等败众庶多怨之而忠数上疏陷成其恶遂诋劾大司农朱宠顺帝之为太子废也。诸名臣来历祝讽等守阙固争时忠与诸尚书复共劾奏之及帝立司隶校尉虞诩追奏忠等罪当世以此讥之。

  贾朗顺帝时为尚书会司隶校尉虞诩自系廷尉奏言中常侍张防罪恶坐论输左校二日之中传考四狱宦者孙程张贤相率言诩尽忠而防赃罪明正帝问诸尚书朗素与防善证诩之罪帝疑焉谓程曰:且出吾方思之,於是诩子顗与门生百馀人举幡候中常侍高梵车叩头流血诉言枉状梵乃入言之防坐徙边贾朗等六人或死或黜。

  任芝灵帝时为侍中帝欲造毕圭灵琨苑司徒杨赐上疏谏帝以问任芝及中常侍乐松松等曰:昔文王之囿百里人以为小齐宣五十里人以为大今与百姓共之无害於政也。帝悦遂令筑苑。

  魏丁廙太祖时为黄门侍郎廙常从容谓太祖曰:临?侯天性仁孝发於自然而聪明智达其殆,庶几至於博学渊识文章绝伦当今天下之贤才君子不问少长皆愿从其游而为之死实天下所以锺福於大魏而永授无穷之祚也。欲以劝动太祖太祖答曰:植吾爱之安能。若卿言吾欲立之为嗣何如廙曰:此国家之所以兴衰天下之所以存亡非愚劣?贱者所敢与及廙闻知臣莫。若於君知子莫。若於父至於君不论明暗父不问贤愚而能常知其臣子者何盖由相知非一事一物相尽非一旦一夕况明公加之以圣哲习之以人子今发明达之命吐永安之言可谓上应天命下合人心得之於须臾垂之於万世者也。廙不避斧钺之诛敢不尽言太祖深纳之及文帝即王位诛廙。

  刘晔明帝时为侍中大见亲重帝将伐蜀朝臣内外皆曰:不可伐入与帝议因曰:可伐出与朝臣言因曰:不可伐晔有胆智言之皆有形中领军杨暨帝之亲臣。又重晔持不可伐蜀之议最坚每从内出辄过晔晔讲不可之意後暨从驾行天渊池帝论伐蜀事暨切谏帝曰:卿书生焉知兵事暨谦谢曰:臣出自儒生之末陛下过听拔臣群萃之中立之六军之上臣有微心不敢不尽言臣言诚不足采侍中刘晔先帝谋臣尝曰:蜀不可伐帝曰:晔与吾言蜀可伐暨曰:晔可召质也。诏召晔至帝问晔终不言後独见晔责帝曰:伐国大谋也。臣得与闻大谋尝恐梦寐漏泄以益臣罪焉敢向人言之夫兵诡道也。军事未发不厌其密也。陛下显然露之臣恐敌国已闻之矣,於是帝谢之晔出见暨责曰:夫钓者中大鱼则纵而随之须可制而後牵则无不得也。人主之威岂徒大鱼而已子诚直臣然计不足采不可不精思也。暨亦谢之晔能应变持两端如此或恶晔於帝曰:晔不尽忠善伺上意所趋而合之陛下试与晔言皆反意而问之。若皆与所问反者是晔尝与圣意合也。复每问皆同者晔之情必无所复逃矣。帝如言以验之果得其情从此疏焉晔遂发狂出为大鸿胪以忧死。

  孙资明帝时为中书令与中书监刘放久专权宠景初二年帝疾笃以燕王宇为大将军使与领军将军夏侯献武卫将军曹爽屯骑校尉曹肇骁骑将军秦朗等对辅政资放素与朗等不善惧有後害阴图间之而宇尝在帝侧故未得有言及帝气微宇下殿呼曹肇有所议未还而帝少间惟曹爽独在放知之呼资与谋资曰:不可动也。放曰:俱入鼎镬何不可之有乃突前见帝垂泣曰:陛下气微。若有不讳将以天下付谁帝曰:卿不闻用燕王邪放曰:陛下微先帝诏敕藩王不得辅政。且陛下方病而曹肇秦朗等便与才人侍疾者言戏燕王拥兵南面不听臣等入此即?刁赵高也。今皇太子幼弱未能统政外有强暴之寇内有劳怨之民陛下不远虑存亡而近系恩旧委祖考之业付二三凡士寝疾数日外内拥隔社稷危殆而已不知此臣等所以痛心也。帝得放言大怒曰:谁可任者放资乃举爽代宇。又曰:宜诏司马宣王使相参帝从之放资出曹肇入泣涕固谏帝使肇敕停肇出户放资趋而往复说止帝帝。又从其言放曰:宜为手诏帝曰:我困笃不能放即上床执帝手强作之遂齐出大言曰:有诏免燕王宇等官不得停省中,於是宇肇献朗相与泣而归第。

  晋贾充武帝时为中书令侍中从容任职褒贬在己颇好进士每有所荐达必终始经纬之是以士多归焉帝舅王恂尝毁充而充更进恂或有背充以要权贵者充皆阳以素意待之。

  荀勖为侍中中书监机管机密有才思探得人主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