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政事历史百科全书性质的汉族史学类书。景德二年(1005),宋真宗赵恒命王钦若、杨亿、孙奭等十八人一同编修历代君臣事迹。《册府元龟》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合称“宋四大书”,而《册府元龟》的规模,居四大书之首,数倍于其它各书。其中唐、五代史事部分,是《册府元龟》的精华所在,不少史料为该书所仅见,即使与正史重复者,亦有校勘价值。“册府”是帝王藏书的地方,“元龟”是大龟,古代用以占卜国家大事。意即作为后世帝王治国理政的借鉴。

  《册府元龟》全书共1000卷,分帝王、闰位等31部,部下再分门,共有1100多门。《册府元龟》将历代君臣事迹,自上古至于五代,按照人物阶层身份,分门别类,先后排列,目的是“为将来典法,使开卷者动有资益”。采摭铨择了经、史、《国语》、《管子》、《孟子》、《韩非子》、《淮南子》、《晏子春秋》、《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和历代类书、《修文殿御览》,分类编纂。用编年体和列传体相结合,共勒成一千一百零四门。门有小序,述其指归。分为帝王、闰位、僭伪、列国君、储宫、宗室、外戚、宰辅、将帅、台省、邦计、宪官、谏诤、词臣、国史、掌礼、学校、刑法、卿监、环卫、铨选、贡举、奉使、内臣、牧守、令长、宫臣、幕府、陪臣、总录、外臣等三十一部。部有总序,言其经制。历八年成书,总计有一千卷,诏题名《册府元龟》。

  《册府元龟》北宋本已无前帙,南宋本仅存八卷,明钞本舛错颇多,至不能句读。《册府元龟》陆心源藏有北宋残本四百八十三卷,与崇祯本校勘,将宋本多出页数、条数撰成《<册府元龟>题跋》,后其书流入日本静嘉堂。张元济东渡访书,向静嘉堂借照四百四十四卷,又向国内藏书家借照一百零六卷,共五百五十卷。傅增湘据照相毛样校于崇祯本上,该书藏于北京图书馆。1960年中华书局影印崇祯本,据陆心源跋所载,将宋本多出的页数、条数、校于每卷之后,即今通行本。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册府元龟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四百九十九邦计部钱币

国学作者:宋·王钦若   国学书目:册府元龟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邦计部·钱币

  《传》曰:天生五财民并用之废一不可故虞之允治六府之政修夏之有德九牧之金至即鼓铸之兴其来尚矣。其後太公作圜方之法通轻重之权遂行於齐贻谋後世财力颇富遂合诸侯至周景王铸大钱秦并天下以币为二等施及汉室贪凉迭变善哉!贡禹之言曰:汉家诸铁官皆置吏卒及徒贡山取铜铁岁十万人已上以中农计之是七十万人常受饥也。凿地销阴气之精斩木无有时禁水旱之灾未必不由此。又使民弃本逐末穷则起为盗贼奸邪不可禁其原皆起於钱也。禹之论信美矣。然古者名山大泽不以封盖虑下之专利也。若吴邓之钱遍天下邯郸郭纵以冶铸成业与王者埒富此岂春秋富利之旨哉!是故居上者有四海之富司生民之命较盈虚而笼馀羡谨法令而惩游惰因时立制为之均节然後如泉布之流通积不涸而藏不竭大贾富家不得豪夺吾民而京师之钱贯朽而不可较矣。贾生所谓除博祸而致七福其知治体者欤。

  夏商以前币为三品(珠玉为上币黄金为中币白金为下币白金银也。)。

  周太公立九府圜法(周官大府玉府内府外府泉府天府职内职金职币皆掌财币之官故云:九府圜谓均而通也。)黄金方寸而重一斤钱圜函方(外圆而内孔方也。)轻重以铢(言汉金以斤为名钱则以铢为重也。)布帛广二尺二寸为幅长四丈为疋故货宝为金利於刀(名钱为刀者以其利於民也。)流於泉(流行如泉也。)而布於市(市於民间)束於帛(束聚也。)太公退。又行之於齐景王时患钱轻将更铸大钱(大於旧钱其价重也。)单穆公曰:不可(单穆公周大夫单旗)古者天降灾戾,於是乎!量资币权轻重以救民(资财也。量资多少有无平其轻重也。凡言币者皆所以通货物易有无也。故金之与钱皆名为币也。)民患轻则为之作重币以行之,於是有母权子而行民皆得焉(母重也。其大倍故为母也。子轻也。其轻少半故为子也。民患币之轻而物贵为重币以平之权时而行以废其轻。故曰:母权子犹言重权轻也。民皆得本末有无皆得其利也。重为母轻为子。若布八十钱物以母当五十以子三十续之)。若不堪重则多作轻而行之亦不废重,於是乎!有子权母而行小大利之(民患币重则多作轻钱而行之亦不废去重者言重者行其贵轻者行其贱也。)今王废轻而作重民失其资能无匮乎!民。若匮王用将有所乏乏将厚取於民民不给将有远志是离民也。(远志谓去其本居而散亡也。)。且绝民用以实王府犹塞川原能为潢洿也。(原能水泉之本也。潢洿停水也。)竭无日矣。王其图之弗听卒铸大钱文曰:宝货肉好皆有周郭(肉钱形也。好孔也。)以劝农赡不足百姓蒙利焉。

  楚庄王以为币轻更以小为大百姓不便皆去其业其相孙叔敖言之王曰:前日更币以为轻今市令来言曰:市乱民莫安其处臣请令复如故王许之下令而市复如故。

  秦始皇兼天下币为二等黄金以镒为名上币(二十两为镒改周一斤之制更以镒为金之名数也。高祖初赐张良金百镒比尚秦制也。尚币者二等之中黄金为上而钱为下也。)铜钱质如周钱(言钱之形质如周钱唯文异尔)文曰:半两重如其文而珠玉龟贝银锡之属为器餙宝藏不为币然各随时而轻重无常。

  汉高祖初兴以为秦钱重难用更令民铸荚钱(如榆英也。)黄金一斤(复周之制更以斤名金)而不轨逐利之民畜积馀赢以稽市物痛腾跃(稽阻滞也。痛甚也。言计市物贱豫益畜之物贵而出卖故使物甚腾跃也。不轨谓不循轨度者也。言以其赢馀之财畜积群货使物稽滞在已故市价甚腾贵今书本痛字或作踊者误尔踊腾一也。不当累重言之)米至石万钱至马匹百金。

  吕太后二年行八铢钱(本秦钱质如周钱文曰:半两重如其文即八铢也。汉以其大重更铸荚钱令民间名榆荚钱是也。民患其大轻至此复行八铢钱)六年行五分钱(所谓荚钱者)。

  孝文五年为钱益多而轻乃更铸四铢钱其文为半两除盗铸钱令使民放铸(恣其私铸)贾谊谏曰:法使天下公得顾租铸铜锡为钱敢杂以铅铁为他巧者其罪黥(顾租谓顾庸之直或租其本)然铸钱之情非肴杂为汍则苶?眔赢(肴谓乱杂也。赢馀利也。言不杂铅铁则无利也。)而肴之甚微为利甚厚(微谓精妙也。言肴杂铅铁其术精妙不可觉知而得利甚厚故今人轻犯之奸不可止也。)夫事有召祸而法有起奸今令细民人操造币之执(操持也。人人皆得铸钱也。)各隐屏而铸作因欲禁其厚利微奸虽黥罪日报其势不止乃者民人抵罪多者一县百数及吏之所疑榜笞奔走者甚众夫县以诱民(县谓闻立之)使人?舀阱孰积於此曩禁铸钱死罪积下(下众也。积累下报论之也。)今公铸钱黥罪积下为法。若此上何赖焉。又民用钱郡县不同或用轻钱百加。若干(时钱重四铢法钱百枚重一斤十六铢轻则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